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蔡英文被指责“九二共识”模糊化,但是蔡一则承认有九二会谈史实,二则依礼敬谒孙中山遗像。这两者表明她的两岸政策性质将是维持现状。还有,模糊化“九二共识”是大陆方面原本策略,只不过现在为蔡所用罢了。

回溯胡温交权在即习近平强势登台之前,以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为主发起了台海政策内部讨论。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副所长朱卫东在讨论时说,“两岸关系目前这种靠单方施惠和‘九二共识’模糊化所建的和平稳定关系是脆弱的,发展也是不能持久的”。该次讨论也有台湾方面的统派学者参与,其如辅英科技大学教授苏嘉宏、政治大学外交学系硕士班国际关系组学生王炳忠等。

台湾借力日本展新南向政策

北京对蔡英文的指责显然是小题大做,其原因有三个:其一,中共方面最拿手宣传牌“依靠台湾人民”因五二○之前的台湾民调而丢失,调查显示百分之五十四的民众反对蔡英文在就职演说中提及“同属一个中国”;其二,在中日关系方面加进了最敏感的台湾因素,状如蔡就职四天后大陆外交部指斥日本在西太平洋争沖之鸟礁权利,背后因素是蔡政府宣布对日方诉求“不采取法律上的特定立场”;其三,台湾无论是考虑经济安全还是大陆经济长衰现实,均会坚定新南向政策而与东盟国家强化合作。最后一点虽然未在台湾问题专家研究范畴,但朱卫东的预测于今恰好被证实──单方施惠到了效用极限。如此,蔡政府就要加快经济调整步伐,就职演说则有言“推动新南向政策,提升对外经济的格局及多元性,告别以往过于依赖单一市场的现象”。

目前,对新南向政策还有争论。蓝营判断其为二十年前李登辉“戒急用忍”之翻版,绿营则宁可压低法理独立诉求也要把经济搞上去。经济综合压力巨大虽然会保证蔡英文连任(情如奥巴马第一任期),但是年轻一代就业前景不明、老龄化致国家福利骤增乃最核心社会问题。也可以说,在上任三天后即言对沖之鸟礁不再持特定立场并非是主动恶化与大陆关系,而是考虑日本会出让相当市场份额,尤其在TPP问题上争取日本外溢利益是台湾经济再转型的弹性策略内容。

利用日本与TPP的关联优势对扩展东盟市场是绝对要件。东盟成为全球新的经济极地尽管需要不短的时间,但现在不仅是TPP在推助这一点,而且连与该区域几无传统利益的俄罗斯也参与进来。俄罗斯选择越南为“据点”固然有对抗日本加热日越关系的地缘政治考量,而其想借东盟区域的战略紧张来做大以飞机为主的军火生意乃是最现实的经济盘算。至于俄罗斯在大力介入东盟区域(如在索契开完了双方峰会)并宣布强化与越南关系,是否考虑了北京的感受或双方有无秘密谅解,现在还无从得知。

江泽民纽约演讲或曾被纠偏

大陆以往的对台经济政策包含着强大的政治意图,因而,李登辉在正式表达“戒急用忍”政策之前,曾公开指责北京“以民逼官,以商围政”的对台政策。现在,“以民逼官”因选举结果而不存在,“以商围政”也会渐入破局之境。如此看来,大陆必然会进入一个长达三年的对台政策混乱期,或有好的转机,但“什么都可以谈”则完全没有可能。

二十年前,李登辉主动提出“结束两岸敌对状态”,并称愿以中华民国总统身份前往大陆做“和平之旅”,但北京并未作出回应。四年后,江泽民出席在美国纽约召开的新千禧年世界领导人峰会时,突然讲“我可以去(台湾),台湾的领导人也可以来(大陆)”。其前提是“只要台湾当局承认一个中国原则”,而当中更说在此原则下“坐下来,什么都可以谈”。当时,海内外对江一片称赞,认为他有可能为了国家统一而放弃中共在大陆的独裁,即国共两党进行中国范围内的两党政治轮替。时至今日,就算研究两岸关系最深入的北京体制内专家,在被允许阅览最核心秘密文献的条件下,仍然不知道“什么都可以谈”为什么没进入重要文献系统。比如说,《江泽民文选》并未将该次演讲载入,相反,在纽约演讲两年多之后,江又退回到“一国两制”并在访美期间向时任总统布殊交了这个底牌,更言及如此统一后,“美国在台湾的经济利益将得到保障”。推测而言,二○○○年九月的江开放的“什么都可以谈”遭到了党内最高层的纠偏。

由于此种纠偏,劳伦斯?库恩写的江泽民传记也回避了“什么都可以谈”。对于至今已扑朔迷离的“什么都可以谈”,在中国大陆也有完全相反的看法,认为那不过是个骗局而已。还有,在江纽约演讲的月内,北京给一位要求国共两党竞选政权的知名学者扣上“妄图请国民党回大陆执政”的政治大帽子,判处徒刑并附加剥夺政治权利。

实质和平在蔡英文第二任期

习近平驾驭着社会问题丛生、经济长衰的中国大陆,不可能与对岸讲“什么都可以谈”。当然,也无法再延续邓江胡三代都讲的“依靠台湾人民”。一九七九年,北京全国人大发表的《告台湾同胞书》声称“我们寄希望于一千七百万台湾人民,也寄希望于台湾当局”。三十七年过去了,台湾人口增加了六百万而至两千三百万,无法依靠的“台湾人民”比例竟然达到了百分之五十四。这个不小的讽刺反映出中共政治思维的极端僵化,哪怕是在“改革开放”名义之下也不过如此!

台湾的青年统派如王炳忠在师传之下,仍然寄希望于北京政权“把大陆建设好”而吸引台湾走向统一。此中“建设好”最主要项目是如苏嘉宏所言,“所有中国人共谋以和平与民主方式达成统一”。苏王之论可谓台湾方面“依靠大陆人民”的版本,但是,就中共执政现实的内部困境来说,推进和平统一无力、实施武力统一乏能,因此,两岸关系在可预见的未来仍是维持现状。北京即便有放缓的表态也没有什么实质意义,找回些民众并不在意的“面子”而已。所变似有的契机是蔡英文两届任期,内含了或可续任下届中共总书记的习近平任期。习结束任期,两岸关系或有较为实质也和平的变化机会。

作为强硬太子党即红色贵族后代,仇视台湾民主政治是他们煽动民族主义的政治本钱。这一点,习近平绝对不会丢弃。至于高级政情观察人士认为习与马英九在新加坡的会面有密谈涉及“什么都可以谈”,它存在某种可能性,但就目前中共党内高层狙击总统制的态势看,说明江泽民势力似乎要为当年的被纠偏报一箭之仇。

文章来源动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