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世渡化众生的达赖喇嘛尊者,被喻为雪域的太阳。而太阳的出走,意味着这片清凉之地已暗无天日。

至今,无以计数的西藏人,仍然冒着生命危险,不辞艰辛地翻越雪山,奔向印度,寻求达赖喇嘛尊者的庇护。而无法上路的人们,则把尊者的照片供奉在家中隐蔽的地方,或者藏匿在胸前。对尊者的思念,尤其天灾人祸时,更为强烈。比如玉树地震,人们首先渴见的就是达赖喇嘛尊者!2008年遍布西藏177处地方的抗暴,人们喊出的口号,也是“让我们的达赖喇嘛回家!”

然而,为阻碍尊者回到家园,中共政权硬是编造出了允许尊者回到西藏,就是把西藏带回到农奴制的谎言。甚至不着边际地捡起“最黑暗、最落后、最野蛮、最惨酷”的莫须有之说,迷惑中国民众。且不说从前的西藏是不是所谓的农奴制,但说今天的流亡社会,早已和世界文明接轨,远远地走在了中国政治体制的前面。

早在60年代初,达赖喇嘛尊者在发表藏人抗暴周年纪念声明时,就正式宣布西藏流亡社会将实施民主。同年9月2日,西藏流亡社区成立了西藏历史上第一个民众议会,即“藏人代表委员会”,制定了平等地选拔使用公务员制度。

2001年,流亡藏人直接选举产生了流亡政府首相——噶伦赤巴。西藏流亡政府由最高司法机构、议会和最高行政机构(噶厦)三权分离的方式组成。另设有审计总署、公务员考核委员会、选举委员会等独立机构。最高行政机构噶厦之下分设七个部:宗教与文化事物部,内政部,教育部,财政部,卫生部,安全部,外交与新闻部。各部门主管,均由民主选举产生,并采取轮换制。

流亡社区里,不同思想和背景的人们,还可以自由地结社,组织不同的团体。比如西藏青年会,前政治犯“九?十?三”运动组织,西藏全国民主党,自由西藏学生运动,西藏妇女会等,都可以直接挑战政府的观点、政策,甚至达赖喇嘛尊者的主张。应该说,西藏流亡社区,早已建立了完备的民主制。

不仅如此,流亡社区的教育,还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发展。一批又一批西藏学校培养出来的学生,不仅以现代文化知识立足于世界各地,同时,还以传统的文化知识,立足于自己的民族之间,延续着西藏文化的精华。正如达赖喇嘛尊者强调的,“我们教育体系的建立,不是为了对抗哪一个政权和国家,更不是我胜你败的问题,我们教育的全部奋斗目标仅仅是为了保护西藏传统文化,把我们的后代培养成对自己,对民族,对国际都有用的优秀人才。”

多年来,从西藏境内逃到印度西藏流亡社区的学生源源不断,有的只有三、四岁,父母便交给亲人,冒着生命危险,走上荒无人烟的漫漫长路,穿过陡峭的雪山,小心亦亦地躲过中共的枪口,来到达赖喇嘛尊者身边求学。

针对这一情况,中国政府一方面批判所谓腐朽落后的西藏教育体制,一方面勒令:

“凡共产党员、国家公职人员将子女送到境外达赖集团所办学校上学(所建寺庙入寺或学经)的,一律给予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处分。”

显然,和这个独裁政权相比,西藏流亡社会不仅是正常的,还是健康的,而中国的“解放”,不过是对西藏的一场浩劫,使几乎每个西藏人,都成为一部苦难史。

“让达赖喇嘛回家!”

“如火如荼的梦想也不过如此,如歌如泣的尘怨也仅为此”。这是一位西藏人在我的博客上的留言。表明,没有达赖喇嘛尊者,就没有真正的民族和睦,达赖喇嘛尊者是一个衔接,衔接着历史和未来,衔接着东方和西方,尤其是衔接着中国和西藏,没有这个衔接,就没有真正的西藏文明,更谈不上对西藏佛教的保护。

请中共领导人不要再自娱于“半独立”和“变相独立”这些造反派式的专有名词。还有“藏独”这个虚拟词,事实上,是和侵略独裁一起诞生,当殖民和欺压不再存在的时候,“藏独”自然也会消失,如同肿瘤被摘除,疼痛也就没有了。

中国人,我们也有责任阻止这个共产主义政权欺压周边的弱小国家和民族,有责任阻止这个政权继续作恶!否则,就是纵容,间接地与人类为敌。事实上,达赖喇嘛尊者和十五万藏人的流亡,不仅是这个所谓的中国共产主义政权,也是中国人的耻辱。

2010年8月完稿于加拿大

文章来源:朱瑞博客2010年12月24日星期五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