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半个世纪以来,我参与过香港无数政治和社会运动,却从未见过以“香港独立”为诉求的群众运动,如今这个运动却在短短五年间就迅速成形,究其原因有三:

①梁振英任内“两制”空间遭到严重压缩;

②中共对港“一国两制”的承诺严重跳票;

③中共的统治使人民出现“去中国化”情绪。

首先,梁振英任内“两制”空间遭到严重压缩,是“港独”急剧发展的重要原因。

梁振英是在2012年3月25日当选,2012年7月1日履新。但早在他正式执政前的4月和5月,笔者就发表文章,预测梁振英任内香港将出现动荡(见《震荡在前 请大家坐稳一点!》,载《信报》2012年05月17日),原因就是他的政策将促使香港出现“四化”危机(见《梁振英与香港“四化”危机》,载《信报》2012年04月19日)。所谓“四化”危机,是:

一,“两制”渐趋“一国化”;

二,意识形态“大陆化”;

三,西环治港“常态化”;

四,治港班子“左派化”。

笔者指出,这四种危机,将会严重压缩香港这一制的空间,激起民众的反抗。所以笔者很有把握地在他尚未执政之前,就提出《震荡在前 请大家坐稳一点!》的预警!对照这三年的发展,笔者的预测可以说是全中。

梁振英任内如何使“两制”的空间遭到严重压缩?笔者以三个例子来说明之。

第一,在他提出的政改方案中,完全无视全国人大的“8.31”决议违背了《基本法》对普选所下的定义,导致港人翘首以待的真普选落空。

第二,当国务院颁布《“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以下简称《白皮书》)时,梁振英及其律政司强调中央政策没有变,却完全无视《白皮书》实质上悄悄地删除了香港拥有行政管理权的规定,而这规定是中共在《中英联合声明》宣示并写入《基本法》的。这一删除目的就是为强调中央对香港有“全面管治权”埋下伏笔。

作为特首,梁振英理应要求中央澄清为什么《白皮书》会有这个变动?这个变动意味着什么?这个修改是否违反了《基本法》?香港能否提出对这个修订作出“违宪审查”?等等一系列问题。可惜,梁振英一句话:“中央政策无变”就无视香港对自己这一制的管理权遭到严重侵蚀。

第三,对“李波事件”的软弱无力的表态,完全背离香港的利益。这是一起严重侵犯“一国两制”原则的事件,作为特首,梁振英有责任守好香港的边界以维护香港人的安全感。可惜我们见到他完全不敢摆出捍卫香港人安全的适当强硬姿态。

以上的例子看,梁振英的完全没有顾及香港的“两制”的利益,这就迫使年轻人高喊:“我城我捍卫”的呼唤,从而地催生了激进的本土主义。所以,今天“港独”成形,梁振英难辞其咎。

其次,回归18年以来,中共一系列的政策都在把年轻人推向独立的道路,其中比较重要的有以下几项:

第一,违背《基本法》关于香港普选的承诺

第二,违背了“一国两制”下应该留给香港的政治空间

第三,通过“爱国”问题要把大陆的意识形态强加给香港

第四,通过“五年计划”人为地推动香港和大陆的“一体化”

第五,大陆的强势崛起引致其意识形态及行为模式向境外传播并影响当地社会

违背《基本法》关于香港普选的承诺,从2005年人大释法开始,到2014年人大“8.31决议”落闸,香港的真正普选无望,这个过程大家耳熟能详。

违背了“一国两制”下应该留给香港的政治空间,从2007年中联办曹二宝关于建立第二支管治队伍开始,到2014年白皮书的颁布,逐步收窄了香港的政治空间。这个过程大家也都清楚。

通过“爱国教育”企图把大陆的意识形态强加给香港,梁振英上任后不久即妄图强推国民教育,把内地的意识形态通过国民教育潜移默化地影响香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通过教科书,要学生接受中国共产党是“进步、无私、团结的执政集团”,硬销中共式“爱国主义”。这些做法实质就是“洗脑”,完全扭曲了“爱国”应有的感情,使人闻“爱国”就联想到对中共阿谀奉承的丑态,就不能不激起香港年轻人的反抗。

中共想通过“五年计划”促成大陆与香港两地之间的“一体化”,但这个政策却恰恰成为香港独立运动的一次强而有力的推动器。

笔者认为,2010年反高铁示威,是香港本来沉默的“本土意识”第一次向外界公开宣示其强烈的存在。“反高铁运动”是“本土主义”从理论层面向实践层面迈进一大步的契机。何以故?

笔者认为,“反高铁”的实质,是反对“被规划”,而香港“被规划”则肇始于2010年颁布的《第12个五年计划》里,首次为香港设专章,使香港无形中被纳入了中国的整体规划。从中央的角度看,也许其动机是良好的,但香港被纳入计画后,就被迫很多东西都要与大陆的发展互相配合,而高铁就是一个没有必要却要强行配合的例子。所以,“反高铁”的实质,是反对“被规划”,而在反对“被规划”的过程中就催生了包括“港独”在内的“本土意识”。

为什么修高铁会修出一个“港独”来?我们不妨看看今年颁布的《第13个五年计划》提出要把高铁修到台北。在这个五年期(2016-2020年)里实现这个计画的可能性实际上等于零,等于零的计画提出来做什么?这就是政治需要–为的就是要突现大一统的意志。所以同香港一样,台湾也是“被规划”了。这种做法,名为统一,却适得其反,它将使台湾越走越远。所以,中共越想通过规划使香港同大陆绑在一起,就越激发香港不愿意“被规划”的人奋起抗“统”。

至于大陆的强势崛起后,向境外传播其意识形态及行为模式已经对本地社会造成滋扰,导致大家自觉地站出来反抗。回归以来香港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不断受到破坏,以及香港大学陈文敏事件等,都是中共意识形态正在蚕蚀着香港的例子,而大陆民众的行为(抢购潮)模式,也直接造成对本地民生的困扰,从而激发起敌视大陆人的“鸠乌行动”。

中共上述五项政策,就在不知不觉间孕育了包括“港独”在内的“本土主义”。所以,中共才是“港独”的接生婆,中共对港政策,实在难辞其咎。

其三,中共的政策,越来越使香港人想摆脱中国人的身份。

回归19年来,香港人的身份意识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越来越多的香港人不认同自己的中国人身份,香港大学、中文大学的民调都已经反映了这种情况。

对于这个现象,中共归咎于:一,回归以来从未有进行“去殖民地化”政策,使殖民地思想仍然根深蒂固;二,外国敌对势力阴谋要使香港脱离中国。其实,这种“外因论”是不值一驳的,因为在中国大陆,希望摆脱“中国人”身份的,远远不止香港人。

大家还记得么?2006年9月4日,中国的《网易》做了一项调查,题目是:“如果有来生,你愿不愿意再做中国人?”10天之内在11271名投票者中,竟然有高达65%不愿意再做中国人!选择愿意的只约有35%!在那些不愿意再做中国人的投票者中,有37.6% 是因为“做一个中国人缺乏人的尊严”。在一个“经济世界第二”,自信可以睥睨全球的中国,居然有65%的人民称来生不愿意再做中国人,这是对中共执政投下不信任票,它清楚说明,想摆脱“中国人”身份的,绝不限于香港人。

这种“去中国化”的情绪延续至今。为发泄这种情绪,近年内地网友用“红朝”、“中共国”、“西朝鲜”、“兲朝”(“兲朝”,音义均同“天朝”,但线民却拆开成“王八”,用来骂中共是“王八朝”)等贬词来称呼中国,最近更有网友直呼为“你国”或“赵国”。“你国”传达的是不认同这个国家,要与中共统治下的中国划清界线,而“赵国”则直接刺破了虚伪的共和国假像,清楚传达了这个“中国”实质是已经被红色家族掌控的事实。“西朝鲜”则讽刺这个位于朝鲜之西,行朝鲜独裁之恶的国度。总之,从这些名词可以看出,越来越多的人对中共治下的中国有疏离感,大家要从语言上与中共划清界线。在中共的执政下,人们无法对“中国”产生荣誉感,更无法认同中共治下的这个中国就是我的祖国,人民和政权越来越离心,从而产生这种“去中国化”的情绪。

中共的统治为什么产生了这么强的离心力?

第一,中共建政67年,屡屡违背自己曾经向人民许下的承诺

中共建政前,对人民作出很多承诺,但取得政权之后,却完全违背了自己的承诺。笑蜀先生编辑的书《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承诺》就是辑录了中共三四十年代公开发表的社论、评论、声明的书,足以印证它是如何背叛了自己的承诺。这种因为违背自己承诺导致人民离心离德的事,今天又在香港问题上重演,那就难怪香港人有“去中国化”的倾向了。

第二,中共建政67年,至今仍然无法成为一个正常国家

2014年4月15日胡耀邦逝世25周年时,其子胡德华接受香港《明报》访问时透露,在1980年代,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曾对胡德平说:“我们要使我们的国家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对于父亲胡耀邦的理念,胡德华认为,就是人的解放:全方位精神上、思想上的解放,每个人拥有不被随便限制自由的权利,包括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集会自由。他问:“现在已经基本达到小康水准了,但是大家的政治权利有没有呢?”

由于中国至今仍然不是一个正常国家,我们看到在大陆,中共对社会活动人士的抓捕越来越广泛;对政治异见的打击越来越严厉;对高校教学、科研、讲座的监控越来越严密;对新闻媒体和记者的控制越来越全面;对网路的整肃越来越粗暴。这就使人们产生强烈的离心力。

第三,随着中共强势崛起,中共的歪理已经成为一种“中国式病毒”,贻害国际社会。

“中国式病毒”是“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总裁何频2015年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首先提出的观念,指中共以党国体制的腐败,来危害世界,其特点是:”贿赂开道、欲达目的不择手段、有奶便是娘、毫无道德伦理底线、将金钱置于自由、人权、环境、公平、正义之上的经济发展模式和价值观像病毒一样在世界各地大举扩散,而且势不可挡。“

这种病毒“破坏正常的人伦、道德、法理、宗教、人权,摧毁公民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只为独裁执政党的权力和权贵利益的最大化”,它对西方政界、企业界、文化界、科技界全面传染。

香港身处“中国式病毒”的最前线(李怡先生语,见《苹果日报》2015年10月31日),感受最深,见证了不少被“中国式病毒”腐蚀的个案和事例,久而久之自然就对这个输出病毒的国家不怀好感甚至疏离感,从而产生强烈的离心力。

所以,要批判香港的“本土主义”、“分离主义”、甚至“港独”,中共应该反省一下:谁令中国人产生“去中国化”的情绪?

——《纵览中国》首发
Thursday, June 16, 201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