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温家宝是刘皇叔转世——喜欢流泪。记者招待会上,他流泪:“非典”来了,他流泪;在欢迎法国总理拉法兰的仪式上,他流泪;在某次矿难坐谈会上,他流泪;为某个丧父10岁牛津男孩,他流泪…。现在,据说当代刘皇叔又为“人民生活流泪”了,而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见到总理为人民生活流泪我心惊胆战》,因为他“担心中国会引进对经济有不良影响的政策”,也就是担心中共以后太关心人民生活了!

关于应不应该、需不需要建立符合中国经济实际的福利制度,我在《“知猪”张五常》、《我为乞丐鼓与呼——兼批张五常君》等文中已谈得够透。日前发文《张五常自承没有良知!》,居然还是有不少人包括一些同道支持张五常,那个因上网而坐牢而著名的不锈钢老鼠居然为张辨护曰:“言论自由是要求国家不作为,而福利是要求国家作为,显然前者所需要进行的考虑比后者少,因为不作为就几乎不会为此付出什么成本,后者是有成本的。”、“他这话(张五常:没有一个有良知的人会反对帮助那些没有帮助不容易活下去的人。但此助也,历史上没有一个国家做得好,只是一些比另一些更坏罢了)的意思是不反对帮助穷人,但是反对由国家来帮助穷人,因为没有一个国家能做好这件事,帮助穷人应该由私人行为体来做。”

短短数语,大违常识。现代政府有所为有所不为,不该管的不许管,如不能把舆论监督变成监督舆论;该管的就一定要管,“帮助穷人”、建立健全最基本的社会保障制度(即福利制度)恰恰就是政府职责范围内的事。中国还属于发展中国家,当然不可能追求西方社会甚至香港那样的高福利,但根据现在的经济状况,完全应该也有能力在基本的生活、教育、医疗等方面为国民提供最低的保障。不锈钢老鼠认为这样的保障应“由私人行为体来做”?

我要提请不锈钢老鼠和各位支持张五常观点的同道注意我在《我为乞丐鼓与呼》)中列举的、当今中国的社会现状和如下事实:由于缺乏最基本的生活保障,大量中国穷人正在象猪狗一样无望无助地地死去,死于自焚自杀、死于贫困绝望、死于职业病和各种疾病,死于天灾加人祸,死于交不起儿女的学费,甚至还有直接死于冻饿的,千年前万恶旧社会“路有冻死骨”的惨景,居然发生于生产力得到了极大发展、经济一枝独秀的神州大地上!

号称著名经济学家的张五常何以不顾最基本的事实、毫无理由地“担心中国会走向福利制度之路”,提出如此毫无探讨价值的伪问题,如非装傻,就是别有用心。民间裁判网友说得好:本来,福利制度不是有没有效率而是防止贪污的问题,但是,张大学者跑到“世界190多倒数排大名比印度非洲还惨”的大陆骂福利制度,无异于是“给民工送减肥茶,给婴儿吃避孕药”。其目的除了给玩法西斯神五神六航空母舰的中共“拜爺擦爺鞋”以外,确实没有其他解释。

张五常的言论,让我想起一个叫《狮子的命令》的寓言:有一次,狮子吃了一头野猪。偶然在清亮的水中看见自己的倒影;龇牙咧嘴,满口是血……有什么好说的呢,实在难看得很。于是狮子为了不再看到自己这副样子,便命令把水搅混(P?巴乌姆沃利)。

其实许多问题都属于常识或伪问题,就如一潭清水般一目了然。但在中国,狮子为了不让人们看清“龇牙咧嘴,满口是血”的影像,便“命令”广大帮闲阶级发明各种伪理论,把水搅混。为了让水持续地混下去,狮子们就不得不致力于监控舆论、统一思想、严管媒体、封锁网络等等工作,因为先进思想犹如外来清水,自由言论就象“澄清”浊水的明矾。张不是狮子,但说他是帮助狮子搅混水的帮闲,应非冤枉。可悲的是,一些同道也被帮闲阶级的堂皇冠冕所迷惑,被他们各种似是而非的理论绕胡涂了,竟然昧于事实、昧了常识,跟随着帮闲的魔棍跳起舞来。

现在,连龇牙咧嘴满口是血的狮子都有些心软了,为他治下的猪狗牛马们悲惨的生活而流泪了(更可能是做秀的泪或鳄鱼的泪),张五常君这个帮闲竞为此而心惊胆战起来。他害怕什么呢,怕中共建立健全社会保障制度,让广大弱势群体看得起病读得起书?难怪鲁迅说,帮闲和奴才有时是比主子更加凶恶毒辣的!

文章来源;东海一枭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