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2年,顺治皇帝与五世达赖喇嘛相见的情景

1652年,顺治皇帝与五世达赖喇嘛相见的情景。人物众多,场面宏大,在中国历史上,哪一位郡长、省长,有过如此殊荣?

唐中宗养女金城公主

不得不远嫁图博赞普赤松祖赞的唐中宗养女金城公主,正在观看可以映现中原双亲的宝镜,以慰藉她不尽的思念。

1252年八思巴与怱必烈相见

1252年八思巴与怱必烈相见,1259年,八思巴被封为国师。1269年八思巴创造了“蒙古新字”——八思巴字,忽必烈下诏颁行,次年封八思巴为帝师。

浩瀚的西藏历史,如同印度、朝鲜、日本、蒙古、俄罗斯等任何一个独立的国家一样,有着自己的发展轨迹;同时,也因为与中国毗邻,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与中国历史碰撞的刹那。然而,自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中国以武力占领西藏以后,为了宣称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达到冠冕堂皇地殖民西藏的目的,这段历史被不断地分解和改写。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如下几个时期:

西藏图博赞普王统时期(中国唐朝)

二十世纪末,中国的中学历史课本中最醒目的彩图,莫过于松赞干布和文城公主了。似乎,西藏历史,除了这一页,就是一片空白了;似乎从一千三百年前的唐朝开始,因为公主的出嫁,西藏的一切,包括疆土,都归属中国了,却只字不提,在文城公主之前,松赞干布已有了四位王妃(西藏王妃、象雄公主、党项公主、尼泊尔赤尊公主)。

中国的文科考生,也把这段唐蕃“和亲”历史,背得滚瓜烂熟。因为,历年高考最有把握的拿分题,莫过于此了。至此,我们对中国知识分子,今天,在西藏历史上,表现出的无知和偏执,也就不足为奇了。

事实上,西藏,曾是一个威胁着中国的强大国家,特别是赞普王统时期,也就是中国的唐朝,西藏的面积,不仅包括安多、卫藏和康,还有拉达克、锡金,以及甘肃敦煌一带,这一点,我们仅从敦煌壁画中,就可见一般。所以,即使文城公主的眼泪都流成了倒淌河,滴滴回向长安,也不敢回头。

拉萨大昭寺前的唐蕃会盟碑清晰地记载:

“藏、中二国,各守目前所辖疆域,边界以东全部为大中国之地,以西,全部为大西藏之地……彼此不为寇散,不举兵革,不相侵谋封境……如今政治如一,行此大盟誓约……”

随着唐蕃会盟碑的真实内容公诸于世,中共又把西藏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一部分的神话,改写到了元朝。

萨迦王朝(元朝——蒙古帝国)

在蒙古入侵,中国王朝覆灭之时,西藏却作为蒙古的盟国,更加富裕和强大了。其宗教领袖萨迦班智达和八思巴等,被尊为蒙古的国师,萨迦,从此成为西藏的宗教、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达一百多年之久,萨迦王朝,在西藏历史上,光彩夺目。

蒙古王子额沁阔端就致函萨迦班智达:“我为报答父母及天地之恩,需要一位能指示道路取舍之上师,在选择时,选中了你……我会将西方的僧众让你知照(让你管理西方的僧众)。”(摘自《西藏通史》恰白·次旦平措主编)

如果说蒙古帝国统治西藏,还不如说供养西藏更为合适。今天,拉萨的古懂商人,仍把萨迦看作一块宝地,常以低廉的价格,买到货真价实的久远的蒙古珍宝。

蒙古帝国时期,西藏人的地位之高,在达赖喇嘛尊者的自传《流亡中的自在》一书中,可见一般:

“忽必烈入侵中国时,发生了一桩有趣的历史事件。忽必烈皈依佛教,并且有一位西藏上师,这位喇嘛劝这位蒙古领袖,不要为了控制中国人口,而将无数中国人丢入海中。这位西藏喇嘛救了无数的中国人的性命。”

帕木竹巴时期(明朝)

我们不得不佩服中共体制内史学家们的契而不舍,就又把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的一部分,推到了明朝。理由是明朝沿袭了元朝治理国家的方式,并且,明朝永乐皇帝对西藏不同教派的佛教领袖进行了册封。

所谓的册封,实为相互赠送美名。另外,我们必须更正的是,西藏部分地沿袭了蒙古帝国,而不是中国的治理国家的方式。同时,蒙古民众,也沿袭了西藏的宗教,至到今天。

与中国明朝相对应的,在西藏,是帕木竹巴统治时期。两国往来并不多,只因永乐皇帝笃信佛教,于藏历第七绕迥的火猪年(1407年)迎请噶玛巴五世到南京。永乐皇帝和皇后向噶玛巴五世请求了诸佛教诫、金刚法界灌顶等教法。藏历水蛇年(1413年),迎请萨迦派的大乘法王贡噶扎西到中国,同年,又邀请格鲁教派的创史人,宗喀巴大师进京,不过,宗喀巴大师未能亲自前往,派弟子释迦也失进京,皇帝和皇后不仅亲自接见,还举行了盛大的接风宴会,并多次进行供养。(摘自《西藏通史》恰白·次旦平措主编)

在帕木竹巴统治时期,也就是中国的明朝,中国和西藏(图博)两国之间,基本上礼上往来,友好相处。正如尊者达赖喇嘛在日内瓦汉藏会议讲话中提到的:“在过去一千多年的历史中,汉藏两个民族除了偶尔发生冲突以外,大部分时间,都以睦邻同胞之情相处,并在宗教、文化、经济、社会等方面的交流和共同发展中,成为世代相续的朋友。”

甘丹颇章王朝(清朝)

与清朝历史相对应的,在西藏,正是甘丹颇章王朝政权时期,达赖喇嘛作为法王,成为西藏教、政的最高领袖。

不说顺治皇帝接见五世达赖喇嘛的规格,也不说慈禧和光绪,怎样向十三世达赖喇嘛保证和供养,但说中共坚持的驻藏大臣说,也不过是个象征,最多,西藏和中国之间,算是“番属”关系。

驻藏大臣多为在中国犯了法的皇亲国戚。《刺刀指向拉萨》一书中,详细地描述了驻藏大臣有泰,为了满足私囊,以欺骗中国和西藏噶厦两政府为主要事业,甚至在英人入侵之时,火上烧油,犒劳英人,引起藏人的不满和轻蔑,把驻藏大臣称作“装谎言的口袋。”后来,有泰在西藏,差不多沦为了只能靠借贷度日的乞丐。

最后一位驻藏大臣联豫,上书朝廷,建议把西藏变为中国的一个行省,甚至谎报资讯,请求出兵西藏。因此,赵尔丰、钟颖共率不足二千人,一路烧杀掠夺打进西藏(赵尔丰本人没有到过拉萨),公然违背慈禧和光绪的诺言。十三世达赖喇嘛出走印度。

但是,清兵偷窃抢劫、自相残杀,为藏人所不耻。因而,藏历水鼠年(1912年),辛亥革命爆发后,西藏僧俗驱逐了清朝的残兵败将,并于当年的12月14日签订《藏中协议》,所有在藏的中国官兵及家属不得不离开西藏。1913年藏历的水牛年1月8日,十三世达赖喇嘛诏示西藏独立:

……几年前,四川和云南的中国当局努力殖民化我们,借口保卫商埠,派潜大批军队(1800人)来到中部西藏。因此,我和我的大臣们离开拉萨,到了印藏边界………我现在正准备把剩余的东部西藏多喀木的中国兵赶走。现在,中国人想把西藏殖民化的意图,正像天空的彩虹一样消失了……(摘自《西藏政治史》作者:夏格巴)

甘丹颇章王朝(中华民国)

藏历水鼠年(1912年)12月29日,西藏与蒙古签订《乌兰巴托条约》,主要内容为:“西藏和蒙古摆脱满清皇帝的权威,而与中国分离并成为自由独立的国家……第一条:黄帽教法之主哲布尊当巴于铁猪年11月9日宣布成为蒙古国之君主,西藏领袖达赖喇嘛对此予以承认和接受;第二条:蒙古国君主哲布尊当巴接受和承认神圣的达赖喇嘛为自主独立的西藏国之君主……”(摘自《西藏的地位》作者:Michael C.Van Walt Van Praag)

藏历木虎年(1914年)7月3日,西藏与英国在印度西姆拉,签订了《西姆拉条约》,规定:“接受外西藏为自由独立之国,并尊重该国疆域之完整……不干涉外西藏的行政事物(其中包括达赖喇嘛的认定和坐床)……”

藏历火猴年(1917年),藏军与川军之间爆发战争。藏历土马年(1918年),藏军攻占昌都,并收回了马尔康、察雅、桑也、贡觉与德格等地。同年8月3日,刘赞廷与台克满、噶伦喇嘛强巴丹达正式在昌都展开议和,签订了《停战条约》,共十三款,以中、英、藏三种语文缮写,主要内容:

“自立此合同之后,类乌齐、恩迭、昌都、察雅、宁静、贡觉、武城、同普、邓科、石渠、德格、 白玉等县与该处迤西之地方,归藏官管辖,汉军文武官员不得驻扎该处境内。 驻扎南路之汉军,不得过金沙江之西;驻扎北路之汉军,不得过雅砻江之西。”

西藏与周边国家独立地签订条约的事实,可以上朔到1684年,西藏与拉达克之间签订的条约,1842年,西藏与克什米尔之间签订的条约,1856年,西藏与尼泊尔之间签订的条约,1904年西藏与英国之间签订的条约等。不仅如此,1959年以前,西藏还有自己的政府、国旗、国歌、军队、法律(十善法)、度量衡、货币、历法、语言、文字,以及自成一格的教育体系……甚至西藏人出国,拿着西藏的护照!而这些资讯,是我们无法从中共的媒体和教课书里完整得知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足以证明,西藏自古以来就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十三世达赖喇嘛圆寂后,热振与达札两位摄政王之间发生冲突,一心夺回政权的热振,曾派人带着给蒋介石的信函和礼物到中国,向国民党请求援助,表达了一旦帮助取得了政权,将改变达札政权与英国的亲密关系,听命于中国政府,但是,国民党无力采取任何实际行动。

沈崇濂,这位国民党驻藏办事处处长在位期间,亲历西藏噶厦政府与尼泊尔驻西藏大使馆和印度驻西藏大使馆的关系,远胜于中国,便提出改变西藏与中国之间的现状,致电蒋介石,提出从整顿西康开始:“……西康 所处地位及历史关系,对西藏最为密切,影响亦最大。现在西康到西藏邮路不通,寄封信都须通过印度,别的事更谈不到。中央应该彻底整顿西康,更换大员,并选拔人才,充实机构,对西藏方能有所作为。”“蒋介石交戴传贤和陈布雷两人出面回沈宗濂一电,主张维持现状,不宜多事更张。电文中有‘以无事为大事,无功为大功’之语”(《西藏从政纪略》作者:陈锡璋)。

但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一个狂妄的独裁的共产主义政权的入侵,使西藏丧失了独立地位,不仅如此,也使西藏的周边国家,甚至整个亚洲,陷于紧张状态。

历史,是已经发生的事实,不是野心膨胀的梦魇、不是一厢情愿的演说,更不是一次晋见和一张地图就可以改变的。我们中国绘制的世界政区图上,直到上个世纪末,锡金仍然作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出现在喜马拉雅之间,却改变不了它早已成为印度的一部分的事实。还有,在中华民国的地图上,蒙古始终是中国的一部分,其结果,显而易见,不过是愚弄自己罢了。

完稿于2009年10月25日

参考书
《西藏的地位》作者:Michael C.Van Walt Van Praag
《西藏通史》恰白•次旦平措主编
《流王中的自在》达赖喇嘛自传
《The Full Account of the British Invasion of Tibet in 1904》作者:Peter Fleming
《第五世热振•土登江白益西•丹贝坚赞传略》作者:热振•江白降村
《执振事件中我奔赴祖国内地求援的经过》作者:热振•益西楚臣
《西藏从政纪略》作者:陈锡璋
《黑色年鉴:高史坦与图博历史的否定》作者:嘉央诺布
《喇嘛王国的覆灭》作者:Melvyn C. Goldstein
《西藏政治史》作者:夏格巴
《我的国土和我的子民》 达赖喇嘛 著
《流亡中的自在》 达赖喇嘛自传
《西藏七年》 Heinrich Harrer 著
《西藏是我的国家》 Heinrich Harrer 著
《十三世达赖喇嘛传》 查尔斯•贝尔著
《鞑靼西藏旅行记》 古伯察 著
《西藏笔记》 唯色 著
《天葬》 王力雄 著
《我的探险生涯》 斯文•赫定 著
《雪域境外流亡记》 约翰. F.艾夫唐 著
《西藏的神灵和鬼怪》 勒内•内贝斯基•活杰科维茨
《康藏轺征》 刘曼卿著
《藏传佛教》 才让著

推荐阅读:

《西藏王统记》 五世达赖喇嘛著
《智慧的窗扉》 十四世达赖喇嘛著
《西藏政治史》 夏格巴 著
《更敦群培文集》 更敦群培 著
《朗氏家族史》 大司徒•绛求坚赞 著
《颇罗鼐传》 多卡夏仲•策仁旺杰 著
《土观宗派源流》 土观•罗桑却季尼玛
《青史》 廓诺•迅鲁伯 著
《红史》 蔡巴•贡噶多吉 著
《新红史》 班钦•索南查巴 著
《西藏度亡经》 莲华生 著
《噶伦传》 多喀尔•策仁旺杰 著
《勋努达美》 朵噶•次仁旺杰 著
《多仁班智达传》 丹津班珠尔 著
《西藏佛教密宗》 约翰•布洛菲尔德 著

文章来源:朱瑞博客2009年10月25日星期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