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钟书先生编《宋诗选》,未选文天祥的《正气歌》。有人在钱氏生前就提出质疑:《正气歌》是中国文学史上的名篇,怎么可以不选?是文不好,还是意不好?编者始终未予解答。最近看钱夫人杨绛的《我们仨》,提到了编宋诗选这档事,仍然没见解释为什么。

有位老大姐,退休后住在新加坡,教一群华人孩子学中文。讲到《正气歌》,孩子无论如何想不通。元朝给他开那么高的薪水,为什么不给它打工?硬要去死,你死了谁养你的家?你的孩子吃什么?老大姐对这些孩子的困惑感到难过,觉得思想接不通了,中华文化绝矣。

个人生命一文不值

后来她慢慢释然了,觉得孩子的担忧有道理。在孩子眼,自己的爸爸整天奔波劳碌,挣钱养家;文爸爸死了,他的孩子谁养活呢?

钱锺书之未选《正气歌》,该不会也是出于这些孩子的理由,以弃选表示倾向吧?

通常我们说西方是个人本位,中国是集体本位。其实在西方,生命、自由和真理高于一切。西方传统中的大英雄多半是追求真理和自由的勇士,像耶稣、布鲁诺、马丁.路德、马丁.路德.金等。中国的风景完全不同,君主和君主的国家高于一切。在君主面前,个人的生命一文不值,更不知真理、自由为何物。中国历史上的大英雄多是忠臣烈士,如文天祥、岳飞、史可法、关羽等。中国决不是什么集体本位,而是君主本位。

国家只会奴役国民

君主不同于真理,君主也与集体不同。无论是岳飞的南宋,还是文天祥的南宋,虽然是汉族政权,可它能代表汉族人的群体利益吗?它甚至连赵姓皇室的利益也不能代表,它只代表皇帝个人的利益。君主本位不等于集体本位,甚至比被中国官方妖魔化了的个人主义还要等而下之。君主本位是坏得登造极的个人主义。君主,尤其是昏庸的君主,不仅不是他所在群体利益的代表,反而是该群体最大的害虫。金南侵,元灭宋,中原父老蒙受灾难,谁是罪魁祸首?谁是灾难的最终根源?是金兵吗?是元军吗?都不是!是昏庸腐败的大宋、小宋皇帝。

因而在现代语境,文天祥的“正气”和人生选择,未必是今人钦敬的范本。一个奴役国民的国家,如果失去组织军队抵御外敌的能力,国民没有义务不惜生命去捍这样的国家,妇女、孩子和老人更不应做任何反抗。被俘就被俘吧,亡国奴就亡国奴吧!国本来就是自己的枷锁,是“异化的存在物”,国在与国亡于己而言本无两样。

把领导人卖给地狱

毛泽东被奉为杰出的军事家,实际上他的“人民战争”思想接近于人体炸弹,他的“全民皆兵”战略接近于全民性命抵押,他的“人海战术”接近于人体盾牌理念。董存瑞是人体炸弹的先声,黄继光如果长有前后眼,未必会去堵枪眼。毛泽东不计苍生性命建立起来的国家,吞噬了更多苍生的性命。

只有国家成为全民的国家,而不是君主、暴君、独裁者的国家,国民才有舍弃性命保国家的道义上的义务。正是在此意义上,我为自己设一戒律:在中国实现民主化前,我只谈卖国主义,爱国主义我一个字都不会谈。

当然,卖国也需要资格,没有足够权力,卖国谈何容易。李鸿章才可能当卖国贼。我曾说,如果我有资格做卖国贼,就把中国卖作美国第五十一个州。外加一附带条款:一百年内,中国人不得任支那州州长。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如果我有权力,我不卖国了,我要卖人,把欠有国人血债的前任、现任“党和国家领导人”一撮卖掉。不要指望我卖给美国,我卖给地狱。

文章来源:焦国标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