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4日,中国艺术研究院关于《炎黄春秋》的一份人事任免通知在网上被披露。根据这项通知,《炎黄春秋》杂志重要职务全部为官方派来的人所取代,原社长、总编辑杜导正、副社长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华和总编辑徐庆全系数被撤换。这份改革派杂志原来聘请大批具有改革派思想的中共老干部作为顾问团和社委会的制度,预计也将被彻底放弃。

《炎黄春秋》的前执行主编洪振快认为,这意味着,艺术研究院派出的社长、总编辑将完全接管该杂志的编辑业务,而人事、财务、内容发布也将被全面接管。“按我的判断,等于已宣判死刑。办这个杂志,我们原来的心态是能办一期是一期,杜老还多次说随时准备好停刊公告和遣散费,如今到了这一天,还会有停刊公告吗?”

观察人士认为,这相当于杂志被官方全面接管,是中共对所谓“妄议中央”、“妄议历史”的媒体进行整肃的最新例子。

《炎黄春秋》因刊发大量反思中共历史错误的文章,长期以来深受读者的喜爱,同时也成为中国党内保守派势力以及毛左派的眼中钉肉中刺。虽然这份杂志打出现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来作为自己的护身符,希望习仲勋的儿子能够为这本他父亲喜爱的杂志网开一面,然而,炎黄春秋在习近平时代,屡遭打击和整肃,举步维艰。

7月14日当天,《炎黄春秋》杂志社发表声明,指出《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明文约定,我社有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双方盖章,具有法律效力。我社社长、法定代表人杜导正,以及杜导正聘任的全社工作人员,将维护该协议书的严肃性和有效性,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包括在杂志社劳动并取得收入的权利,不同意单方终止协议书。为此,我社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

▲美国之音(VOA)7月14日报道:改革派杂志遭整肃从此炎黄无春秋

2016年5月《炎黄春秋》

2016年5月《炎黄春秋》

华盛顿—中国知名改革派杂志《炎黄春秋》在六四天安门事件之后,惨淡经营,历经二十五年风雨,终于在最近接到被官方接管的通知。北京观察人士解读为等于是对《炎黄春秋》杂志执行死刑。

7月14日,中国艺术研究院关于《炎黄春秋》的一份人事任免通知在网上被披露。根据这项通知,《炎黄春秋》杂志重要职务全部为官方派来的人所取代,原社长、总编辑杜导正、副社长胡耀邦的儿子胡德华和总编辑徐庆全系数被撤换。这份改革派杂志原来聘请大批具有改革派思想的中共老干部作为顾问团和社委会的制度,预计也将被彻底放弃。

中国知名改革派杂志《炎黄春秋》被官方接管的通知

中国知名改革派杂志《炎黄春秋》被官方接管的通知

北京专栏作家高喻称:《炎黄春秋》被宣传和党史文献部门视作搞“历史虚无主义”的堡垒,而党内民主派和自由派知识分子则视她为阵地和朋友。顾问团和编委会,注定也要被解散。

六四后被捕入狱的级别最高的中共高级官员鲍彤评论道:“六四之后,历经二十五年,没有要国家一分钱的投资和编制,如同涓涓溪流,汇成当今中国的一部可歌可泣的信史。新班子主要是戏班子。”

据理抗争

《炎黄春秋》杂志社在一篇回应声明中表示,不同意中国艺术研究院派遣人员接管《炎黄春秋》杂志社的编辑部,认为这是单方终止中国艺术研究院和炎黄春秋之间达成的协议书。为此,炎黄春秋杂志社表示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

《炎黄春秋》杂志在声明中还表示,这份杂志拥护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依法治国”的方针,创刊二十五年来,着力宣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如今,在主管主办单位的反常举措下,已经面临绝境。我们诚恳吁请广大读者、作者和各界人士对此予以关注。

《炎黄春秋》独立核算,办刊以来,没有要国家一分钱,但是这份杂志的上级挂靠单位目前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艺术研究院和《炎黄春秋》杂志社曾经签订过一份协议书,白纸黑字明文约定,炎黄春秋杂志社有独立的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双方盖章,具有法律效力。

而中国艺术研究院7月12日单方面发布关于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班子职务聘任的通知,称经2016年6月27日院党政领导联系会议决定,聘请贾磊磊同志为《炎黄春秋》杂志社社长,郝庆军通知为炎黄春秋杂志社总编辑(法定代表人);另外杜明明等三人为副社长,陈剑澜等六人为副主编。通知日期为七月十二日。

这意味着,艺术研究院派出的社长、总编辑将完全接管该杂志的编辑业务,而人事、财务、内容发布也将被全面接管。法广援引《炎黄春秋》的前执行主编洪振快的话称,“按我的判断,等于已宣判死刑。办这个杂志,我们原来的心态是能办一期是一期,杜老还多次说随时准备好停刊公告和遣散费,如今到了这一天,还会有停刊公告吗?”

波折不断

《炎黄春秋》最近连续遇到波折。2013年第11期刊登了该杂志社前执行主编洪振快的文章《狼牙山五壮士的细节分歧》,对狼牙山五壮士的故事中的多处细节提出质疑。这篇文章对“狼牙山五壮士”跳崖的地点,跳崖是怎么跳的,当时敌我双方的战斗伤亡情况和“五壮士”是否拔了群众的萝卜等方面进行了探讨分析。

2015年8月25日,“狼牙山五壮士”的后人葛长生、宋福保分别以洪振快的文章侮辱、诽谤“狼牙山五壮士”名誉为由,起诉洪振快至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2016年6月27日,该案得到判决,洪振快在这起名誉侵害诉讼中败诉。北京法院要求洪振快向“五壮士”的后人赔礼道歉,并认为他的质疑损害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价值”。

2014年,《炎黄春秋》因受到中宣部的干预被强制变更主管主办单位。原主管单位“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被勒令改为文化部旗下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并且规定每期目录必先交由主管单位审批。此举遭到《炎黄春秋》杂志社的抵制,并委托律师向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提起行政复议。最后得到的回复称变更手续合法。

因遭到“有关部门”的干涉,《炎黄杂志》原定在2015年3月18日举行的新春联谊会被迫取消。2016年虽然突破禁令和封锁,重新举办,但也经历风险。据悉,主管单位劝告联谊会停开,但被杜导正严词拒绝。联谊会举办的3日前,原定会场突然毁约,拒绝租借场地给《炎黄春秋》。联谊会不得不临时紧急变更会场地点。

前景堪忧

接替杜导正出任《炎黄春秋》社长的贾磊磊是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研究生院电影电视系主任,国家广播电视电影总局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进口音像制品审查委员会委员。

这是中共提出“党媒姓党”的口号后,对所谓“妄议中央”、“妄议历史”的媒体进行整肃的最新一例。2016年2月19日上午,习近平对人民日报社、新华社、中国中央电视台进行调研,中央电视台打出“央视姓党,绝对忠诚,请您检阅”标语。下午,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主持召开“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会上他强调: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

习近平在讲话中还强调新闻导向作用。他说:新闻舆论工作,各个方面、各个环节都要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各级党报、党刊、电台、电视台要讲导向,都市类报刊、新媒体也要讲导向;新闻报道要讲导向,副刊、专题节目、广告宣传也要讲导向;时政新闻要讲导向,娱乐类、社会类新闻也要讲导向;国内新闻报道要讲导向,国际新闻报道也要讲导向。

党媒要姓党其它媒体也要姓党

北京观察人士认为,选派党信得过的人员接管《炎黄春秋》杂志,是中共宣传部门让《炎黄春秋》姓党的有效措施。新任总编郝庆军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传记文学》主编、艺术研究院党委纪委委员;新任副主编陈剑澜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月刊《文艺研究》的副主编;新任副主编柯凡则是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是一位昆曲研究的学者。

《炎黄春秋》因刊发大量反思中共历史错误的文章,长期以来深受读者的喜爱,同时也成为中国党内保守派势力以及毛左派的眼中钉肉中刺。虽然这份杂志打出现任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来作为自己的护身符,希望习仲勋的儿子能够为这本他父亲喜爱的杂志网开一面,然而,炎黄春秋在习近平时代,屡遭打击和整肃,举步维艰。

网名为北风的独立评论人士温云超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时称:“自从主办单位变更后,《炎黄春秋》已经很少发让当局不高兴的内容。最起码最近一两年我们很少看到引起社会广泛影响的报道。但是只要《炎黄春秋》的这些老人在,都会对当局造成一些隐患。”

北风还表示:“《炎黄春秋》编辑班子被更换也就显出了中国言论自由的控制更加紧了。”“随着《炎黄春秋》进一步被整肃,所谓的党内民主派也会彻底的被泡沫化。”“

《炎黄春秋》的前执行主编洪振快评论说,夫子做《春秋》,乱臣贼子惧。这是历史的力量。以前的炎黄在努力书写“春秋”,以后“炎黄”历史使命终结,将再无“春秋”。“

附:《炎黄春秋》杂志社声明

2016年7月13日,我社主管主办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给我社发来《关于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班子职务聘任的通知》(中艺发[2016]22号),并告知我社,该院与我社于2014年12月18日签订的《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自动失效。鉴于此,我社声明如下。

(一)《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明文约定,我社有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双方盖章,具有法律效力。我社社长、法定代表人杜导正,以及杜导正聘任的全社工作人员,将维护该协议书的严肃性和有效性,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包括在杂志社劳动并取得收入的权利,不同意单方终止协议书。为此,我社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

(二)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终止协议书,违反协议约定并派员进入我社编辑部,干扰正常工作。此举实际上剥夺了我们编刊、出刊的起码工作条件,本刊订户和读者的合法权益也将受到侵害。我们无法保证2016年第8期《炎黄春秋》按时出刊,敬请广大订户和读者理解、见谅。

(三)《炎黄春秋》杂志拥护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依法治国”的方针,创刊二十五年来,着力宣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如今,在主管主办单位的反常举措下,已经面临绝境。我们诚恳吁请广大读者、作者和各界人士对此予以关注。

炎黄春秋杂志社

2016年7月14日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14日报道:《炎黄春秋》被官方派员接管前执行主编认为等于死刑

今天(7月14日),中国艺术研究院关于《炎黄春秋》的一份人事任免通知被披露。《炎黄春秋》杂志的社长、总编辑杜导正、副社长胡德华和总编辑徐庆全被撤换,由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员接替,而原本该杂志的社委会、执行主编制度也被彻底放弃。

《炎黄春秋》的前执行主编洪振快认为,这意味着,艺术研究院派出的社长、总编辑将完全接管该杂志的编辑业务,而人事、财务、内容发布也将被全面接管。“按我的判断,等于已宣判死刑。办这个杂志,我们原来的心态是能办一期是一期,杜老还多次说随时准备好停刊公告和遣散费,如今到了这一天,还会有停刊公告吗?”

这份通知发布于前天(7月12日),由于《炎黄春秋》的政治敏感性,据悉,昨天中宣部就向中国大陆媒体发出禁令,要求不得报道该杂志人事变动的消息。

据这份通知,6月27日,文化部下属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召开党政领导联席会议决定:聘任贾磊磊为《炎黄春秋》杂志社长,郝庆军为《炎黄春秋》总编辑(法定代表人)。

原炎黄春秋杂志社秘书长、执行主编、杜导正女儿杜明明转任副社长,《炎黄春秋》执行主编、社委会制度取消,二位执行主编王冯立三、丁东,总编辑徐庆全、副总编辑王彦君全部转任副主编。

据悉,杜导正因为妻子去世后,身体不好长期住院。接替杜导正出任社长的贾磊磊系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研究生院电影电视系主任,国家广播电视电影总局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进口音像制品审查委员会委员。

此番艺术研究院直接对杂志社发文撤换管理层,虽然与艺术研究院领导最近的更换有关,但显然更直接来自于高层的授意,意味着原本杂志社和艺术研究院达成的编辑自主权默契被彻底打破。

新任总编郝庆军则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传记文学》主编、艺术研究院党委纪委委员;新任副主编陈剑澜是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月刊《文艺研究》的副主编;新任副主编柯凡则是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是一位昆曲研究的学者。

知情者介绍,《炎黄春秋》由以原来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杜导正为首的体制内一大批老干部创办,早期挂靠在以萧克上将为首的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下。从创办起,没有从官方拿过一分钱,因此,也长期保持着人事、财务和编辑的相对独立性,形成了以社委会为最高权力机构、执行主编为编辑牵头人的运行机制。

多年来,《炎黄春秋》因刊发大量反思中共历史错误的文章,长期以来成为意识形态部门的眼中钉。虽然有习仲勋的“炎黄春秋,办得不错”的题词护身,在习近平时代处境反而更加艰难。

据《炎黄春秋》前任总编辑杨继绳的回忆,2014年9月10日,时任中宣部常务副部长雒树刚主持四部委联席会议,在《炎黄春秋》杂志社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改变《炎黄春秋》的主管主办单位,有关部门背着《炎黄春秋》杂志社在一个星期内就办完了变更手续。

对此,炎黄春秋杂志社进行了抵制。随后,新的主管主办单位文化部下属中国艺术研究院和《炎黄春秋》杂志社经过几个月的反复协商,最终达成了几点协议,在编辑、人事、财务方面,给《炎黄春秋》自主权。

2015年,中宣部曾指令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杂志下达《警示通知书》,并要求杂志社的主管主办督促杂志认真整改“,”切实履行管导向、管干部、管资产的职责,强化对杂志社的日常管理“,”确保正确舆论导向“。

杜导正的女儿,原《炎黄春秋》杂志秘书长杜明明、原《炎黄春秋》总编辑徐庆全未接听和回复记者的采访电话的短信。

《炎黄春秋》的前执行主编洪振快认为,此次中国官方主导的人事大改组,将彻底取消《炎黄春秋》杂志的编辑自主权,也几乎意味着这本曾代表某种体制内“改革派”声音的杂志最后终结,“改革已死”。

洪振快说,“两年前的变更主管主办单位风波中,本人提出要曲终奏雅。差不多可以断定,现在曲终也不可能奏雅了。此次变动将是历史性的。”

他认为,“夫子做《春秋》,乱臣贼子惧。这是历史的力量。以前的炎黄在努力书写”春秋“,以后”炎黄“历史使命终结,将再无”春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14日报道:‘炎黄春秋’遭接管提诉呼吁各界紧急关注

以敢言知名、刊发大量反思中共历史错误文章的历史政论杂志‘炎黄春秋’再遭厄运,杂志社社长、总编辑杜导正、副社长胡德华和总编辑徐庆7月13日全被撤换,由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员接替。‘炎黄春秋’杂志社7月14日发表声明,反对主官方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终止协议书,已对该院提起诉讼,该杂志社并呼吁社会各界紧急关注。

‘炎黄春秋’尽管是体制内的一份杂志,但公认除了编辑保持相对较高独立性之外,该杂志在营运方面也具有极强的“民办”色彩。这是它屡遭厄运的原因。2014年9月,《炎黄春秋》突然接到中国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通知,要求“转变主管、主办单位”,从原主办单位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脱钩,划归中国文化部下属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管辖。

该社社长杜导正当时担心,划归文化部管辖后,杂志独立性会受到影响,担心《炎黄春秋》被办成《人民日报》、《求是》,“都是官员的声音,都是一种声音。”此后,杜导正领导下的‘炎黄春秋’杂志社尽管背着紧箍咒,艰难生存,面临打压仍然不改初衷。据分析,这是该杂志社这次遭到当局全面接管的重大原因。

据报道,‘炎黄春秋’被中国艺术研究院接管后,该杂志的社委会、执行主编制度也被彻底放弃。根据本台特约记者报道,这意味着艺术研究院派出的社长、总编辑将完全接管该杂志的编辑业务,而人事、财务、内容发布也将被全面接管。该刊人士认为,此举无疑判处‘炎黄春秋’的死刑。

该社周四发布声明称,根据原先与中国艺术研究院签订的协议书,‘炎黄春秋’杂志社有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双方协议具有法律效力。社长杜导正及其聘任的全体工作人员将维护该协议的有效性,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不同意单方终止协议书。为此,该社“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

‘炎黄春秋’社在声明中还指出,杂志社被违反协议接管后,“实际上剥夺了我们编刊、出刊的起码工作条件”。读者的合法权益受损,无法保证2016年第八期按时出刊。

该社最后表示,该社拥护习近平“依法治国”的方针,但是“如今在主管单位反常举措下,已经面临绝境”,因此,该社呼吁广大读者、作者以及各界人士予以关注。

▲自由亚洲电台(RFA)7月15日报道:《炎黄春秋》被管理层大换血律师认为单方面终止协议违法

中共党内自由派政论杂志《炎黄春秋》的上级主管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面终止与该杂志社关于自主运营的协议,免去现任社长、副社长及总编辑职务,又自行任命社长及总编辑。《炎黄春秋》杂志社7月14日发布声明称,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面终止协议违法及不能接受,已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

以敢言著称的《炎黄春秋》月刊社委会成员,被上级主管单位中国艺术研究院大换血,社长兼总编辑杜导正、副社长胡德华和总编辑徐庆全部被撤换,由中国艺术研究院派贾磊磊接替。同时,原杂志社社委会、执行主编制度也一同被废除,编务,人事、财务等也被全面接管。

该杂志社一位成员7月14日晚间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国艺术研究院已经派人进驻:

“现在是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面宣布(任命),所以这一边(原班人马)不接受。当然,不接受看来也没有用,今天接管的人全部来了,坐在编辑部那边。老杜(社长杜导正)因为听到突然宣布,高血压,已经住进医院。看来作为他们的目的,基本上已经达到。下一步会怎么样,现在还不清楚。这是一件挺大的事情,在很多人眼里就是说‘终于下手了’”。

中国艺术研究院7月12日发出的“关于《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班子职务聘任的通知”,任命贾磊磊为社长,郝庆军为总编辑兼法人代表;副社长有杜明明、张锋波、王瑜瑜;副主编分别为陈剑澜、徐庆全、冯立三、丁东和柯凡。今年61岁的贾磊磊,原是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杜明明是杜导正女儿,原担任秘书长。《炎黄春秋》创刊人杜导正不再担任社长,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三子胡德华也不再担任副社长。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北京学者称,创办了25年的《炎黄春秋》如今基本上可写“墓志铭”了:

“昨天(13日)就是发了文,把他们(原班人员)职位全免掉,由他们(新任命)接管,贾磊磊是艺术研究院副院长,总编辑(郝庆军)也是艺术研究院的人。现在炎黄已经聘请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作为他们的法律代理人,据说是明天(15日)向法院递交律师函”。

文化部属下的中国艺术研究院在给《炎黄春秋》杂志社的《通知》称,该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于2014年12月18日签订的《协议书》自动失效。对此,炎黄春秋杂志社7月14日发布声明称,将维护该协议书的严肃性和有效性,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包括在杂志社劳动并取得收入的权利,不同意单方终止协议书。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莫少平15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表示,既然双方签订了合法有效的合同,都应该遵守:

“杜老明确表示,这是不能接受的,而且双方以前是有协议的,所以他是不接受的,甚至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从程序来讲,交接时,无论是财务还是法定代表人,都应该有一个审计,这样才能够分清责任。我作为他们聘请的律师,更重视中国艺术研究院和《炎黄春秋》在原来变更《炎黄春秋》主办主管单位的时候双方签订的一份协议。这份协议非常明确的说明关于发稿权力、财务权力以及人事权力,《炎黄春秋》有充分的自主权”。

莫少平律师说,中国艺术研究院无权单方面终止该合同,他们将提起诉讼:

“你单方面撕毁(合同),就是严重的违约行为,由此而来的撤换社长、总编辑这种行为都是在其违约的行为里实施的行为,我们认为是无效的。我们将就此提起诉讼,告他们违约,要求法院宣布继续履行双方原来签订的合同”。

《炎黄春秋》以发表历史记述和评论文章为主,也会披露独家政治消息。作为中国硕果仅存的自由派媒体,《炎黄春秋》近几年屡遭打压。2014年9月,中宣部勒令《炎黄春秋》更改主管主办单位,原总编辑吴思、副主编洪振快、黄钟相继辞职。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7月15日报道:《炎黄春秋》改组风波,党内改良派的最后抗争?

今天(7月15日)上午,北京律师莫少平、丁锡奎前往北京市朝阳区法院立案庭,代表《炎黄春秋》杂志社,就文化部下属中国艺术研究院撕毁此前与杂志社签署的协议书,越权撤换管理层的违约行为提起民事诉讼。

7月13日,《炎黄春秋》杂志社收到了其主管主办单位、文化部下属中国艺术研究院给杂志社发来的《关于炎黄春秋杂志社领导班子职务聘任的通知》,对方告知杂志社,2014年12月18日,该院与杂志社于签订的《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自动失效。

昨天,这份通知被披露到网络上,引起了海内外媒体的广泛关注。

本台昨天曾报道,根据这份通知,《炎黄春秋》杂志的社长杜导正、副社长胡德华和总编辑徐庆全被撤换,由中国艺术研究院派员接替,原本该杂志的社委会、执行主编制度也被彻底放弃。

《炎黄春秋》的前执行主编洪振快认为,这意味着,艺术研究院派出的社长、总编辑将完全接管该杂志的编辑业务,而人事、财务、内容发布也将被全面接管。“按我的判断,等于已宣判(《炎黄春秋》)死刑。”

昨天晚间,《炎黄春秋》杂志社就此事发出一份声明。由于该报微博和网络版均被有关部门接管,因此,声明只能通过该杂志社的编辑们的社交媒体发出。

《炎黄春秋》杂志社声明提出,2014年达成的《中国艺术研究院与炎黄春秋杂志社协议书》明文约定,炎黄春秋杂志社有“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双方盖章,具有法律效力。

但此次,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终止协议书,违反协议约定并派员进入编辑部,干扰正常工作。此举实际上剥夺了杂志社编刊、出刊的起码工作条件,杂志订户和读者的合法权益也将受到侵害,杂志社将无法保证2016年第8期《炎黄春秋》按时出刊。

杂志社提出,在主管主办单位的“反常举措”下,已经“面临绝境”,他们吁请广大读者、作者和各界人士对此予以关注。

《炎黄春秋》作为一大批老干部发起创立的党史杂志,拥有堪称豪华的顾问团,并有习近平父亲习仲勋“《炎黄春秋》,办的不错”的题词护身,但也一直被视为所谓“历史虚无主义”、“妄议中央”的主要平台,被毛派和自干五等敌视。

《炎黄春秋》在老干部群体中拥有庞大的读者群,直接关闭可能引发较大舆情反弹,因此,有关方面采取了掺沙子,掌控杂志将其绞杀的迂回办法。

目前,杂志社社长杜导正在妻子去世后,身体不好长期住院,因此,撤换管理层有了较好的由头。根据这一方案,社长杜导正被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电影电视系主任贾磊磊接替;胡耀邦次子胡德华也悄然被从副社长名单中拿去;杂志总编辑徐庆全则由于原《传记文学》主编、艺术研究院党委纪委委员郝庆军接替,他还接替了杜导正的法人代表的职务。

熟悉《炎黄春秋》情况的内部人士透露,由于《炎黄春秋》并非体制内杂志,因此除了一些退休老干部在杂志社兼职外,大部分中青年工作人员都属于杂志社聘任的工作人员,并无体制内的身份。

因此,理论上,主管部门并无直接调配杂志社人事的权力,此外,《炎黄春秋》执行的是社委会领导下的执行主编制,编务由轮值的执行主编负责牵头,负责当期杂志的组稿编辑,执行主编的自主权是炎黄春秋杂志编辑相对自主权的根基。

此次变动中,中国艺术研究院宣布,原炎黄春秋杂志社秘书长、执行主编、杜导正女儿杜明明将转任副社长,另二位执行主编王冯立三、丁东,总编辑徐庆全、副总编辑王彦君全部转任副主编。

熟悉《炎黄春秋》情况的人士认为,在这一新的架构下,社委会被取消,由新任社长贾磊磊掌握人事、财务权力;原本的执行主编虽然仍为副主编,应是有司为了减少阻力和震荡而安排,但事实上他们失去了编务的主导权,而原本分散在轮值主编的编辑权、终审签发权力掌握在新任总编郝庆军手中。

而中国艺术研究院还安排了年轻的研究昆曲的学者柯凡进入副主编岗位,一旦老的执行主编拒绝配合,则新的编辑团队很快可以接手,《炎黄春秋》似乎可以很顺理成章地从党史杂志转变为某种学术文化杂志。

显然,策划这套方案的应该并非中国艺术研究院,而是中宣部甚至更高的层面。

可以印证这一推断的是,前天,中国艺术研究院将改组通知送达杂志社的同日,中宣部就向中国各主要媒体发布了禁止“炒作”炎黄春秋杂志社人事变动的消息。

今天,杜导正女儿、《炎黄春秋》杂志社秘书长杜明明的姐姐杜星通过微信透露,“杜明明近段时间一直在美国女儿处养病,她不会接受这个任命甘当傀儡。这段时间,我的父亲(杜导正)因母亲去世血压升高,一直在协和医院住院,胡德华则在日本访问。文化艺术研究院奉上级之命趁人之危,搞突然袭击,完全撕毁了原来与炎黄春秋杂志社签订的人员自主、财务自主、发稿自主的协议,进行全面接管。”

《炎黄春秋》挂靠文化部中国艺术研究院,与此前一轮的整肃有关。

据《炎黄春秋》前任总编辑杨继绳的回忆,2014年9月10日,时任中宣部常务副部长雒树刚主持四部委联席会议,在《炎黄春秋》杂志社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改变《炎黄春秋》的主管主办单位,背着杂志社在一个星期内就办完了变更手续。

对此,炎黄春秋杂志社进行了抵制。随后,新的主管主办单位文化部下属中国艺术研究院和《炎黄春秋》杂志社经过几个月的反复协商,最终达成了几点协议,在编辑、人事、财务方面,给《炎黄春秋》自主权,也就是签署了上述的“协议书”。

杨继绳作为新华社退休记者,在中宣部通过新华社的施压下,不久前已被迫离开《炎黄春秋》。

根据炎黄春秋杂志社内部的说法,目前,炎黄春秋杂志社的官方微博和网络版都被有关部门控制,这应该是中宣部借鉴了2013年《南方周末》事件,采编员工抗争者利用微博呼吁社会支持的前车之鉴。

杜星透露,目前,《炎黄春秋》杂志社全体同仁抱着“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信念,通过法律诉讼作最后一博,随时做好停刊准备,“为保住当下中国仅存的体制内改良派发声的阵地做最后努力。”

至于此次起诉中国艺术研究院,丁锡奎律师透露,朝阳法院已经收下诉状及材料,将于下周五答复是否给立案。许多观察者对通过司法程序解决这一问题均表悲观。

炎黄春秋声明中的这一句,“《炎黄春秋》杂志拥护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依法治国“的方针,创刊25年来,着力宣传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路线方针政策,赢得了良好的声誉”,更被批评者指为回避问题实质,“等于赞美刽子手”。

对《炎黄春秋》杂志社的这次可能已经是“最后”的抗争,经济学者温克坚认为,《炎黄春秋》作为中共体制内改良派,开明派,失意派,两头真等各派共享的言论平台,在矫正史实,祛除巫魅,还原真相等方面挖了一些墙角,偶尔他们也会在当代一些重大公共事件中发声展现道德勇气。

温克坚说,“不过总体而言,”炎黄春秋“派依然囿于启蒙和改革话语,政治上并没有突破体制立场,其忧心忡忡的补天派形象和时代大潮渐行渐远。”

▲德国之声(DW)7月15日报道:《炎黄春秋》被接管原有风貌判“死刑”

以刊载敢言文章著称、被视为带有自由派色彩的《炎黄春秋》杂志社接到主管部门人事任免通知。观察人士认为,这相当于杂志被官方全面接管,是中共对所谓“妄议中央”、“妄议历史”的媒体进行整肃的最新例子。

(德国之声中文网)7月13日,已创刊25年的《炎黄春秋》杂志社接到主管部门中国艺术研究院下达的关于该社领导班子职务聘任的通知。《炎黄春秋》杂志社总编徐庆全今日(7月15日)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消息非常突然。事先这个任免决定我们杂志社人,包括93岁的老社长杜导正都不知道,一点都不知道。13日上午我去主办单位听取他们宣布决定的时候,我感到非常震惊。等我回到社里传达这个决定时,我们全社同仁都感到非常震惊。”

按照这份任免通知,现任社长杜导正被解聘,副社长胡耀邦之子胡德华被撤换,总编徐庆全被降为副主编。新社长由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60岁的贾磊磊担任。他同时也是中国广电总局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国家新闻出版总署进口音响制品审查委员会委员。杜导正女儿杜明明以及张锋波和王瑜瑜被任命为副社长,其中只有杜明明曾在该杂志工作过。新总编辑为中国艺术研究院主办的《传记文学》主编、中国艺术研究院党委纪委委员郝庆军。

特殊地位、自己审稿

《炎黄春秋》因大量刊发有关中国历史敏感事件的评论和反思,以及主张党内改革的文章受到关注。徐庆全表示,这份杂志的特殊性决定了其办刊方针和方式迄今基本处于“自己来把握”的状况,同行都认为“对这份杂志的管理比较宽松”。而这种特殊性包括该杂志没有任何国家投资,也没有一个国家在编人员。徐庆全说:“这份杂志当年是由肖克、张爱萍、费孝通、杜导正这样一些很早参加革命的老干部创办起来的,因他们在党内、军内的威望,杂志社可以拿到一些别人拿不到的稿件或者发表一些独家稿件。由于是老同志创办的刊物,这些老同志在党内军内又备受尊重。上级主办单位对这些老将军也是处于很尊重的状态,因此在管理上有一些特殊性,形成了我们杂志社基本都是自己来审稿,与大多数刊物需要各个部门来审稿不一样。”

《炎黄春秋》曾发表过大量被视为敏感和反思性的文章,包括2005年的“我们心中的胡耀邦”专题、2007年前人大副校長谢韬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2007年田纪云正面描述赵紫阳的《国务院大院的记忆》、2009年李锐的《向胡耀邦学习——〈胡耀邦传〉序言》、2011年韩钢撰写的《关于华国锋的若干史实》以及2013年呼吁宪政的的新年献词《宪法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共识》等等。

屡受压力

因其文章的敏感性,《炎黄春秋》屡屡受到压力。2011年,该杂志在刊登一篇介绍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冤案始末的文章时,配发了习仲勋2001年2月对该刊表示肯定的题词“《炎黄春秋》办得不错”。观察人士认为,杂志社方面希望这一题词能对该刊起到保护作用。

2009年和2013年,炎黄春秋网站都一度被封。2014年9月,《炎黄春秋》接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通知,要求“转变主管、主办单位”,今后划归中国文化部下属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管辖。此举遭到《炎黄春秋》杂志社抵制。该社委托律师向广电总局提起行政复议,最后得到的回复是变更手续合法。但通过抗争,《炎黄春秋》与中国艺术研究院签订了一份协议书,约定杂志社有独立的人事任命权、财务自主权和发稿自主权。徐庆全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从2014年12月到2016年1、2月,《炎黄春秋》杂志大致运营得比较平稳,但是,从今年3、4月份以来,上级主管部门加强了管理,导致刊物有时脱期、有时被迫撤换稿件。”

“原来的风貌和宗旨被判死刑”

2016年2月,习近平对人民日报社、新华社、中央电视台进行视察,强调党媒姓党,而央视等官媒也以“绝对忠诚”表达了“忠心”。自此之后,各地媒体及互联网社交媒体遭到进一步整肃。网名北风的独立评论人温云超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炎黄春秋》编辑班子被更换显出中国言论自由控制得更紧了,“随着《炎黄春秋》进一步被整肃,所谓的党内民主派也会彻底地被泡沫化。”

徐庆全表示,在得到新的人事任免通知后,《炎黄春秋》已经发表声明,认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的人事任免决定是单方面终止协议书,并委托律师对该院提起诉讼。对诉讼前景,徐庆全虽表示谨慎乐观,但也指出:“他们接管后当然继续用这个刊名来出,但内容会不一样。就我们原来办这刊物的方针、我们的宗旨、我们的风格来说,我们可以预测,被接管后,原来的风貌、原来的风格、原来的宗旨是会判死刑的。”他还表示,“据我所知,我们现在杂志社的同仁今后大部分不会参与到接管后的队伍中来办《炎黄春秋》。”

《炎黄春秋》在声明中还表示该杂志“拥护以习近平为首的党中央’依法治国’的方针”,并称如今在主管主办单位的“反常举措”下,已经面临绝境,诚恳吁请广大读者、作者和各界人士对此予以关注。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7/16/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