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精子库库存告急。今天早晨,请求中央支援的报告送到我办公桌上。

我一边看报告一边问:谁送来的?

丽媛回答:没注意。刚才不是王沪宁来汇报习近平思想的构思设计进度?

我忽然灵感闪现:丽媛,我问妳,如果竞价出售王沪宁的精子,妳看会不会有人买?

丽媛说:不行吧。他已经61岁,超过捐精年龄45周岁上限。

我不以为然:王沪宁三代国师,精子的价值非一般人可比。

丽媛默然。

不一会王沪宁来到问:报告习总沪宁奉命前来,请指示。

我指了指桌上那份报告:你拿来的吧。

王沪宁点头解释道:精子短缺,关系到中华民族复兴大业。恳请习总支持。

我怎么听着不是滋味:难道要我带头捐精?

丽媛听了吓一跳:习大大您可要注意身体啊,纵欲过度伤身折寿。

我随意道:不就是小蝌蚪嘛,伤不了身。何况古人有言,满则溢。扫帚不到,精子也会自己跑掉。

王沪宁在一旁听得浑身不自在,说:习总没事的话我走啦。

我赶紧留住他:哎,你不能走。你才是主角。

王沪宁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什么,习总您说我才是主角?

我说:对。以我的名义捐你的精。

王沪宁有点急,说了胡话:那生下来的孩子姓习还是姓王?

我哑然失笑:当然姓习。

王沪宁第二句更棒:但长大后像隔壁老王怎么办?

我苦笑道:这种事情经常发生,也就见怪不怪了。

丽媛插嘴:请注意我的感受好吗?

我怪罪她想多了:这小孩的母亲又不是妳。妳感受什么?

是王沪宁想多了。他问我:那小孩是我孩子。长大后来找您怎么办?

我不以为然轻描淡写:长大后干嘛找你?现在小孩精明得很。他会才不会来找你。不是有首马屁歌叫做《要找就找习大大》吗?

我想生意一定非常好。于是决定让王沪宁休息几天调养身体专门从事打飞机捐精的政治任务。

我想几个月后,喜讯不断传来之时,习家有后啦!

想到笑。于是提笔写了份号召全国男儿踊跃捐精的宣传稿:

全党全军全国的男儿,

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刻,不是毛主席口中的资产阶级复辟,也不是邓小平总设计的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大部分人永远富不起来,更不是领导干部贪污腐败导致亡党亡国。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刻,是各地精子库无精,是男人无精可采。

据报, 各地精子库少精现象越来越严重,直接危及到中华民族后继有没有人的问题。所以我以精做则,带头捐精。别以为我年龄偏大,精子少活力差而无视我的捐精热情。俗话说得好,习大大的精子,可遇不可求。

希望全国比我年轻的健康男向我学习向我看齐,为祖国的人工授精事业贡献自己的精子。最后让我们一起来朗诵一首捐精诗:

蚕儿吐丝鸟儿吐精,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精子告急卵子着急,

习的精子王来捐。

民族复兴中国春梦,

没有精子怎么行?

撸啊撸,捐啊捐,

苍老师,笑开颜。

习总关于号召全国男儿捐精的指示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