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也忘不了那个男生。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他转到了我们的班级,坐在我的前张桌。那文弱而白净的脸上,与众不同地闪着一双深陷的大而明亮的眼睛。

“他和我们长的不一样?!”我悄声地对同桌说。

“他是回族,不吃猪肉。”停了一会儿,同桌又说,“猪是他们的祖宗。”

事实上,猪,在回族的眼里,是不洁之物,才不吃猪肉。可当时没有学生知道这个常识,因为我们的教课书里,从来都没有人文风景。在我们的国家里,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人类学,宗教学,民族学。一天,下午放学后,几个高个男生突然把那位回族小男孩打倒在地,硬是往他的嘴里塞了猪肉。

后来,我在西藏高原看见了更加可怕的现实:那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文化大革命早已过去,可是,中共仍然在西藏进行毫无顾及的文化大革命式的宗教清洗:比如在札耶巴和青朴这两处古老的修行圣地,粗暴地清退静修者,拆除经堂和僧房,在拉萨,公然地铲走麻尼堆,限制藏人祭祀山神,撤销甘露大法会等等,等等,这种对西藏宗教的鄙视、破坏,乃至毁灭,又让我想起那个回族小男孩饱受的污辱。原来,我们对其他民族的一切歧视,都来自这个政权的影响和教唆!

连中共在1979年最后认定的56年少数民族的作法,也是别有用心地把像藏、蒙、维等有着自己完整的文化体系的民族,和一个从来也没有走出山林,没有自己的明显文化特色的部落相提并论!其目的,就是淡化和削弱藏、蒙、维等民族的独立性和历史地位,最终,达到同化和消灭这些民族。

忍无可忍之下,藏人举行了多次起义,去年三月,是最大规模的一次。中共却把责任推卸到尊者达赖喇嘛身上!尽管民间组织公盟,以“藏区3?14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揭示了西藏抗暴的起因,而中共,并没有停止嫁祸尊者达赖喇嘛。事实上,推卸责任,丑化一个清白之人,已是中共60年统治的套路。比如蒋介石先生,在中国大陆人们的心中的是一个无德无智、得了梅毒的小丑。同样,这次新疆的7?5事件,中共又老生常谈地把责任推到了热比娅的头上。

显然,中共并不想反省60年来民族政策的失败。更不可思议的是,有人还把中国的民族矛盾,归结为中共对少数民族的优惠政策。所谓的优惠,显而易见,不过是往那个回族小男孩嘴里抹了猪肉以后,再给一碗甜水,硬是让他把那猪肉咽下。尤其是马绒先生主张建构的“民族国家”,是一副货真价实激化民族矛盾的兴奋剂!在中国,这个和美国、印度截然不同的,没有任何民主的国家里,“民族国家”必将导致,对内,使民族之间血流成河;对外,使中国成为第二个法西斯帝国,不仅为世界和平带来灾难,也将使中国必然站在世界的被告席上。我个人认为,马绒,如果不是一位挖空心思讨好中共的御用教授,便是一个迫不及待地等着分配战争赃物的冷血的狼。

解决迫在眉睫的民族矛盾,对中共来说,只有一条路,就是停止推行极左民族政策,一句话,遵循宪法的规定,建立真正的民族区域自治,停止移民,还给中国公民话语权、知情权,真正地把中国变成法制国家。

不过,对新疆7.5事件的强硬态度,以及对藏中会谈的从中作梗和施延,都预告了解决西藏问题的渺茫,也许最终,藏人不得不走上一条独立之路,何况中共入侵西藏的事实,不是以“解放”两个字,就可以掩盖得天衣无缝的。

完稿于2009年7月21日

文章来源:朱瑞博客2009年7月21日星期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