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九)——绝唱,绝望的唱

Share on Google+

一个人在家最大的自由可以一丝不挂。

一个女人给男人的绝情信无论怎么傲慢无理居高临下对男人来说都是未来的强大动力,一个男人无论言词怎么放低身断怎么自我贬低到尘土只要是绝情信对女人就是不可挽回的伤害且对你怨恨一生。

方鸿渐给苏小姐的这封绝情信尽管一再把自己贬成弱夫自损小人把苏小姐唱颂成只应天有人间难得的绝世佳人依然改变不了对苏小姐不可饶恕的直接伤害,几乎在同时这样的伤害间接波及到唐小姐而唐小姐又把这间接伤害瞬间转化为比苏小姐更强烈的直接伤害。

女人在得到爱情时她会拿出幸福成份的一二和她的闺蜜分享;女人在失去爱情时她的闺蜜由对她人的同情对号入座升华为自己被抛弃并徒生痛感,这时的女人和女人出于共同需要的情感防务走到一起暂成天然盟友,她们的共同敌人正是那个让她们纵情愤怒的坏男人;女人在得到和没得到的迷惑中游荡,这时的女人便是女人的天然敌人。

当唐小姐礼貌的一声方先生,方鸿渐能读到这款人为拉开的距离——热恋中你的女人称你为先生决??是好事——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不详的窒息。

——你那天应该进来,我和苏小姐正说起你。

——我有什么可说

——我们不但讨论还研究你,觉得你很神秘。

所有女人都知道类似唐小姐这样咄咄逼人的开场白是一种深爱之下的常态渲泄,所有男人则以为这是死刑判决的前奏。无论女人对你的谴责批判几多真假,无论她怎么不容置疑的拒绝你解释的企图,无论她表现出对你多大程度的失望甚至是毫不留情的全盘否定,但此时的女人需要最你的解释哪怕你的解释包含些许的违心,这时的女人还需要你紧紧的抱着她哪怕你的拥抱让她窒息,一声“我爱的是你”能融解她所有怨恨,她会在心里说“我己经原谅了他”,其实是她离不开你——几乎没几个中国男人知道女人此刻的内心需求。

——我就是骗子,以后不再打扰(无论多么淡定成熟的男人都是孩子,意气用事中的他们比女人还不冷静)

那么再会(这时的女人很想说为什么不为自己辩解,我相信你。但差不多女人都不会说或此时不愿说过后会说,包括唐小姐这样的女人)

至此,一段人间好合的红尘奇缘画了句号——永久性的。

2016-07-03上海美兰湖

(老酒葫芦:围城随想(十八)——轻到消失的吻

退到无路可退的方鸿渐给了一个轻到不能再轻直径小的不能再小的吻,一个象征性的可有可无但也真实存在的吻,轻到转瞬即逝落荒而逃直至消失,而苏小姐的是满满的意犹未尽。)

阅读次数:50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