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语称上师为“仁波切”,汉语为“宝”的意思。为什么上师是“宝”?最重要的,莫过于,上师可以把佛法带给信众。

达赖喇嘛尊者讲法时,总是坐在高高的法座上,这倒不是说自己高高在上,而是表达对佛法的尊敬。释迦牟尼佛,在初转法轮时,尽管环境简陋,条件有限,还是为自己搭了一个法座,意为,佛法来之不容,当生起恭敬心。我们都可以看到,当尊者对僧俗百姓讲话时,只坐在平常的座位上,有时自己站着,让大家坐……

即使我们今生业障祛除,有幸见到释迦牟尼佛,也不过从佛那里,得到的是法。佛,不可能施魔术,让信众,在瞬息之间,脱离轮回之苦;那是必须,通过自己的修习,才能证得的果位。

几天前,西藏流亡政府首席部长桑东仁波切向公众表示,”闻知灾民渴见如意之宝(达赖喇嘛),并祈愿为之保佑时,心如锥刺般难过”。

是的,藏人心中,上师与佛陀无二。 而达赖喇嘛尊者,作为证量无比的上师,在藏人心中的地位,不是凡夫的肉眼可以了知的。

另外,达赖喇嘛尊者,还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而雪域西藏,是观音菩萨的渡化之地,信奉尊者,就是信奉观世音菩萨。甚至藏人认为,今生,有幸见到尊者,不仅在死神来临之时没有恐惧,还会免除堕落,远离恶趣道。从这一点出发,我们也就理解了,雪域高原,那如火如荼的梦想,如泣如诉的尘怨,就是为了一个人的道理。

《西藏渡亡经》中说,人在死亡之后(转世之前),意识非常脆弱,想入非非,即使这一世累积了不少善业,可以转世为人,在死亡之时,也可能误入迷途。比如,生前喜欢白色的人,有时会在死亡之际,追随一个白色而去,但,很可能那是不好的胎,如,猪马牛羊,甚至苍蝇蚊子之类。并且,这种可以,每隔七天,会出现一次,直到七七四十九天。还有人说,甚至在一年之内,转生之前,都可能发生。

相信轮回的藏人,认为这一时刻,性命悠关。所以,为了超渡亡灵,每隔七天,都要请求上师诵经祈福,劝慰死者的灵魂:什么地方可以去,什么地方不可以去,使之抓住机会,选择本来的归属。超渡,其实,是对灵魂的指引。

虽然其他僧人同样具有三宝的加持力,但是,证量不一样,加持力也就不同。而达赖喇嘛尊者,切不说他如何精通佛法,但说他讲授《大园满》时,连宁玛派的高僧大德,也觉得,尊者像是一生都在修这部法似的;当尊者讲授《萨迦道果》时,萨迦派的大德,也这样想,同样的,当尊者讲授《大手印》时,噶举派的大德,都生起了无限的敬仰。因此,像达赖喇嘛尊者这样,有着不可思议的修行力量的上师,自一世根敦珠巴开始,就给藏人以坚强的信心。

不管对死去的还是活着的人,都是一样的,信心越大,得到的加持力也就越大。而这种加持力,会因为距离的不同,产生分别。如果眼见达赖喇嘛尊者的超渡和祈祷,也就是直接体验尊者的慈悲和智慧的哺育,对劫难中的藏人,那种力量,是无法估量的。

希望中国政府,实际地体恤震灾藏人的渴求,也为冰冻三尺的西藏问题的解决,带来新的、良好的机缘。

完稿于2010年4月21日

文章来源:朱瑞博客2010年4月20日星期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