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医院的李清江院长大有来头,其背景深不可测。这一点一开始只有市领导知道,后来卫生局和人民医院的人全都知道了。

据说,李院长是留学博士,京城名医,曾担任某位赫赫有名的大领导专职医生。他在功成名就之后,毅然放弃唾手可得的高官厚禄,主动要求来到这个海滨的中等城市,主要是向往这里山青水秀,远离政治漩涡。组织上当然不会亏待他。对于他在人民医院的任职,省领导有详尽的指示,市领导作为关荣的任务来领受。一句话,这么个大人物来到这样一个小地方,可谓屈尊。

李院长不仅背景深,而且学问好,水平高,气质儒雅,作风稳健,不愧是在大地方呆过伺候过大领导的人。尽管接触时间不长,医院的中层对他的印象已经全都是好的不得了。对于这位天上掉下的李院长,大家都是仰视、仰慕,认为是人民医院的福星。

李院长的前任遗留了几个问题,都是老大难。但在李院长接手后,举重若轻,全都圆满解决。这既要归功于他无可怀疑的个人能力,也要看到他不同一般的上层人脉。无论是卫生局,还是市委,对李院长的要求,总是尽量满足。市委书记本人,对李院长也是非常尊重的。李院长是人民医院历史上威信最高的一任院长。

李院长为医院解决了很多大问题,可是他并未因此给市里的领导出什么难题。这才是他高人一等、懂政治的表现。

只有一次,市领导稍稍有点为难。当然,问题也不是很大,只是有点意外。

这次,李院长直接找到分管的市领导,很谨慎地反映一个问题:据他观察,当然是凭着几十年从医的经验,他认为人民医院的内科、外科和产科三位主任,都患有精神疾病。这三位医生的业务能力没有问题,可是毕竟自身也是病人。作为他们的领导,对此十分揪心。

市领导对此有些意外,也有些感动。李院长如此低调、隐秘地直接来向他反映这个问题,当然是对自己下属的一种刻意保护。毕竟,医生一旦被社会上知道了患精神病,那可能就要断送自己的事业。需要找到一种既能治病救人又能发挥这些业务骨干作用的办法。

这位市领导也是位心地极好的人。他和李院长最终商定了一个稳妥的办法。那就是在人民医院新设心理健康科,由资深精神病专家李院长直接领导。三位科主任的精神病,就在本院,由李院长亲自治疗,对外保密。为开展工作必要,可由卫生局领导向几位当事人事先吹吹风。这也是组织的一种特殊关怀。

所以,尽管李院长和他的这三位下属又多了一层关系,但表面上一切如故,波澜不惊。

半年后,李院长的病人又增加了两位:妇科主任和放射科主任。当然,外界对此是不知情的。除了当事人,他们的同事看来对此也不甚了了。李院长非常注意保护患者的隐私。院里的各项工作也没有受到影响。

当卫生局局长了解到人民医院的大部分中层以及几位副院长也成了李院长的患者后大为吃惊。可是他刚刚向来汇报的李院长略微表示了一点这种心情,就警觉地发现李院长看他的眼神也发生了变化。那是一种看待患者的眼神。局长立刻表示完全同意院长的全部意见,心理健康科的工作要加强,大力加强。局长事后想到,自己差一点就可能被这位资深的精神病专家观察出患有精神病。虽然自己确实备受一些心理问题困扰,常常夜不能眠,可是毕竟政治生命为重。一旦组织上知道自己患精神病,那就很难再进步了,甚至眼下的职位也会不保。想到这里,后背一阵发凉。

市领导偶尔也到院里来就诊,当然都是科里的主任亲自接诊。领导细心观察,也看出一点端倪。李院长的患者确实是有那么一点不太正常,都心事重重的。后来又见到李院长时,领导用只有他们俩能明白的那种话询问患者治疗的进展。李院长深深地叹了口气。领导也叹了口气,说了句没想到大家都这么不容易。说完这话,领导又觉得不妥当,有些后悔。

人民医院的心理健康科在各级领导的重视下发展很快,不久就成为第一大科,实力在全省排第二。可是就算是本院的这些患者(员工),疗效也不能算是理想。有些人还发展出较严重的药物依赖。当然,大家都知道,精神病这种病不好治。

到人民医院来治精神病的患者越来越多,来治其他病的不增反减。就是到外科、内科去看病的患者,也往往被查出还患有精神病。

这无疑大大增加了李院长的工作压力。

悲剧发生了。

突然有一天,李院长从医院住院楼的楼顶一跃而下,当场殒命。

不用说,这事儿也惊动了京城的领导。

当省领导、市领导去京城谢罪的时候,终于万分震惊地发现真的是他们的一个疏忽害死了这位来自京城的名医、大家眼里的好院长。

李清江李博士并不是精神病专业的医生。恰恰相反,他在担任多年的专职的保健医生后,患上了严重的精神病,有妄想症。大领导感念体谅他多年的辛劳付出,安排他来到这个安静的海滨城市定居工作,以利疗养。省领导一时疏忽,把指示中的“(患有)精神病”看成了精神病“专家”。虽然有点奇怪,但大家都懂规矩,不会去向首长身边的人多打听事儿,于是一错再错,酿成悲剧。大领导为之愕然,为之扼腕叹息。市领导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则疑惑尽解。

至于市人民医院,在李院长去世一年后易地新建,原址成立市精神病院,正式的名称是市精神卫生中心。原人民医院的心理健康科人马都在,原人民医院的外科和产科主任都在那里常年住院。

来源:共识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