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是一切经济工作的生命线”,文革时是这样,现在依然是这样。

中国公司做生意必须政治正确,所谓“政治正确”就是要忠于党,拥护党中央,支持专制制度,否则就别想做生意。其实中国人做生意只要不关心政治就可以了,但名牌企业、大公司就不同了,必须效忠中央,政治正确。但外国公司不懂,法国名牌兰蔻公司,一不小心启用了香港艺人何韵诗,麻烦来了。

兰蔻安排的音乐会原定于6月19日在其新开设的香港上环分店举行。拥有加拿大国籍的何韵诗于2日在其Facebook专页上宣布了兰蔻的这场演出。但到了6月4日,新浪新闻中心刊发一篇综合报道,声称有网民就此事向编辑爆料。文章并配发了何韵诗此前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与达赖喇嘛的合照。文章说:“虽然在内地遭到厌恶和抵制,这何韵诗却在香港相当吃得开。而且,虽然她已难以再从内地赚钱,但仍然有从内地人口袋里赚钱的企业,在养着她、资助着她。”

兰蔻香港于5日跟进发表声明称,邀请何韵诗演唱“原意为纯音乐上分享,并无牵涉任何代言人合作关系。由此对消费者造成误解我们深表歉意”。至深夜,兰蔻再发表中英双语声明说,该公司“一直以来对每位支持者的感受与体验极为重视……然而,鉴于有可能出现之安全因素,我们决定取消原定活动。”

兰蔻的“安全”理由,中国和香港网民不接受。所谓安全理由,肯定不是因为IS伊斯兰国的恐怖袭击,但可以肯定的是,所谓“安全”是指的兰蔻产品在中国市场被抵制。兰蔻当然明白,失去香港市场没关系,失去中国市场那可是大损失。别说一个兰蔻公司,就是美国、欧盟这样的大国和大国集团,不也是总是在中国市场面前低下高贵的头颅吗?

▲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6日报道:“港独”指控下兰蔻取消何韵诗演唱引反弹

何韵诗

何韵诗(中)是“占中”被捕示威艺人之一。

法国化妆品牌“兰蔻”(Lanc?me)的香港分公司宣布取消艺人何韵诗的一场小型音乐会,引起香港网民反弹。

何韵诗积极参与了2014年“雨伞运动”争取普选堵路示威,也是最后一批被警方逮捕抬离“金钟占领区”的示威者之一。她在5月中旬迎来39岁生日之际于日本大阪与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见面。

兰蔻上周公布这场演出后,被包括中共《环球时报》在内的中国媒体指责其起用“支持‘港毒藏毒’的艺人”,不少中国网民到兰蔻的微博指责其“请分裂中国的艺人代言”。

兰蔻其后两度发出声明,澄清何韵诗并非其品牌代言人,继而以安全理由宣布取消音乐会。何韵诗批评这些声明“严重误导大众及影响本人声誉”,她感到“极度遗憾”。

何韵诗星期一(6月6日)透过其Facebook专页发表声明说:“自由、公义、平等,一直是香港人所追求的,而假如现在我们因为这些坚持而要受到莫名其妙的惩罚,那么,这早已不是我个人层面上的事情,而是整个世界价值观的严重扭曲。”

“Lanc?me是国际品牌,当国际品牌也要屈膝于这种霸凌之下,我们不得不严肃正视问题。”

“以我所理解,这是总公司所下的决定,故此本人在此正式要求Lanc?me法国总公司公开交代原因,还本人一个公道以及给公众一个合理解释。”

同样被中国媒体指责的还有美国嗽口水品牌李施德林(Listerine)。该公司与何韵诗合作的广告系列也刚在两周前发表。

李施德林方面暂未对来自中国大陆的批评作出回应。

小型音乐会

兰蔻安排的音乐会原定于6月19日在其新开设的香港上环分店举行。拥有加拿大国籍的何韵诗于2日在其Facebook专页上宣布了兰蔻的这场演出。

何韵诗在网帖中自嘲说:“干了一会失业人士、扮演完旅人、OL(办公室女郎)、村菇(村姑)、废铁等多重角色之后,这次终于有人找我回归我最原始慨角色——歌女!”

但到了6月4日,新浪新闻中心刊发一篇综合报道,声称有网民就此事向编辑爆料。文章并配发了何韵诗此前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与达赖喇嘛的合照。

文章说:“虽然在内地遭到厌恶和抵制,这何韵诗却在香港相当吃得开。而且,虽然她已难以再从内地赚钱,但仍然有从内地人口袋里赚钱的企业,在养着她、资助着她。”

“当然,很多内地网友此前并不了解这些情况——因为这些广告只发在了境外的社交网站Facebook上。否则,如果这些广告也发在内地,可想而知内地公众的反应会是什么。”

“而且,即便这些品牌可能会辩称这些宣传是给香港的‘特供’,也会令在内地——乃至去香港旅游时多多支持两家品牌的内地消费者感到受伤,特别是当大家意识到自己的钱被拿去给了支持‘港独’乃至‘藏独’的艺人,甚至有可能会被用作‘乱港’的经费。”

网民两极反应

中共《人民日报》旗下《环球时报》继而于6月4日早上在微博发帖,询问网民:“有网友爆料,在内地热销的漱口水品牌李施德林,以及兰蔻化妆品,近日在香港新推出的品牌推广活动中,皆请了支持港毒,并且上周又在日本力挺藏毒头目的何韵诗做代言活动……你们怎么看?”

网民随后跟帖号召抵制,宣称“以后坚决不用兰蔻产品”。也有网民称,“每一笔支持藏独,港独和台独的钱里都沾着中国同胞的血”,并给历来被指控支持“藏独”的西方品牌“翻旧账”。

上百中国网民随即在兰蔻中国的官方微博上留言指责,要求兰蔻退出中国市场。兰蔻中国随即发表声明澄清何韵诗并非代言人。超过4万名网民跟帖回应,当中有网民批评兰蔻“玩文字游戏”,质问该公司“什么时候能学好政治再来赚钱呢”。

兰蔻香港于5日跟进发表声明称,邀请何韵诗演唱“原意为纯音乐上分享,并无牵涉任何代言人合作关系。由此对消费者造成误解我们深表歉意”。

至深夜,兰蔻再发表中英双语声明说,该公司“一直以来对每位支持者的感受与体验极为重视……然而,鉴于有可能出现之安全因素,我们决定取消原定活动。”

截至北京时间星期一(6月6日)中午,两份在Facebook上发表的声明合共有4.4万名网民点击“愤怒”反应。兰蔻方面并未解释何谓“有可能出现之安全因素”。

留言中既有香港网民宣称以后不再购买兰蔻产品,也有人号召网民同时抵制兰蔻母公司欧莱雅(L’Oréal)的所有产品,还有人要求兰蔻解雇所有与这两份声明有关的雇员和外包公关公司职员。

一些网民则在跟帖中翻出善待动物组织(PETA)数据库的纪录,指责兰蔻在动物身上测试其产品。

抵制艺人

自原称“占领中环”的“雨伞运动”示威发生后,中国大陆与香港已不止一次发生抵制艺人事件。

去年12月,香港著名填词人林夕在微博上“被举报”不爱国,原本于桂林广西大学的活动被逼取消。林夕于“占中”期间为支持示威者的歌曲《撑起雨伞》填词,何韵诗也是参与演唱艺人之一。

香港歌手卢凯彤、谢安琪和张敬轩等也先后“被举报”支持“占中”,其中国大陆活动受到限制。

何韵诗去年曾对媒体称,她本人自“占中”被捕后因失去中国大陆市场,收入大减80%.她继而宣布转型为独立歌手,并继续参与“占中”时创立的活动团体“文化监暴”工作,同时在亲民主派网络媒体“立场新闻”担任董事。

在兰蔻事件发生之前,意大利菲亚特汽车于2008年西藏3·14骚乱后推出由好莱坞影星理查德·基尔主演的广告,因理查德·基尔长期支持流亡藏人而引来中国抨击,菲亚特最终道歉。

同年,女星莎朗·斯通因在评论四川汶川大地震时提到“报应”一词引起中国舆论不满,被香水品牌迪奧(Christian Dior)撤换其广告。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6月6日报道:办何韵诗演唱会遭大陆抵制LANCOME立即撇清关系

由于支持雨伞运动并与西藏流亡领袖达赖喇嘛见面而遭到大陆杯葛的香港艺人何韵诗,近日成为漱口水品牌李斯德林(Listerine)的代言人,并与化妆品牌LANCOME合办小型音乐会;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日前在微博刊文,批评李斯德林及LANCOME(大陆译兰蔻),指两品牌聘用“支持港毒、力挺藏毒头目”艺人何韵诗代言。

事后,LANCOME立即在微博发表澄清声明,指何并非其品牌代言人,并在5日再在其facebook网页发出声明,对消费者的误解深表歉意。

环时的微博日前报导,有网友爆料指,在大陆热销的两个品牌李斯德林及LANCOME,近日在香港新推出的品牌推广活动中,皆请了“支持港毒,并且上周又在日本力挺藏毒头目的何韵诗做代言活动……你们怎么看?”

何韵诗早前在社交网站公布,将应LANCOME之邀,于本月19日在LANCOME位于上环普庆坊的新店,举办小型音乐会。

在环时恶言批评之后,LANCOME傍晚在微博发表“郑重声明”,称中国香港地区艺人何韵诗不是LAMCOME兰蔻品牌代言人,又称由于对消费者造成的误解,“我们深表歉意”。

到了5日下午,LANCOME再于facebook发布英文及繁体中文版声明,内容与简体字版不同,强调就新店活动邀请何韵诗,属“纯音乐上分享”,强调何韵诗并非代言人。

LANCOME的声明引来大批香港网民吐槽,批评LANCOME作为国际大品牌亦“自我阉割”,扬言不会再使用其产品。

至于同时被环时指名批评的李斯德林漱口水,迄今未见任何反应。

何韵诗是少数无惧大陆市场杯葛而挺身支持雨伞运动的香港艺人,她与另一艺人黄耀明共唱的《撑起雨伞》,代表了整个占中运动的精神。香港警方在2014年12月在金钟占领区进行最后清场行动时,何韵诗坚持留守而被警方拘捕。

▲美国之音(VOA)6月7日报道:兰蔻受夹进退失据 中港网友再掀骂战

香港—法国知名化妆品牌“兰蔻”(Lanc?me)的香港分公司,近日迫于中国大陆官媒和愤青网友的压力,取消香港支持民主的艺人何韵诗的一场小型音乐会,引起香港各界强烈反弹。曾积极参与2014年争取真普选的“雨伞运动”的何韵诗,星期一发表声明,批评兰蔻屈膝于霸凌,过分自我审查,已牵动整个社群恐惧,助长极权蛮横。

活跃于社会运动、民主普选、同志平权等领域的歌手何韵诗,因参与2014年占领运动遭中国大陆全面封杀。何韵诗近期获兰蔻品牌邀请,定于6月19日在新开设的兰蔻上环分店举行一场小型音乐会。

据报道,新浪新闻6月4日称,有网民爆料,何韵诗虽已难以再从中国内地赚钱,但仍有从内地人口袋里赚钱的企业,在养她、资助她,内地人的钱被拿去给了支持“港独”乃至“藏独”的艺人,甚至有可能会被用作“乱港”的经费。文章还配发了何韵诗今年5月39岁生日之际在日本与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合影。

随后中共喉舌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也在微博发文,推动网民向兰蔻化妆品等品牌发难。上百愤青网民随即在兰蔻中国官方微博上留言,要求兰蔻退出中国市场。兰蔻中国5号发表声明,澄清何韵诗并非代言人。不过,有网民跟帖回应,指兰蔻“玩文字游戏”,要求该公司“学好政治”后再来赚钱。

兰蔻深夜再发表中英声明称,公司重视每位支持者的感受与体验,鉴于有可能出现的“安全因素”,决定取消原定活动,但没有解释“安全因素”的所指。

中国媒体和网民对兰蔻品牌施压,迫使兰蔻单方面取消音乐会的事件,再次掀起中港网民骂战,引发香港各界强烈反弹。

何韵诗6月6日通过脸书发表声明,斥责兰蔻严重误导并影响其声誉,正式要求兰蔻法国总公司公开交代原因。何韵诗批评兰蔻作为国际品牌,要屈膝于霸凌,对追求自由、公义、平等的香港人,作出莫名其妙的惩罚,已不是个人层面的事情,而是整个世界价值观的严重扭曲。

声明表示,明白面对强权歪理,每个人都是受害者,有人选择屈服退缩,也有人选择挺直腰板,但这次事件因一间公司商业上畏缩而过分自我审查,已牵动整个社群恐惧,助长极权横蛮。企业除了有营利追求,也有道德责任。向强权屈服了一次,就只会是无止境的后退。

同时,香港网民发动杯葛行动反击,声言罢买兰蔻品牌以及兰蔻母公司欧莱雅(L’Oréal)的全线产品。有人在脸书设立“港人抵制兰蔻”专页,声称“就让他们去做大陆女人的生意吧”。还有网民在兰蔻法国网页交流平台留言,质疑是否要与争取民主的人为敌。

此外,据苹果日报报道,泛民的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毛孟静表示,事件不是单纯的中港矛盾、商业公司进退失据的公关灾难,而是中共喉舌党媒,公然向国际商业机构施压,足以证明香港营商环境面对的红色威胁,迫使企业在13亿人口市场与香港间,选择牺牲香港。

新民主同盟的范国威议员表示,何韵诗在占领运动及平权运动中非常活跃,党媒肆无忌惮施压,以商逼政证据确凿,显示香港自由空间正被蚕食,企业无法硬抗只得赔上声誉。

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表示,虽然国际企业与中国打交道都受到不同程度上的政治压力,但是,像目前这样直接政治干预国际公司一个小的商业决定的情况,令港人非常反感,会进一步激发年轻一代对中国的离心力。

他说:“中共当局觉得自己财大气粗了,不再忌讳什么东西了,官媒了、官员了、政府乐、愤青了、五毛党了,全都出动。我相信香港人,尤其是年轻一代了,对中共的干预会越来越反对,越来越反感。政治现实方面这个可能性很小了,但是他们也非常愤怒,就是提出了独立了、公决了,这样子的口号。”

不过,亲中人士、前反占中团体发起人周融表示,中国是美国之后的兰蔻的母公司、全球最大化妆产品集团欧莱雅(L’Oreal )的第2大销售地区,受到中国内地压力取消何韵诗的小型音乐会,是很自然的事情,他并不觉得奇怪。

他说:“大家都明白,何小姐最近跟达赖一起嘛。在中国来说,一定是不可接受的东西。香港的Lanc?me找了何小姐,明眼人来说都是很奇怪了,为什么他们不知道这个是中国最不能接受的东西。我们觉得一点也不出奇了。它(Lanc?me)一定要看中国的市场。”

有港媒报道,对于中国内地指责何韵诗支持“港独”和“藏独”,目前仅表态支持港人获得真正民主选举权利,并参与了占中的何韵诗,并没有在港独或藏独上表过态,而达赖喇嘛本人也多次明确表示走和平解决西藏问题的中间路线,不寻求独立。

此外,香港歌手王菀之、艺人杜汶泽、演员王宗尧、填词人周博贤等演艺界人士,星期一都对何韵诗表达同情和力挺。

在2014年的雨伞运动中,香港演艺界的黄秋生、何韵诗、黄耀明、林夕等艺人因多次公开发表言论,支持港人和平抗争而遭中国大陆封杀,内地的一些演艺活动被单方面取消。此外,香港歌手卢凯彤、谢安琪和张敬轩等也先后“被举报”支持“占中”,在中国大陆活动也受到限制。

据何韵诗去年向港媒透露,因失去中国大陆市场,她的收入大减80%,不过她继而宣布转型为独立歌手,并继续参与“占中”时创立的团体“文化监暴”工作,同时在亲民主网络媒体“立场新闻”担任董事。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6月7日报道:兰蔻取消演唱会环时再批何韵诗遭其反呛“做足功课再洗脑”

法新社香港电稿称,法国兰蔻原定香港歌手何韵诗演唱会,因何韵诗的政治立场,在中共压力下,无奈取消,此一事件持续发酵。今天,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再发评论批,香港歌手何韵诗“想参与中国内地的市场并从中获益”。何韵诗则在脸书反呛,没踏进大陆一步,如何“参与”?并请环时做足功课再“交卷洗脑”。

法新社报道指,法国美妆品品牌兰蔻(LANCOME)先前邀请何韵诗合办小型演唱会,但环球时报上周六发文指出,中国网民十分不满兰蔻此举,呼吁抵制兰蔻。

因此,兰蔻5日宣布取消演唱会,并发表声明强调:“中国香港地区艺人何韵诗不是兰蔻品牌代言人。由此对消费者造成的误解我们深表歉意。感谢您对兰蔻一直以来的支持。”

今天,环球时报再度就此发表评论,称“兰蔻显然更倾向于照顾内地公众的情绪,原因是再简单不过的:内地的市场不知是香港的多少倍。”

环时还说“想参与中国内地的市场并从中获益,就别做危害中国国家利益的事,在境内境外都如此”。并警告称,中国民众将对“吃中国饭砸中国锅”的境外艺人和各种力量“越来越不客气”。

何韵诗这边,随后于今天下午在脸书上表示,自己连“脚趾尾”都没踩进中国大陆,如何参与呢?并写道先前被取消的音乐会是香港活动,有关品牌为法国品牌,总部在法国,“好像”与大陆地区完全无关。

何韵诗也认为,该评论应该“零分重作”,同时请“环球时报同学请做足功课”再“交卷洗脑”。

法新社报道亦指出,何韵诗公开支持香港全民普选与西藏独立,惹恼北京,是兰蔻取消演唱会的主因,而非所称的安全因素。

▲德国之声(DW)6月7日报道:兰寇叫停何韵诗 《环时》评论称道

兰寇的一场规模不大的促销音乐会,又不在内地举行,却不得不取消,引来《环球时报》的评论。

(德国之声中文网)法国化妆品兰蔻(Lanc?me)未能顶住来自内地的压力,取消了一场原定在香港举行的促销音乐会,原因很简单,歌手中有占中时的“跳得很高”的艺人何韵诗。

两天后,《环球时报》以“兰寇以占中艺人受牵连,谁之过”为题发表评论,说何韵诗“在香港支持’占中’的人当中得了分,一些人捧她为’良心艺人’,也愿意支持她的事业发展。然而有得就有失,何韵诗原本在内地就算不上很旺的人气断崖式崩溃,她成了内地网民定义为’港独艺人’或’台独艺人’并加以打击的最突出靶子之一。”

而且“这种打击完全是内地民间的自发行为,它的性质一如兰蔻取消’何韵诗音乐会’后,一些香港人所呼吁的对兰蔻的抵制。”

兰蔻6月5日发声明,宣布取消计划有香港歌手何韵诗参加的为该品牌在香港分店举行的促销音乐会。“鉴于有可能出现之安全因素,我们决定取消演出。”

按计划,音乐会将在6月19日举行,门票已全部订出。

兰寇里外不是人

兰蔻发布声明仅半小时后,引发众多香港网民的愤怒。他们呼吁抵制兰蔻。有香港网民留言称,“不知所谓的品牌,无论你是否取消音乐会,已经得罪香港的消费者了,你不尊重歌手,同样也不会有人尊重你们的品牌。”

《环球日报》周日通过微博发文,称有网民爆料,在大陆热销的两个品牌兰蔻和李斯德林,均聘用“支持港毒、藏毒头目”的何韵诗作代言,并向网民提问“你怎么看?”由此揭开内地网民的骂战。

一些大陆网民在facebook页面上批评何韵诗和兰蔻集团,“既然兰蔻请港独何韵诗为其推广,那么对不起仅代表本消费者抵制兰蔻旗下所有产品。”

《环球时报》的评论认为一个何韵诗就把兰寇搞得“里外不是人”,但兰寇却只有一个选择:“兰蔻显然更倾向于照顾内地公众的情绪,原因是再简单不过的:内地的市场不知是香港的多少倍。”

与达赖喇嘛会面遭批

香港艺人何韵诗因支持2014年香港“占中”运动,被大陆主流媒体冠以“港独”头衔。今年5月19日在其39岁生日时,何韵诗到日本与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合影,也遭陆媒批评。

会面后,何韵诗在其facebook上写道:“这是一个难忘的生日,他是一个崇高的尊者。乐于分享智慧。我握着老者的手感受到祝福和能量。”

《环球时报》很在意这次会面:“就在上个月,何韵诗在脸谱上晒出她与达赖的合照,表示自己’瞬间被(达赖)驯服’.她与内地舆论的对立越来越深。”

何韵诗怒斥“助长集权蛮横”

6月6日当天,何韵诗在facebook发声明反击说,“兰蔻自我审查,助长集权蛮横。”

声明写道,“自由、公义、平等一直是香港人所追求的,而现在假如我们因为这些坚持而要受到莫名其妙的惩罚,那么这早已不是我个人层面上的事情,而是整个世界价值观的严重扭曲。”

因支持香港占中运动,何韵诗同歌手黄耀明、演员黄秋生等香港艺人被内地媒体列为封杀对象。

▲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7日报道:观察:何韵诗事件与“吃中国饭砸中国锅”

法国兰蔻取消何韵诗在香港的音乐会引起反弹成为“国际新闻”后,忙不迭发表声明,先是“澄清”何韵诗并非其品牌代言人,继而宣布取消音乐会的理由是“安全考虑”。

话里话外,兰蔻急于表明的是,何韵诗音乐会的取消,与政治无关。

与政治有关

何韵诗不这么看。6日,她在Facebook上发表声明说:“自由、公义、平等,一直是香港人所追求的,而假如现在我们因为这些坚持而要受到莫名其妙的惩罚,那么,这早已不是我个人层面上的事情,而是整个世界价值观的严重扭曲。”

“Lanc?me是国际品牌,当国际品牌也要屈膝于这种霸凌之下,我们不得不严肃正视问题。”

中国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今天(7日)发表的社评:《兰蔻因“占中艺人”受牵连,谁之过》中,对何韵诗追求“自由、公义、平等”的行动是这么看的:“何韵诗是2014年香港”占中“的积极分子,她当时的表现在香港艺人中是最突出的之一。”

显然,“支持港独”的标签已经贴到了何韵诗的脑门上。

这还不算,《环时》说,“就在上个月,何韵诗在脸谱上晒出她与达赖的合照,表示自己”瞬间被(达赖)驯服“。她与内地舆论的对立越来越深。”

“支持港独”的标签旁边,又贴上了一个“支持藏独”的标签。在中国政府眼里,可能没有比这更大的“政治”了。

与政治无关

兰蔻取消何韵诗的音乐会,《环时》社评说:“真正的原因公众当然心领神会。”

这个“真正的原因”,换一个角度看,也可以说与政治无关。取消音乐会,如果说是“安全考量”的话,不是何韵诗或音乐会本身,而是兰蔻在中国大陆的市场的“安全”。

何韵诗6月2日在Facebook宣布了兰蔻的这场演出安排后,《环球时报》迅即在4日早上在微博发帖,询问网民:“有网友爆料,在内地热销的漱口水品牌李施德林,以及兰蔻化妆品,近日在香港新推出的品牌推广活动中,皆请了支持港毒,并且上周又在日本力挺藏毒头目的何韵诗做代言活动……你们怎么看?”

怎么看?中国网上反映出的网民看法很一致:抵制兰蔻化妆品。

香港一些人士也表示要抵制兰蔻及其母公司欧莱雅的各款产品。但《环时》说,“兰蔻显然更倾向于照顾内地公众的情绪,原因是再简单不过的:内地的市场不知是香港的多少倍。兰蔻作为一家商业公司,在商言商既是它的本分,也是它在复杂环境下必须拥有的智慧。没有一家大公司愿意主动掺和政治,那样做的高风险已被以往的无数案例验证。”

事实上,“无数案例验证”的,是商业公司会极力避免与任何可能给它的品牌形象和市场带来损害和影响的因素,无论是相关名人的私生活丑闻还是政治态度。

“吃中国饭”

随着中国成为世界最主要经济和市场之一,中国政府对想“吃中国饭”的人也越来越有了“挑剔”的资本。《环时》社评最后撂下一句话:“今后会对”吃中国饭砸中国锅“的境外艺人和各种力量越来越不客气。”

中国市场分析公司,China Market Research Group 的创建人Shaun Rein在接受BBC采访时说,对外国公司来说,香港与大陆的市场现在是一个“雷区”。 港人与大陆内地人之间的对立情绪高涨,外国公司在选择名人代言时,必须小心翼翼的在二者之间走钢丝。

但Shaun Rein承认,中国大陆的市场最终是决定因素。他说,尽管中国经济放缓,但中国仍然是“黄金市场”:“对无论是兰蔻还是星巴克这样的西方公司,中国大陆市场在今后3-5年仍在是最大的。所以,他们说,香港就算了吧,我们来迎合中国大陆人的需要,这正是兰蔻在做的。”

面对中国市场,调整动作的何止是兰蔻。英国首相卡梅伦入住唐宁街10号之初,坚持与达赖喇嘛见面,结果中英关系冻结,卡梅伦坐了两年多的“冷板凳”。英国女王私下抱怨中国客人“粗鲁”,国宴上与习近平碰杯笑眯眯的,“国家利益”是大局。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6月8日报道:香港网络发起抵制兰蔻活动

香港各界对法国美容化妆品名家兰蔻畏惧中国官方压力免除歌唱家何韵诗代言人以及取消有何韵诗参加的产品推销音乐会越来越表示愤慨,一个抵制兰蔻甚至奥莱雅品牌的民间活动正在悄悄展开。香港人表示通过这一抗争活动来表达维护自由和尊严。

据法新社报导,法国品牌兰蔻因屈服中国官方压力,解除同何韵诗合作的做法在香港引发更多的抗议。除了网络舆论批评,事件进一步发酵,已经在香港社会引起反响,上千民众发起抵制兰蔻以及奥莱雅的活动。

数十名香港人在兰蔻以及奥莱雅专卖品牌店前举牌抗议示威,标语写有兰蔻屈服压力,忘记人权与自由价值和尊严可耻的字样。

兰蔻至此没有对事件发酵扩大做出回应。兰蔻品牌商家方面显示,该品牌在香港放假关门一天。

事件由中国官方的环球时报英文版发表谴责文章引起,环球时报威胁应当惩罚那些吃中国饭砸中国锅的艺术人,并威胁惩罚那些与香港毒药和西藏毒药合作的外国品牌。环球时报点名何韵诗和兰蔻。中国网上有众多舆论指控何韵诗参加2014年香港争取真普选的占中活动,支持西藏宗教精神领袖达赖喇嘛。

兰蔻回应作出解释,否认何韵诗是兰蔻品牌代言人,并决定取消定于6月19日举办的品牌推销音乐活动,理由却是安全忧虑。

香港舆论对何韵诗给予同情和支持,同时谴责法国品牌兰蔻甚至奥莱雅的屈服压力。兰蔻被指责为了市场利益而对自由与尊严背信弃义。

何韵诗面对中国官方的打压以及兰蔻的屈从显现强硬的态度,捍卫自由表达和追求民主普世价值的尊严,在香港获得普遍支持。

香港有民众在兰蔻商店前举牌示威抗议,网络也有人发起抵制兰蔻产品的活动,响应签名者多达4千。

香港政界也有官员参与批评行列,一名区议员将兰蔻扔进厕所,并拍摄抽水冲掉兰蔻的视频放到脸书上。这个署名视频被12万人点看,留言支持影响扩大。

何韵诗批评中国官方对香港艺术家的打压,指出她并没有吃中国饭,不存在砸中国锅。何韵诗还对兰蔻表示失望,她说兰蔻应捍卫自由价值而不该屈服。

另据香港明报报导,何韵诗直言对兰蔻事件感到不快,但不后悔为自己和为香港发声。何韵诗承认,她因政治立场而失去中国这个大市场,但同时得到很多港人支持和尊重。她表示,自己经常抚心自问,如果当初没有站出来支持2014年的占领运动,会否更快乐,但她的答案是不会,所以她没有后悔,认为自己是为港人发声。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6月8日报道:兰蔻周三被迫关闭在香港专卖营业

香港示威者在兰蔻专卖店前示威

图为香港示威者在兰蔻专卖店前示威,标语牌上写着兰蔻滚出香港(路透社照片)

法国著名化妆品品牌奥莱雅旗下的兰蔻,不敌香港抗议示威,星期三决定关闭在香港的专卖点营业。兰蔻没有具体表明是否全部关闭在香港的专卖,而且关闭是否暂时性规避之举。香港民众抗议兰蔻屈服中国大陆威胁,取消同香港歌手何韵诗品牌推销音乐会合作计划,并号召抵制奥莱雅与兰蔻。此前兰蔻被中国大陆环球时报以及网络舆论威胁抵制。

据路透社今天发自香港报导,香港铜锣湾区商业闹市发生民众抗议兰蔻拜倒在北京施压脚下,取与何韵诗合作的一个音乐演唱会。奥莱雅旗下的兰蔻不敌压力,在经历数天的沉默之后,星期三匆匆宣布关闭香港的专卖点。

但兰蔻没有发表声明或解释,报告决定关闭的理由和关闭的时间延续。

撑有黄色雨伞的数十名香港民众,在铜锣湾百货公司连卡佛兰蔻专卖店前示威,写有英文和法文的标语,抗议兰蔻屈服中国大陆的威力和施压而背弃维护自由尊严。示威者高呼“欧莱雅!请不要自我审查”。

示威者还要求香港人抵制欧莱雅产品。

中国大陆是法国化妆品集团奥莱雅的第二大销售市场,仅次于美国。兰蔻此前以安全原因为理由宣布取消有何韵诗合作参加的音乐会。

兰蔻的决定是在中国官方爆炸环球时报发表批评文章,指责法国著名化妆品公司与参加2014年香港占中,呼吁真普选运动以及支持达赖喇嘛的歌手何韵诗合作。中国网络呼吁大陆人抵制奥莱雅抵制兰蔻。

兰蔻稍后表明何韵诗不是其产品代言人,并取消稍后定于本月19日举行的音乐会。

香港民众批评兰蔻的决定是屈服中国的压力,是在自我审查。

至此奥莱雅在香港办事处没有对此发表评论。

兰蔻没有表明明天是否恢复正常营业。

欧莱雅股票,今天在巴黎交易所下跌0.7%。

▲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8日报道:兰蔻香港弃用何韵诗 网民争辩未息

MOOV是李嘉诚次子李泽楷经营的音乐串流网站。

MOOV是李嘉诚次子李泽楷经营的音乐串流网站。

法国化妆品牌兰蔻(Lanc?me)香港分公司取消邀请香港歌手何韵诗演唱后,富商李泽楷所持媒体业务宣称将“永久录用”何韵诗,中国大陆与香港网民继续争论不休。

何韵诗曾积极参与2014年“雨伞运动”堵路示威,包括中共《环球时报》在内的大陆媒体与网民指责兰蔻起用“支持‘港毒藏毒’的艺人”。

兰蔻继而宣布取消演唱活动,引起香港网民强烈反弹。李泽楷旗下音乐串流服务MOOV继而在社交媒体刊出“何韵诗永久录用”广告,消息传回大陆后引起上万条微博跟贴批评,甚至威胁抵制其父李嘉诚的业务。

运营MOOV的电讯盈科集团星期三(6月8日)回应说,李泽楷“坚决反对港独”,而MOOV网站则“无意涉及政治”。

这份于晚间在电讯盈科旗下电视台now新闻台上播发的声明说:“李泽楷先生及公司立场明确,坚决反对港独。港独是完全没有可能发生的事,相关讨论浪费社会资源。但公司及他本人尊重言论自由。”

“电讯盈科及李泽楷先生在过去、现在及将来也不会支持推动港独的任何人事。”

民主派抗议

一些香港民主派政团星期三到兰蔻其中一处专卖摊位抗议,并呼吁抵制其产品。消息传出后,兰蔻母公司欧莱雅(L’Oréal)的香港办事处并未开门办公。

据记者们目测,来到铜锣湾现场的示威者有数十人。兰蔻的摊位位于一家百货公司内,而正好位处该百货公司楼上的欧莱雅香港分公司可见乌灯黑火。

BBC驻香港记者刘林说,欧莱雅集团另一品牌契尔氏(Kiehl’s)有一家分店位处示威现场的正对面。可见店铺并未开门营业,并有警员在前驻足。

网上也传出消息称不少欧莱雅品牌在香港的店铺和专卖摊星期三纷纷关门,BBC中文网记者在上环一家百货店内看到兰蔻的摊位仍有亮灯和展示化妆品样本,但并无职员当值,反而有百货店保安人员在旁观察。

参与示威的工党主席胡穗珊说,他们认为不应在中共压力下妥协,因此表态支持何韵诗。何韵诗本人并未到场参与示威。

何韵诗在兰蔻宣布取消音乐会后表态要求法国总公司交代。她星期二(7日)晚对BBC中文网说,目前仍在等兰蔻方面答复,还没有想到进一步的行动。

她说,这次打压不光是自己的事,像是台湾的周子瑜事件就是一例,周子瑜因为有签约经纪公司所以“被迫道歉”,但她不会这么做。

何韵诗紧接在接受BBC电视世界新闻台连线访问时说,过去两年香港艺人都在面对着艰难的环境,不敢为自己发声,深知自我审查十分普遍。但她没有想过象欧莱雅和兰蔻这样的国际大品牌也会屈服于中国官方媒体的压力之下。

示威者不满西方品牌兰蔻向中国“叩头”

示威者不满西方品牌兰蔻向中国“叩头”。

香港兰蔻多个在百货店内的专卖摊星期三并未营业,店方并未解释原因

香港兰蔻多个在百货店内的专卖摊星期三并未营业,店方并未解释原因。

“有种艺人”

兰蔻宣布取消何韵诗演唱后,《环球时报》星期二发表社评〈兰蔻因“占中艺人”受牵连,谁之过〉说:“兰蔻显然更倾向于照顾内地公众的情绪,原因是再简单不过的:内地的市场不知是香港的多少倍。”

“兰蔻作为一家商业公司,在商言商既是它的本分,也是它在复杂环境下必须拥有的智慧。没有一家大公司愿意主动掺和政治,那样做的高风险已被以往的无数案例验证。”

而就在兰蔻宣布取消演唱会当天,MOOV网站在其Facebook上刊登广告称:“何韵诗,永久录用!”

这篇以粤语写成的广告说:“是有种人,纯粹热爱耕耘。撑坚持信念嘅每一位。(支持每一位坚持信念的人。)”

这篇广告经台湾媒体报道后被大陆观察者网转载,星期三再被新浪新闻转载,并发至微博平台上。

观察者网的文章说:“MOOV发出这样的声援贴后,似乎借助所谓‘道德责任’成功获取了‘营利追求’。”

文章还说:“据了解,MOOV为香港电讯盈科有限公司旗下首个收费数码音乐服务品牌……电讯盈科现任主席兼执行委员会主席为李嘉诚幼子李泽楷。”

电讯盈科星期三晚发表的声明称,网页负责人员“是在网上把港独政治言论扯上关系之前”刊出该则广告。然而《环球时报》早于6月4日已在微博上质疑兰蔻“请支持‘港毒藏毒’的艺人合作”。

《环球时报》网帖发表后,网民涌往兰蔻官方微博留言抗议

《环球时报》网帖发表后,网民涌往兰蔻官方微博留言抗议。

观察者网的文章在新浪微博“头条新闻”帐号上引来1.3万个跟帖。浙江网民“紫棠月白”留言说:“其实你发现,那些和何韵诗合作的企业或团体,并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对手,不再是中国政府,而是中国人民。”

江苏用户叶季四说:“不说李嘉诚,就李泽楷,来,有渠道的小主们查一查,李家在内地的企业,该抵制就抵制吧!也是永久的,我大中国十几亿中国人就真拿几个跳梁小丑没办法呀?”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博士生,前凤凰卫视记者兼主持人闾丘露薇针对此文发帖批评说:“支持占中不等于支持港独,见xx(达赖喇嘛)不等于支持藏独。看了看稿件来源,又是这家网站。总是断章取义,挑动仇恨,到底想要自己制造多少敌人?要把多少热爱国家的同胞列为敌人?这样做对国家有啥好处?”

闾丘露薇的评论引来2400余条跟帖,网民几乎一面倒驳斥其说法。

▲美国之音(VOA)6月8日报道:香港抗议兰蔻取消何韵诗演唱会

香港十六个政党和团体铜锣湾时代广场抗议Lancome

香港十六个政党和团体铜锣湾时代广场抗议Lancome(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香港民主派政治团体星期三上街游行,抗议法国化妆品公司兰蔻取消一名支持香港民主运动的演艺界人士的演唱会。

香港社会民主阵线等多个政党和团体星期三下午在港岛闹市铜锣湾时代广场游行示威,号召人们罢买兰蔻母公司欧莱雅产品。他们指责法国化妆品牌兰蔻近日在中国官媒压力下取消香港艺人何韵诗的一场小型音乐会。示威者到铜锣湾兰蔻门市,宣布抵制其母公司欧莱雅旗下所有品牌及产品。

何韵诗曾公开支持香港亲民主的占中运动,还将自己与达赖喇嘛的合影上传至脸书上。何韵诗星期三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说,这一事件是在散布一种恐怖。她说:“这不是仅仅关系到我和这个品牌,这关系到整个香港局势。现在人人自危,每个人都生活在似乎是白色恐怖之下,我们不能公开发表任何关于中国政府的言论。”

这次抗议活动的组织者之一,香港社会民主阵线主席吴文远说,兰蔻结束和何韵诗的合作关系,让他们愤怒和担忧。吴文远说:“因为中国政府施加的压力,兰蔻决定自我审查,结束和何韵诗的合作关系。我们对此感到愤怒和伤心,这不是仅仅关系到何韵诗一个人的个别事件,而是关系到人权和言论自由的更大的问题。”

欧莱雅2015年的财报显示,中国是其第二大销售市场,仅次于美国。中国官方报纸《环球时报》上星期六发帖称,兰蔻聘请“港毒藏毒”艺人参加宣传活动,并请网民发表评论,随后有人便威胁抵制兰蔻和何韵诗。兰蔻第二天在脸书上发表声明说,鉴于有可能出现的安全因素,决定取消原定活动。

▲美国之音(VOA)6月8日报道:香港团体政党铜锣湾时代广场抗议兰蔻

香港—法国化妆品牌兰蔻近日在中国官媒压力下,取消香港亲民主艺人何韵诗的一场小型音乐会的事件,星期三持续发酵。香港十多个政党和团体在港岛闹市铜锣湾时代广场发起“罢买全线欧莱雅产品,绝不向金权跪低”的示威活动,呼吁全球抵制兰蔻及母公司欧莱雅旗下所有品牌及产品,并要求兰蔻及欧莱雅在一周内道歉。

时代广场抗议

社民连、人力、工党、公民党、香港众志、民主党、文化监暴等十六个政党和团体的近百人,6月8日下午一点在铜锣湾时代广场外示威,抗议法国化妆品牌兰蔻,在环球时报指责参与争取真普选的雨伞运动的香港艺人何韵诗,支持“港独”和“藏独”后,6月5日取消与何韵诗合作的一场小型音乐会。

一些示威者手举象征雨伞运动的黄伞及标语,并高呼口号,抗议兰蔻向独裁政权卑躬屈膝,侮辱香港亲民主歌手。示威发起人之一的社民连主席吴文远宣读联署抗议声明,指责中国内地近年经常威胁香港演艺界人士对民主、自由噤声,否则全面封杀。声明强调,岂能容忍中国内地一次又一次践踏港人的民主和自由,怎能容忍国际企业为了人民币,一次又一次出卖香港敢于发声的艺人。

声明表示,最讽刺的是,法国是人类争取民主、自由,打倒极权的发源地,法国人不会向不公义妥协,但这次欧莱雅却选择自我审查,向金权跪低。吴文远呼吁,港人需要展示良心与腰骨,希望全球所有爱好民主和自由的人,罢买欧莱雅的全线产品。

参与示威的香港众志主席罗冠聪,也呼吁港人拒绝“无品”、商业行为没有底线、向强权屈服的牌子,不能助长国际品牌的自我审查风气。

一位在香港居住5年的法国男子在现场表示,如果法国品牌公司有政治取态,他希望是站在民主和自由一面。何韵诗事件不只是单一品牌的事,而是民众为自己所相信的自由和民主发声的事。

要求兰蔻道歉

社民连主席吴文远在抗议现场对美国之音表示,兰蔻及其母公司这次自我政治审查何韵诗的事件,令港人非常愤怒,让香港自由和民主的空间进一步受到打压。

他说:“要求L’OREAL(欧莱雅),它的总公司要道歉,然后作出解释,因为我们看到,环球时报只是说一说,就令一个国际大企业自我审查。如果这样子继续下去的话,其实中国可以用他们强大的经济实力,来影响国外的财团企业作出这些政治打压。不仅是在中国境内,中国境外也是。”

一直走在香港争取民主抗争最前线的吴文远表示,他们这个由十六个政党和团体为这次事件组成的联盟,如果得不到兰蔻及欧莱雅的道歉和解释,未来将采取进一步的抗议行动。

他说:“我们要求L’OREAL在一个礼拜内作出道歉和解释。如果我们达不到这个效果的话,我们可能会有下一步的行动。”

示威者随后到连卡佛商场内的兰蔻专柜抗议,要求兰蔻及其母公司道歉,并将各种抗议标语张贴在兰蔻专柜的标牌上。兰蔻专柜今天特别加设围栏,防止外人进入,也没有员工上班。

另据港媒报道,香港警方星期二向位于时代广场1期45楼的欧莱雅香港公司查询是否需要协助,该公司表示星期三休息,以避开抗议并不会接收抗议信。而欧莱雅旗下多个品牌的专柜及分店也暂停营业一天。

到目前为止,欧莱雅法国总公司及兰蔻香港分公司,都没有对港人抗议何韵诗事件或者有团体发起罢买呼吁做出任何回应。

全球公关灾难

兰蔻香港公司取消与何韵诗小型音乐会的事件,不仅触发港人轩然大波,也受到全球包括欧美、日本、新加坡等国主流媒体的关注和广泛报道,何韵诗星期二晚接受BBC国际新闻电视直播访问,讲述事件,让兰蔻和欧莱雅遭遇罕见的公关灾难。

据报道,被许多网友称为“环球屎报”的环球时报,6月7日发表《兰蔻因“占中艺人”受牵连,谁之过》社评,称虽然香港一些人抨击兰蔻向内地“卑躬屈膝”,但显然兰蔻更倾向照顾内地的情绪,因为内地市场不知是香港的多少倍,兰蔻在商言商是本分,也是在复杂环境下必须有的智慧。

环时评论还宣称,围绕何韵诗的事件表明,中国人意识到自己有广泛的市场力量,今后会对“吃中国饭砸中国锅”的境外艺人和各种力量愈来愈不客气,想参与中国市场并从中获益,就别做危害中国国家利益的事,这道理堪称“普世”。

而何韵诗则立即在脸书撰文反击,指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参与中国市场,此次被针对的是在香港的活动,涉及的是总部在法国的法国品牌,与大陆完全无关,讽刺环时要“做足功课再交卷洗脑”。

据苹果日报报道,继香港多位艺人公开声援何韵诗之后,香港富豪李嘉诚儿子李泽楷旗下的线上音乐串流供应商MOOV在其脸书上公开表示“何韵诗,永久录用”!MOOV力挺何韵诗在短短时间内获得超过8.4万个点赞,许多人称会永久使用MOOV.

国际联署网站Change.org署名BatriceDesgranges的人发起一份法文联署,去信L’Oreal集团香港区主席麦诗礼(StephenMosely),表明不能接受有法国公司屈服中共支配,并要求撤回取消音乐会决定,否则杯葛产品。联署截至星期三上午11点,已有超过4000人参与。

▲德国之声(DW)6月8日报道:音乐会取消引抗议兰蔻香港关门一天

法国化妆品巨头兰蔻(Lancome)周三暂时停止了在香港的营业。在该公司宣布取消一个有占中积极分子何韵诗参加的促销音乐会之后,反对人士举行了抗议活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因抗议兰蔻没有顶住来自大陆的压力而取消了一个促销音乐会,香港的活动人士周三举行了抗议活动。虽然兰蔻自称取消音乐会的决定出于“安全因素”,但香港当地居民一般都认为,此次风波都是何韵诗惹的祸。

周三(2016.6.8),兰蔻决定暂时停止在香港的营业,因为反对方计划当日下午在兰寇分店附近举行示威。位于铜锣湾时代广场的兰蔻专卖店以及母公司欧莱雅专卖店都已停业。当地媒体报道,周二兰蔻内部曾下达了关店一天的指示。

何韵诗积极参与了2014年的占中运动,曾被看作“良心艺人”,在大陆她则被视为“支持港独”人士。今年4月她在脸书上公开同达赖喇嘛的合影,被大陆媒体解读为支持藏独。当何韵诗数天前在其脸书上晒与兰蔻的演唱音乐会后,《环球时报》周日通过微博向网民提问“你怎么看”从而为双方叫骂拉开了帷幕。周二,《环球时报》再发评论,指何韵诗在占中当中得了分,但有得就有失,她“原本在内地就算不上很旺的人气断崖式崩溃,她成了内地网民定义为’港独艺人’或’台独艺人’并加以打击的最突出靶子之一。”

在香港当地,一封要求民众抵制兰蔻的公开信在change.org网站发表,截至目前,已有4000多人签名。

政界也参与进来。香港社会民主连线主席吴文远是本次抗议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他说,抗议活动是要向世界显示“我们应该团结起来,抵制他们的产品。告诉兰蔻和欧莱雅,你们不能只顾大陆市场”。

香港西贡区议会环保北选区民选区议员方国珊则在脸书上发了一个视频,显示她将自己的兰蔻化妆品倒进垃圾,并表示“再也不用它们”,“让兰蔻见鬼去吧”。截至到周三早晨,该视频被观看了12万8千次。

何韵诗本人没有参加示威活动,但她向媒体表示,“这已不仅事关我以及兰寇,现在已是白色恐怖。”除兰蔻和欧莱雅外,位于时代广场的其它名牌专卖店如圣罗兰、赫莲娜以及植村秀等奢侈品牌店都在周三暂时关门。

在大陆的社交网站上,支持封杀何韵诗的大有人在。

新浪微博注册的“声誉视角”:通过与何韵诗解除合作,兰蔻与政治脱敏的作法是明智的。

但“胡一钗”则提问:欣赏何韵诗的音乐剧是否可以直接等同于支持兰蔻?

《环球时报》评论后有113条跟贴,江苏省泰州市网友写道:何韵诗想借港独冲人气,与十四亿国人为敌,确实名气飚升,否则兰蔻也瞧不上他,至于内地人民自发抵制,是民心所向!何女种瓜得瓜,自己走错了路当然要承担代价,怨也只能怨自己,跳不跳太平洋,自己选择去!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6月9日报道:法国解放报采访香港歌手何韵诗

今天的法国报刊主题不一包罗万象,有关中国的文章是法国解放报采访香港歌手何韵诗(Denise Ho),另外还有法国费加罗报有关中国钢铁产量过剩令世界担忧的文章。

法国解放报在第7版刊登了该报驻香港记者采访香港歌手何韵诗,讲述她与法国著名化妆品品牌兰蔻间最近发生的事端。该报刊登一张2014年12月,何韵诗参加香港“占领中环”民主运动时被两位女警察带走的照片。

39岁的何韵诗在1997年香港“回归”时刚好20岁,她向法国解放报记者讲述说:19年来,香港所享受的自由空间越来越小,“一国两制”的承诺不再,而她与兰蔻间的问题,就明显带有大陆打压香港自由发表空间的印记。

由于何韵诗曾经参加了香港“占领中环”,她表达过对香港民主运动和西藏独立运动的支持,因此最近成为了中国某些社交网站和官方喉舌“环球时报”的攻击对象。包括何韵诗在内的支持“香港独立”和“西藏独立”的香港艺人被他们比喻为“香港毒药”。

在这种政治打压的氛围中,兰蔻化妆品品牌在香港的公司做出的选择是:以安全原因为理由,取消了原定6月19日举行的有何韵诗参加的推销音乐会合作计划。对此,何韵诗向法国解放报记者表示强烈不满,认为兰蔻和欧莱雅这些国际大公司不顾商业合同的信誉,向来自北京的政治压力下跪。

法国解放报还报道:在兰蔻和欧莱雅抛弃了香港歌手何韵诗以后,“环球时报”周二文章毫不掩饰地说:看来,兰蔻更加关注大陆消费者的感受,因为大陆市场比香港市场大的多。法国解放报文章说:的确,中国大陆是法国化妆品集团欧莱雅的第二大销售市场,仅次于美国。

不过,兰蔻和欧莱雅抛弃香港歌手何韵诗的决定也引发网络反弹和香港人的抗议,法国解放报文章介绍说:有香港人将兰蔻化妆品扔进卫生间马桶,有关视频在网上流传,呼吁抵制兰蔻品牌甚至欧莱雅产品。撑着黄色雨伞的数十名香港民众,在铜锣湾百货公司连卡佛兰蔻专卖店前示威,用写有英文和法文的标语,抗议兰蔻屈服中国大陆的威力和施压,而背弃维护自由尊严。示威者高呼“欧莱雅!请不要自我审查”。示威者还要求香港人抵制欧莱雅产品。这一示威造成的结果是兰蔻在香港的专卖店星期三决定关闭营业。

法国解放报文章的结尾部分介绍:由于中国大陆的政治压力日益严重,严重挤压了作家记者艺人和出版社的表达空间,香港各界忧虑重重,有一个香港年轻人策划向香港最高大厦投射影像,体现从现在到2047年7月1日的倒计时,因为香港“一国两制”的特殊地位共有50年的期限,到期作废。这一创意是在5月初提出,但被官方否定,当时正是中国第三号领导人张德江到香港访问期间。

法国费加罗报今天以超过一整版篇幅介绍分析中国钢铁产量过剩,既让北京政府头痛,也成为美国和欧洲的忧虑。

▲德国之声(DW)6月9日报道:香港首富李嘉诚家族卷入何韵诗“口水战”

兰蔻取消香港艺人何韵诗商演事件继续发酵。这家法国化妆巨头旗下多家品牌遭抵制后,香港一家音乐供应商却表示,永久支持何韵诗。

(德国之声中文网)围绕化妆品牌兰蔻以“安全为由”取消何韵诗演唱会的争论进一步升级。周三(6月8日)内地互联网用户威胁,抵制兰蔻、李施德林、屈臣氏、欧莱雅以及MOOV等香港首富李嘉诚控股的所有相关品牌。

周一(6月6日)香港首富李嘉诚儿子李泽楷旗下的在线音乐串流供应商MOOV,在其脸书官方页面力挺何韵诗,声称“何韵诗,永久录用!是有种人,纯粹热爱耕耘,撑坚持信念每一位,MOOV爱音乐勇。”

声音一出,再次引发内地网民炮轰。两天后,MOOV所属的电讯盈科发声明,强调主席李泽楷及公司立场。多家港媒引述该声明称,“早前在脸书上出现支持何韵诗”永久录用“的留言,坚决反对”港独“;又表示过去、现在及将来,都不会支持推动”港独“的任何人和事。”

“自我审查可耻,杯葛兰蔻”

尽管铜锣湾时代广场的兰蔻专卖店以及母公司欧莱雅专卖店都暂时停业,但周三下午数十名示威者仍聚集时代广场外,抗议化妆品巨头取消何韵诗演唱会的决定。

联合早报消息称,当天超过16个香港政党及团体到时代广场欧莱雅办公地外抗议。包括香港社民连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民主党黄碧云和公民党毛孟静等50多名代表在时代广场外高喊“自我审查可耻,杯葛兰蔻”的口号,并举起“我们都是何韵诗”的标语。

前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也参加了抗议活动。一些抗议者还打开象征“占中”运动的黄色雨伞,当时何韵诗也是运动的参与者。

被推到舆论风口浪尖上的何韵诗曾多次透过facebook发声明,周初她再度发声明称,“企业除了有营利追求,也有道德责任。”

因支持香港“占中”运动,何韵诗同歌手黄耀明、演员黄秋生等香港艺人被内地媒体列为“封杀”对象。此外,何韵诗曾与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会面。

▲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10日报道:何韵诗促兰蔻香港拿出诚意勿“不了了之”

有关法国化妆品牌兰蔻香港分公司取消香港歌手何韵诗演唱事件继续发酵。何韵诗本人敦促兰蔻香港分公司就取消她演唱会作出解释。

何韵诗已经联络兰蔻香港分公司的负责人,要求他“有诚意”地解释取消自己迷你演唱会的原因。

何韵诗表示,如果香港分公司负责人史蒂芬·莫斯利(Stephen Mosley)“不能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对香港人的“极大不尊重。”

“不了了之”

何韵诗周五在脸书上写道:“香港人已经太厌倦一切的不了了之。特首不了了之、政府不了了之、高官不了了之、警方不了了之、难道现在沦落到连商人都可以不了了之?”

何韵诗指出,其实私底下已经多次和兰蔻及其母公司欧莱雅的负责人联络,尝试找出一个解决方法,但是迄今已经五天,自己从欧莱雅负责人得到的唯一恢复旧是他们会补偿此次合作的酬劳。对于其它例如打算如何向自己或向公众交代的事宜,却一概不予回答。

何韵诗的声明中还表示,“我希望L‘Oréal香港区的负责人Mr. Stephen Mosely,能拿出诚意来向大众交代事件,而不是以不了了之的态度,用”拖字诀“希望事情慢慢淡过去。

她说,“香港人在这两年已经受够了所有的”不了了之“,而”不了了之“其实不是一个选择。就是这种”不了了之“,在这两年间让香港社会的恐惧与愤怒日渐加深。这已经不只是单单向我的一个责任,而是对整个社会的一个责任。”

事件始末

何韵诗曾积极参与2014年“雨伞运动”堵路示威,包括中共《环球时报》在内的大陆媒体与网民指责兰蔻起用“支持‘港毒藏毒’的艺人”。

兰蔻取消何韵诗演唱会,引起香港网民强烈反弹。接着《环球时报》发表社评称兰蔻显然倾向于照顾内地公众的情绪。

就在兰蔻宣布取消延长会当天,Moov网站在其Facebook上刊登广告称:“何韵诗,永久录用!”后有文章称Moov为香港香港电讯盈科有限公司旗下首个收费数码音乐服务品牌……电讯盈科现任主席兼执行委员会主席为李嘉诚幼子李泽楷。

运营MOOV的电讯盈科集团星期三(6月8日)回应说,李泽楷“坚决反对港独”,而MOOV网站则“无意涉及政治”。

网上也传出消息称不少欧莱雅品牌在香港的店铺和专卖摊星期三纷纷关门,BBC中文网记者此前在上环一家百货店内看到兰蔻的摊位仍有亮灯和展示化妆品样本,但并无职员当值,反而有百货店保安人员在旁观察。

一些香港民主派政团星期三到兰蔻其中一处专卖摊位抗议,并呼吁抵制其产品。消息传出后,兰蔻母公司欧莱雅(L’Oréal)的香港办事处并未开门办公。

如今何韵诗再次在脸书上出声,这场风波似乎没有要停止之意。

▲美国之音(VOA)6月10日报道:时事大家谈:何韵诗遭封杀,兰蔻被集权“压弯”?

华盛顿—法国化妆品公司兰蔻的香港分公司最近宣布,取消知名艺人何韵诗的一场小型音乐会,结果引发了香港民众的强烈反弹和国际的关注。有分析表示,兰蔻在公布了这场演出之后,包括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在内的中国媒体,指责兰蔻启用了支持港独、藏独的艺人。导致不少中国网民到兰蔻的微博指责该公司邀请分裂中国的艺人来代言。何韵诗曾经积极地参与香港要求普选的运动雨伞运动,并且在不久前与达赖喇嘛进行了会面。中共的红色政治是否正在攻陷商业的自由城池?面对金钱的沉重,自由的理想是否正在弯下尊贵的双膝?参与这个话题讨论的两位嘉宾分别是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先生和美国时事评论员温云超先生。

兰蔻时间的当事人、香港歌手何韵诗在电话连线中说,现在有很多人在并不了解事件情况下作出盲目的评论,所以有必要澄清事情发生的经过。实际上何韵诗是和香港的兰蔻进行合作,而不是大陆的兰蔻。《环球时报》在知道了这个合作之后,便在微博上发声,煽动了一些网民的情绪。而事件发生之后,首先发出声明的是兰蔻大陆的部门,香港的部门受到了一些压力,在Facebook上也发出了声明,表示何韵诗不是兰蔻的代言人,对于造成的误会深感抱歉。对于香港人来说,这是极为不尊重的行为,在何韵诗本人发出声明前,已经在网民中引起了强烈的回响。后来兰蔻以“安全原因”为由取消何韵诗的演出,推波助澜,才使整个事件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就何韵诗本人来说,香港人对于自我审查已经不陌生,但是这种政治上的打压关乎到国际品牌,上升到了让人屈服和惊讶的地步,已经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了。

何韵诗表示,香港多年来一直受到这种自我审查和白色恐怖的打压,从雨伞运动到近期的铜锣湾事件,此类事件越来越多,政府的态度也让香港人感到愤怒。不仅仅是娱乐圈,整个香港社会都受到了影响,人人自危,都不敢乱讲话。以前的香港并不是这样,近年变得越来越严重。

香港针对兰蔻的抵制和示威能否改变外国公司在应对中国政府时的作为和立场?何韵诗认为,抵制行动是先从大陆发起的,香港自发的回应是对于品牌态度的回应。而品牌也需要一定的社会责任感,不能只去顾及市场,用一些不尊重人的方法就不了了之。品牌需要考量究竟要市场,还是品牌多年的口碑和形象。示威是香港人唯一表达不满的方式,希望可以给品牌造成一定压力,让品牌重视他们的行为和商业决定。

不仅仅是中国大陆和香港,法国也有网民发起抵制运动、进行联署签名。如何评价兰蔻的做法?对此,美国时事评论员温云超认为,兰蔻一开始就判断错误了整个事件的走向,《环球时报》在6月4日当天把事件挑明,不过是想回避六四这个敏感的日子,希望有这种民族主义的话题来引导网民的舆论。如果兰蔻选择沉默不语,可能关注度降低,事情就过去了。然而兰蔻选择用不尊重基本价值的方式作出回应,引出了各种兰蔻本不想看到的结果,演变成为了公关的灾难。两方对立的情绪不断升温,兰蔻无论偏向哪一方,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香港时事评论员何亮亮表示,这个反映了两个层面的问题。一方面,香港青年的去中国化,各类占领运动反映了香港青年人厌恶中国的情绪,在这个事件上不是针对兰蔻本身的愤怒,而是对中国的厌恶和港独的思潮。第二个方面,是西方公司和中国的关系,如何看待中国的市场。比如今年年初的周子瑜事件,现在的何韵诗事件,未来也一定会再次发生,因此被批评的西方公司还有很多。例如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曾多次访问中国,很多人批评他为了进入中国市场,不惜向北京当局低头示好。中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市场,这在某些人眼中也是一种筹码。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6月11日报道:何韵诗不接受赔偿了事促兰蔻公开解释

兰蔻事件最新进展

兰蔻事件最新进展

疑因受到中共党媒施压而取消举办何韵诗演唱会的兰蔻化妆品公司,一直都试图以合约赔偿化解事件,但遭到何韵诗拒绝。何韵诗在脸书网页上强调不是金钱问题,批评兰蔻和母公司莱雅做法极不尊重港人,也助长商业上的政治打压,促莱雅勿继续以“不了了之”的态度对待,图淡化事件,因为“香港人在这两年已经受够了所有的不了了之”。

扰攘多日的Lanc?me事件发生至今第7天,已由公关灾难升温至国际焦点及中港矛盾。何韵诗10日在脸书上再发表声明,指近日多次与兰蔻和莱雅负责人联络,尝试找出一个解决方法;又表明理解他们受压,同属受害者,望能一起处理问题。可惜对方未有理会,仅回覆会补偿此次合作的酬劳,也未回应向公众交代的事宜,“这从来不是关乎金钱的问题……而是这间公司去处理整个事情的方法……不只是不尊重我,而是不尊重香港人”。

莱雅早前曾发表声明,指鉴于安全理由才取消音乐会,何在声明中就质疑,“什么是‘安全因素’?到底是我这个人不安全,还是香港人不安全,还是在香港唱歌很不安全?”

她又指,兰蔻在邀请她合作前已知悉其背景及立场,今次事件看似只因为大陆官媒传来压力,品牌便单方面无礼地终止合作,“某程度上是在向香港社会散播一种恐慌,亦是在助长这种商业上的政治打压”。她呼吁各界人士参与全球网上联署,以群众压力让兰蔻了解事情的严重性,希望品牌负责人向公众交代,而非再以“不了了之”的态度,用“拖字诀”方法以期事件最终能慢慢淡去,“就是这种‘不了了之’,在这两年间让香港社会的恐惧与愤怒越见加深”。

何的声明获网民力撑,短短数小时已获2万个“点赞”,其后她在脸书又补充,“香港人已经太厌倦一切的不了了之,特首不了了之、政府不了了之、高官不了了之、警方不了了之、难道现在沦落到连商人都可以不了了之?”

日前参与围堵兰蔻专柜行动之一的社民连主席吴文远指,若兰蔻12日仍未回应及道歉,或会进一步行动。他指品牌就算补偿了酬劳,然而“言论自由是无价”,批评品牌管理层只顾拥抱中国市场,不但激怒港人,更得失全世界;若事件最终不了了知,日后只会有更多同类事件发生,共产党将更肆无忌惮操控市场。

新民主同盟范国威则指,兰蔻仍未承担责任,不排除会发起突发性的抗议行动,再到品牌门市及总部表达不满,并指事件已再非单纯是港人问题,法国人也站出来抗议,品牌应有更好的交代。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6/12/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