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去投票后回家不久,便接到<大洋时报>总编雨萌小姐的电话,希望我写一篇关于联邦政府大选的文章,我因为过几天就要去上海吃大闸蟹,满脑子都是对美味佳肴的憧憬,本不打算写什么文章,尤其是严肃的政论文,因为政治这种东西,总是很容易让人倒胃口的。我问雨萌小姐,最近贵报冒出一个署名唐庄的作者是何许人也,文章写得颇有水平,那篇谈联邦大选的文章极有见地,有国际性的观瞻,已超越一般选民囿于经济利益的局限。希望报纸多多发现这种卧虎藏龙之辈,让读者经常有机会读到高水平的文章。

我想,在雨萌小姐和我通电话的时候,谁也不会想到晚上的大选结果是如此出人意料,虽然,很多人相信霍华德领导的联盟党有可能再次获选连任,但最多是险胜而已,因为之前的民意调查一再显示自由党和工党的支持率不相上下,胜负难料。哪知道最先开票的塔斯玛尼亚(因塔省的时间比澳洲大陆早1小时)六点左右就传来工党丢掉两席的消息,到七点三十分,大选结果就已经昭然若揭,联盟党大获全胜,比2001年的大选赢多百分之三点五,对于一个已经蝉联了三届的政府来说,第四次蝉联还能取得如此优异选绩可谓出人意外,更令人吃惊的是,通常具有制衡作用的上议院,这次也有可能被联盟党控制(如果具宗教背景的Family First取得1席,并倾向政府的话,二者在大选前已达成换票协议)换句话说,这届政府有可能毫无阻力地通过任何他们想要通过的法律。

尽管,这是大多数澳洲选民的选择,尽管,民主的游戏规则就是少数服从多数,作为一个澳洲公民,我必须尊重和接受这样的选举结果。但从内心来讲,我对这样的结果是深感失望的。

现在再去分析工党失败的原因,比如,黎敦10个月前才当上反对党的领袖,选民对他了解有限,信任不够,工党的医保政策好到令人难以相信有可行性,工党的环保政策令伐木工人转投自由党等等,这些都已经是不再重要的技术层面的枝节问题。其实,工党输掉大选的关键是联盟党大打经济牌,乘着这几年澳洲经济不错,不断抹黑工党管理国家经济的能力,不断向选民灌输工党执政必定加息的错误信息,其实,稍微有点常识的民众就应该知道,利率的高低并不是哪一个政党所能决定的,而是由经济的运行规律所决定,制定利率的储备银行是不受政府控制的独立机构。可令人遗憾的是,在铺天盖地的电视广告宣传下,很多选民便信以为真。

基于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是趋利而舍义的经济动物,于是,霍华德这个极端保守主义者居然成为澳洲历史上第二个任期最长的总理(前一位是自由党的孟席斯),他早年的反亚历史,他在船民儿童落水事件上的撒谎,他追随小布什非法攻打伊拉克,他强硬的反难民政策,他拒绝在国际环保公约<京都协议书>上签字(全球只有美国和澳洲未签),凡此种种,都可以被忽略不记,视而不见。保住口袋里的钱才是最最要紧的。

我也知道,既然是大选,结果总是几家欢乐几家愁,这个世界从来就是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各有各的拥护者,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保守主义盛行之时,往往是社会公平和正义匮乏之时。有朋友戏说我这个人喜欢先天下之忧而忧,我说我也先天下之乐而乐,所以我既悲观又享乐,虽然大选结果让我很失望,可我想吃的大闸蟹一只也不会少。

文章来源:澳洲网2004-10-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