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斯英雄蒋彦永满面春风

2006年的第二天我就有幸见到了古稀之年的蒋彦永先生,他看上去身体很结实,精神饱满,满面春风,有说有笑,看不出是一个饱经风霜和受尽政治迫害的人士,英雄没有苍老,却越发显得神采,这可能就是他心中充满爱、自信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乐在其中的奥妙也可感觉一二。我敬他一杯酒,祝愿他老人家长寿健康。

2003年当萨斯在中国大陆肆虐时,中共当局极力隐瞒真相,不仅中国人民遭遇生命健康威胁,也威胁到全世界人类的健康,此时此刻,唯有蒋彦永老英雄挺身而出,向外界公布的北京萨斯真相,揭露了当局隐瞒疫情的丑陋,迫使中共当局不得不承认了谎言事实,并将替罪羊卫生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长孟学农撤职,以平息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的愤怒;蒋彦永的勇敢让当局丢了大面子,面临迫害是毫无疑问的,但老英雄蒋大夫并没有停止揭露真相的斗争,2004年三月蒋彦永先生再次捅了共产党的“马蜂窝”,上书中共中央,揭露了六四屠城的事实真相,要求平反“六四”,结果被软禁,接下来他几乎失去自由,过着被监控、跟踪类似软禁的日子,连出国探望女儿的权利都被剥夺。

令人欣慰的是,没有看到蒋彦永丝丝悲伤,只看到铁骨铮铮。

●刘京生依然斗志昂扬

我到北京后,著名民运人士刘京生把我接到他的“京生工作室”,这里位居香山,两居室是租来的。由于家里居住条件很差,为了工作方便,也由于收入来源的限制,他只好租房,这里既是他的办公室,也是他的宿舍。

曾在北京西单民主墙时期与魏京生一起办《探索》杂志的刘京生,1992年因参与组建自由民主党和中华进步同盟被判刑十五年。2003年11月27日提前两年半刘京生获释。“前后十三年的牢狱之灾,所遭受的苦难,真是一言难尽”,刘京生这样对我说。

他身体看上去很瘦弱,年龄虽比我仅大一岁,但看上去的确苍老许多。他跟我说,一次上公共汽车,人家把他当成老人给他让座,他木木的坐下,心里却在想,“我真的老了?”回来后,他就上理发店把头发染成黑色。他说:“我内心世界是青春的,我不老,我不要别人看着我显得那么苍老,我还要做很多有意义的事情。”

刘京生出狱后,所作所为从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尽管不能组党,但目标并没有任何丝毫放弃。今年三月二十一日他和李卫平在北京注册成立“北京华夏公维谘询中心”,协助公民依法维权,加强维权意识,然而该中心却在中国政府的压力下被北京当局注销。

不过这一切并没有阻挡住刘京生维权工作。2005年9月,刘京生成立了“京生工作室”,他在通告中写道:本工作室主要致力于两项工作:一、在现有法律框架内从事与民众生存及权利状况有关的一切事务,帮助那些无力生存与权利受到严重侵害,投诉无门的人;二、收集、整理与民众生存状况与权利状况有关的一切信息,将收集、整理后的信息提供给相关部门,督促其解决,同时保留将所获信息向境内外媒体曝光的权利,这一权利神圣不可侵犯。有人赠送京生工作室一副对联:上联:不理解,不吭声,不在乎,不买帐,不准你胡说八道;下联:天下事,天下心,天涯客,天外人,天生我材必有用。

●高智晟:“那就是一直跟踪我的汽车!”

“那就是一直跟踪我的汽车!”高智晟手指窗外楼下正在停靠的小车对我说,“这一辆也是。”顺着他指的方向楼下望去,我看到一辆辆小车上的人也在向我们望来。

第一次见到高智晟本人,比我想象的要清瘦,握手时可以感觉到他的力量,他的确是一条血性汉子。高智晟作为律师,他的事迹已经在无数家海外媒体报道,而在国内,高智晟已经让中共当局坐卧不宁。也许当局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他从一个维权律师,走向对中共专制政权和专制制度的全面公开挑战。面对当局的淫威和可能的迫害,高智晟夫妻俩却毫不畏惧,双双公开退党。我想,当他的律师事务所被当局强行关闭,当那些在共产党暴力下受尽折磨的不同政见者、法轮功学员以及千万权益受到侵犯的劳动者得不到法律援助,高智晟愤怒了,高智晟绝望了。他在一篇文章中写道:“中共历来不自量力地企图以无道压制天理,其存在的历史,即是持续血腥杀伐人民的精神、道德、善良及基本权益的肮脏史,所谓多行不义、失道寡助!”

高智晟目前的处境真让人担心,中共的魔爪在他眼前舞动,在骚扰、跟踪、窃听的同时,他随时都有可能以莫须有的罪名关入大牢。高智晟就是高智晟,他不可能被恐吓所压倒,他是基督徒,神在注视着他,神在保佑他。

●往事远兮,章诒和却依然丰采照人

独立中文笔会将2004年度自由写作奖颁发给章诒和先生,颁奖辞写道:“如德国作家黑塞所说,‘作家是读取周围世界之良心状态的指针和地震仪’,章诒和的作品显示了当代中国作家中少有的捍卫人的自由、尊严和历史记忆的勇气。”《最后的贵族》(《往事并不如烟》全本)真实记录了中共的野蛮暴政统治,让中共当局惶恐不安。我曾数次阅读这本书,每次都震撼不已。当局不管如何封杀她的着述,都无法掩盖历史真相。

那次颁奖聚会我因故无法参加,但这次到北京有幸通过朋友拜会了章诒和先生,不过,我没有看到一个步履蹒跚,驼背弯腰的花甲老人,眼前的章诒和亭亭玉立,春风依旧,她谈笑风生,开朗乐观,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十几岁,往事并不如烟,但没有任何显示往事悲沧的痕迹。其实我想,在她心里,怎能不感慨所经历的风风雨雨!不过她说:“我这辈子,经历了天堂、地狱、人间三部曲,充其量不过是一场孤单的人生,没有什么意义和价值。我拿起笔,也是在为自己寻找继续生存的理由和力量,拯救我即将枯萎的心。而提笔的那一刻,才知道语言的无用,文字的无力。它们似乎永远无法叙述出一个人内心的爱与乐,苦与仇。”(《往事并不如烟》)

章诒和先生心中一定还有很多故事,我们期待她讲述给我们听。

原载香港《动向》杂志2006年1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