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岸可怜的鸡肠狗肚!

任何地方出现女主都值得庆贺。妇女任职总统,与黑人当选一样,都属于社会的进步。台湾最近履新的那位女总统,恰好碰上了发挥舒展的大好时机,端视女总统能否把握这稍纵即逝的良机。她若把握住了,那不仅是台湾之幸,中国之幸,也是整个世界之幸,因为台海之难题实际上更可说是国际之难题。

领土归属问题,可以非常简单,不难在杯俎折冲谈笑之间快刀斩乱麻。一旦触及历史渊源、主权、主义、体制、阵营之类的争议,那就横向牵涉各种势力范围,纵向涉及各种虚无缥缈的思想意识,杯俎无所用其力,甚至刀兵亦难奏其功,必然旷日持久,而且愈久牛角尖愈深,一般政治家束手无策。这位女总统非同小可,她是中华几千年来第一人,中国有过不计其数的帝王将相,而女皇帝却只有一个,现在出了女总统,虽然不是全国民众推选的,至少是局部地区选举的,那么,放开心胸来看,这局部地区和女总统应该被视为中华的光荣和瑰宝,可惜对岸的媒体既无法回避又不甘完全如实报道,讳言“总统”两字,一口一声“地区领导人”如何如何,慎防读者由总统而想到普选,真是可怜的鸡肠狗肚!

“中国在哪里?在我台湾!”

历史上在难解难分之际,往往会冒出女主,例如女皇帝武则天以及执掌实权几达半个世纪的慈禧太后,她们或则开创新天,或则送终旧制,总之是送往迎来的关键人物。如今中华碰上了棘手难办、世界群雄皆侧目扼腕的台海僵局,是否能由女总统的巧手而获妙解,吾人有殷望焉。管见所及,女总统若能立足本岛而放眼大中华,透悉古今而环顾全世界,则至少有下列措施可以开闢新猷。

第一个亮点就是:不仅放弃而且猛批“去中国化”。这个口号,完全脱离实际,根本行不通,也无法实行。譬如一个人,活得不耐烦感到没趣要告别人世,当然可以悉听尊便,自杀属于他自身之权,但绝对无法“去人化”。中国作为一个具体事物,并非永恆存在,有很多、很长的时期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中国。即使实际存在的中国,也并不总是十分美妙的,颇不乏民不聊生的年代,那就人心思变,人心想离,去国离乡固然可悲,出于无奈,也属于人权。乾脆“去”之可也,“化”又何解?不合逻辑的口号喊亿万遍,亦不会成为现实。

若把似通非通的口号换为“还我中华”,或者“把中国找回来”,那倒是气壮山河很动听。如果胆子更大些,口号不妨长些“中国在哪里?在我台湾!”这并非挑衅吹牛,可以举出大量事实:仅以文字而言,让这里保持原汁原味的中华文字,不像你硬使胡适与南宫适同名、理发与发展难分;再以名胜古迹而言,让这里保留了原样的文庙等庵观寺院,你那里件件都是改造翻新的假古董,坟墓无屍、像皆新塑。你那里,教育中断多少年,交相斗、交相欺,各在诈骗上出奇制胜,贪污腐败一代更比一代强,普遍不知羞耻为何物;让这里,礼义廉耻孝弟忠信之教从未中断,贪腐虽然也有而始终为社会共耻。何处的人更像炎黄子孙?人的整体素质来对比,谁更有中国味?

一个中国改称“中华联邦”

这样的比较,当然颇费唇舌,但争议多少总有些益处,藉此大扬了自己的底气。通过反复争辩,必可得出合理的结论:中国确实只是一个专称,没有第二个,然而任何人皆不能以一己暂用之名冒充正式国名。提议一个中国改称“中华联邦”,下属各邦暂且保留本名,一律平等相处。这样一个免动干戈的局面,应是理直气壮可以争取到的。中华前一整个世纪的离乱,是若干(绝非一个两个)包藏祸心的贼徒(吾不欲美称其为野心家)拉党结派所造成。遗祸百年,又不敢老实面对,竟推诿“浩劫”,花言巧语“向前看”,巧言佞色实在可恶,盖皆由于贼徒们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故也。女总统无此包袱,宜善用其年龄优势,放开手脚,清理前代的污泥浊水。

首先,迳自在现有的地盘内,展开一项醒人耳目的壮举:鉴于中华国乱百年不止及民心望治的现实,秉承“君子不党”的古训,所以甘愿归政全民,不再独尊一党,率先废弃党名,易以“竞选委员会”、“政策研究会”之类。这是向世界先进看齐,所有民主国家的政党或执政党都是华文的误译误解。党只起竞选辅导的作用,绝非掌权施政的工具。选民只是看人投票,政权只应归于当选者。党若越俎代庖,藉竞选助选而径直插手执掌政柄,必然导致腐败和专暴。如果女总统带头在整个中华起良好作用,那真是功在千秋啊!

另一杀手锏:减裁军备。不要迷信“血肉长城”,也不要“高精尖”,更不要依赖别国的什么关系法案和安全保证。一切必须“尽其在我”,最靠得住的靠山和保障,不是刀枪剑戟揽月捉鳖,而是自己民众的“安居乐业”和“近悦远来”。看看中东和中美洲那些小国吧,有的国家连军队也告厥如,却一派鸟语花香游人如鲫,所以中华联邦的台湾地区,大可把军费节省下来用于提高民生经济,把那些潜水艇和军机导弹等,化为丰足的身上衣、口中粟和巍峨的高楼大厦。苏俄的“卫星上天红旗落地”,以及阿拉伯小国在海上建立世界第一楼的巍然屹立,皆是明证。中华联邦的其它地区,如果漠视殷鉴,等于自取灭亡,女总统不妨听之任之,静观其变,准备将来坐收果实,此之谓“不战而屈人之兵”。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