2015年11月11日

无界新闻位于北京的办公再被卓达公司的民工围堵

11月10日上午,无界新闻位于北京的办公再被卓达公司的民工围堵。这些民工声称前来讨工资。(新华网)

11月10日,位于北京朝阳区泛利大厦的大陆媒体无界网的新闻编辑室,被一涌而入的六十多名卓达公司民工占据。此前数日,无界网报道了卓达百分之三十高息融资的种种内幕。出人意料的是,此番报道招来的不是宣传部的压力,而是来自卓达民工的所谓底层社会的反弹。区区卓达老板都能如此娴熟地运用所谓民意压力来反制媒体,真让人大开眼界。大陆新闻自由的全方位困境,也可见一斑。

更值得深思的是,此一事件背后的社会政治意味。中国媒体人往往以代言底层为天职,但此番资媒冲突,属于底层的六十多个民工恰恰选择了为资方卓达老板站台而跟媒体对抗。这于中国媒体人来说,难免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吧。

但这其实也不奇怪。六十多个卓达民工的动力显然不是道义,而仅仅是钱,仅仅基于所谓经济理性。他们今天会给卓达老板站台,明天也会给愿意付钱的任何老板站台。如果他们的背后是有钱更有枪的老板,他们当炮灰冲锋陷阵都敢。民国初年的军阀部队,不都这么来的么?这人群在当下中国仍然庞大。经济愈下行,这人群愈庞大,而站在他们背后的绝不只是区区卓达老板,薄熙来之类擅长操弄民粹的形形色色的枭雄,体制内外都不乏其人。指望经济突然崩溃时以他们为主力来场危机革命?只怕那时更大可能是危机割命,如过去百年已经有过的。

这就是当下中国的底层状况。经济上的贫困,往往伴随文化上和道德上的贫困。诚然这不是他们造成,不能都由他们负责,而是制度原因,应制度负责。但无论原因为何,他们陷入这一困境是无可否认的现实。对底层的任何道德上的拔高乃至迷信,因而都不靠谱。

底层的出路,及整个国家的出路,不是底层当炮灰的所谓危机革命,即实际上的新型的无产阶级革命。而是动员成长中的中间社会,善尽自己的社会责任,去关注底层苦难,帮助底层维权,从制度和公共政策层面改变底层处境,让底层逐步告别底层,纵然不能告别的也有保障和尊严。

这其实也是革命,一场渐进的革命,以底层权利为主题的革命,通过权利回归带动底层革命能力的革命,中间社会跟底层一起自我教育共同成长的革命。它诚然很难很难,但能做多少算多少。如果危机革命注定要来,也必须这样来跟危机革命赛跑。不管结局如何,总比什么都不做最终玉石俱焚的好。

*作者为中国公共知识份子,前《南方周末》评论员

文章来源:风传媒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