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中朝关系的变化(一)

Share on Google+

2016-07-05

刘云山、金正恩1

图为2015年10月10日,刘云山与金正恩在北韩阅兵仪式上亮相。(AFP)

有关朝鲜的一个众所周知的情况,就是这个小流氓的背后站着一个大哥。这个阴险的大哥就是中国共产党。时常可以看到西方国家为了韩国和日本的安全,不得不和北京讨价还价。这个印象已经被媒体和公众固定化了,不过最近几年有所变化,特别是在金正恩上台以后,有了根本的变化。

从韩国历史学界差不多把中国的所有文化遗产,甚至领土都说成是韩国的。可以看出这个民族性格中的自大和野心。北朝鲜也不例外,长期受中国操纵以便换取生活费的处境,和这个民族的自大性格非常抵触。因此从金日成开始,就不断和中共的霸道行径产生摩擦。

这个家族统治的专制政权传到了第三代,这种摩擦开始升级了。一般来说,东方的专制王朝传到了第三代,皇帝都会开始嚣张起来。特别是前两代如果比较顺利,嚣张的程度会正比例上升。金正恩就是这么一个第三代。

他上台以来的表现说明他这个太子出身的皇帝,不再能够接受寄人篱下的屈辱地位。而是要向背后的大哥争夺领导权;要平起平坐了。除了是太子以外,他还是个长期接受西方教育,眼界开阔的人。这就决定了他必然会玩弄一些花招,干出他的父亲和祖父不敢干的冒险赌博。

这场赌博的主线,就是在中国共产党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之间玩平衡。这也是金日成和金正日时代韩国人企图软化共产党的政策,给赌徒造成的幻想。朴正熙和全斗焕之后的韩国政府那种小市民式的侥幸心理和温情策略,没有打动铁石心肠的共产党。反倒给共产党造成了一个假象,似乎西方人的软弱,是可以利用的机会。把西方人和中共同时玩弄于股掌之中,不是不可能的。这就是现在朝鲜的基本思路的来源。

金正恩的技巧就是在中美两国之间玩平衡,不断拉近和美国之间的关系,来刺激中共并树立他在国内的权威。同时动摇美国公众舆论对他的暴政的敌视,希望减轻以至于消灭对他的政权的威胁。美国为了对付苏联而帮助中共强大的历史,给了金正恩很好的启示。

但是金正恩显然没有他祖父和父亲的智慧。他的祖父和父亲在中苏两国之间玩平衡,确实玩出了很大的成果。两国竞相援助使得那个时期的朝鲜经济发展速度远高于中苏两国。在和南方的韩国的竞赛中缩小了差距,稳固了共产党的统治基础。甚至韩国也加入了这个竞赛之中,使得朝鲜获得了大笔的意外之财,同时软化了韩国人民对暴政的敌意。

正是利用这个时机,金正日开始加速了他的核计划。成为核大国是他们认为可以进一步胡作非为的保障。中共拥有核武器之后受到超级大国不同待遇的历史,成为了金氏父子的理想。但是国际局势的第一个变化,苏联共产党的垮台,给了金正日当头一棒。在核武器发展方面,特别是在跨越核试验的门槛时,采取了谨慎的态度。

恰恰在这个时候,中国的纵容和韩国的援助,给了金正恩错误的信号。中共认为没有了苏联,中共就是朝鲜背后唯一的大哥了,可以更好地操纵朝鲜来达到和美国之间的博弈。所谓六方会谈就是这么一个东西,老年金正日没有魄力来打破这个局面。好在还有中国给与的每年几十亿美元的进账,冒险不是老年人的习惯。

到金正恩上台就不一样了。年轻气盛不惜一博,反正美国和韩国软弱,和北京叫叫板,也许就开创一个新局面呢,不妨一试。他即没有看清当前的局面,也没有看到失败后可能承担的风险。所以才在犹豫不决的美中两国之间,玩起了迪司尼童话上的老鼠和猫的游戏。

当前是什么局面呢。是苏联垮台后,美中韩三国的情况都发生了变化。韩国所谓阳光政策的失败太明显了,舆论已经逆转,政策也正在逆转的过程中。中国对于朝鲜的冒险政策失去了控制,对于继续援助也失去了耐心。美日等国更不可能接受朝鲜成为核武器国家。金正恩的计划可以说彻底搞砸了。

这其中变化最大的就是中国。朝鲜多年来收买和培植了一个中共内的派系,就是专吃朝鲜饭的亲朝派。这个派系地位的上升,使他们在党内斗争中举足轻重。这是金正恩觉得可以吃定中共的王牌;也是他敢于胆大妄为的本钱。

但是金正恩确实不如他的父亲和姑父明智。虽然有亲朝派在中共内部替他们说项,但金正恩的桀骜不驯迅速地改变着中共的看法。在外交上朝鲜已经失去了价值;在核武器上朝鲜正在变成中国自身的危险。中国的舆论也正在迅速向相反方向变化,包括中共统治集团内的舆论。

美中韩三国都已经改变了立场,朝鲜半岛的局势将会有大的变化。金正恩的大国梦注定不会成功。一个小国在没有核大国的蔽护下冒险成为核国家,历史上没有先例;成功的可能性也接近于零。北朝鲜的冒险政策,注定会以失败告终。

文章来源:RFA

阅读次数:99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