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7日星期四,本网获悉:709大抓捕中遭羁押的90后女孩赵威(考拉)已经被取保候审。天津警方的微博“平安天津”中午公布了这一消息,但未公布其被取保候审的具体时间。

@平安天津称:“赵威,网名考拉,女,24岁,河南省济源市人,因涉嫌违法犯罪于2015年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后经检察机关依法批准逮捕。鉴于赵威对自己涉嫌违法犯罪的事实供认不讳且态度较好,经本人申请,公安机关同意变更刑事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随后赵威的微博“考拉就是考拉”在今天14:32 发出了一条微博:“午后的阳光真好,自由呼吸的感觉真好,我就是你们想念的考拉。我很安好,谢谢你们的牵挂。一年的时光好长也好短,有万般感受和感悟。此刻我只想致谢我的亲人,致谢像亲人一样给予我无数帮助和真情的办案民警。岁月静好。我只想享受平静,享受陪老爸老妈的幸福时光。许多感受,我愿意慢慢与大家分享。”

随后,在其微博发出《致朋友的一封信》的悔过书,内容如下:

在澳大利亚桉树林中有一种动物,人们称它“考拉”。它性情温顺、体态憨厚、行动迟缓,每天能在树上呆上十七八个小时,悠然自得。有可以依赖的树,慢慢悠悠,这是我很喜欢的一种感觉,所以我的网名也叫“考拉”。但与“考拉”有所不同的是,我心中装有满满的追求与梦想,梦寐以求通过自己的能力,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益、对社会有所贡献的人。

在大学里,我学的是新闻专业。当一名记者或者媒体人,可能是选择这个专业的学生共同愿望。所以,还在大学的时候,我就开始在网站实习,憧憬未来。

有人说,人生如戏,而我认为,人生更像新闻里的现场直播。很多东西,根本来不及想清楚、问明白,该发生的就这样没有预见地发生了,比如,爱情、婚姻、事业……

之所以在此刻谈到爱情婚姻、事业追求,就是因为它们与我今天的命运相互交集,让我的人生出现了拐点,甚至走了弯路。这也是我今天为什么想要用公开信的方式,与朋友亲人分享我心路历程的重要原因。谁又能想到一个90后女孩、年仅24岁的我,正在生命之花绽放得最美的时刻,命运为何要如此捉弄?难道真的是不经历风雨,就不能见彩虹么?

一年的时间很长,也很短,而我要感谢这一年的经历。365天,365个日夜,朝着自己的梦想一路狂奔的我终于安静下来,观望自己的内心,观望自己的理想,观望自己来时的路,请允许我穿越时光,也请允许我跳跃过一些人生的篇章,回到我从一名热血青年踏进社会的那个时刻。因为,人有时候是会逃避现实的。而有些东西,只有内心独自承受。好吧,我承认,我不仅是个热血青年,也曾经是一个愤青,我觉得我满正能量的,这种激荡的风格仿佛与我温顺柔弱的外表有些格格不入。

与同龄女孩相比,我曾经是一个格格不入的独立独行者。90后出生的孩子,一出生就享受着改革开放带来的利基和福祉,与生俱来的恩赐,使我们并不懂得艰辛岁月里前辈的开垦付出,亦缺失一颗感恩的心。世人都说90后是垮掉的一代,而我并不甘心成为垮掉的一员,我是这个群体里的叛逆者,我想为自己,为我们这代人正名!在我的意识里,我有志将视角投射于社会大众,投射于承担我们这代人对国家、社会的责任和担当,这是我一直以来所受的学校、家庭教育教会我的家国情怀和朴素的社会责任感。

我关注着社会的公平、正义,关注着社会公益活动,这种关注,就像命中的一种注定,把我的视线引领到了表面正义的“维权律师”群体。我从开始网上关注声援他们的活动,到主动参加他们组织的一些所谓公益活动和声援、研讨会等。直到2014年10月的某一天,我独自背起行囊,离开自己居住并熟悉的城市,来到首都北京。经人引荐后,担任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李和平律师的助理。那一刻,我想,梦想终于照进现实,新的人生就此启航了。

可想而知我对这个新的职业是如何珍视,简直是如获至宝。不是学法律出身的我,竭尽全力施展能力和才华,对李和平律师也是忠心耿耿。我的工作主要就是帮他整理案例素材、参与他的各种社会活动。我当时觉得,跻身京城律师圈,能协助办理那些全国乃至全世界关注的案件,是多么幸运的事情,甚至都没有去想李和平为什么要答应给我这个助理一份高额的薪酬。直到数月之后,我在帮李和平办理一些项目时才明白,原来这些项目的资金包括我的工资都是某境外机构资助的。

这家机构名义上是做“反酷刑”的研究,实际上是通过资助项目来搜集、整理一些国内敏感案事件的资料并进行炒作,借此抨击中国的司法体制和社会制度、鼓动改变现行体制、实现中国和平转型。他们组织的所谓的“研讨会”无非是给“维权律师”和敏感人士提供认识和交流平台,使这些人成为他们在中国进行渗透和平演变的帮手和棋子。

李和平律师就是在为这家机构工作。并且,在我应聘工作时,李律师对我隐瞒了这一点。有一次我陪同李律师去参加一个活动,他要求我通过个人微博发布消息,制造舆论影响。刚开始我还认为他是老板,自己懒得发才让我发,现在才明白他是刻意在规避风险。时间久了,我便觉得李和平的工作和为人越来越不对劲,随后我向他提出辞职。这时候,他应该结清拖欠我的3个月工资,但他说是因为国外机构不再支付我的工资,他那也无法支付。我很气氛,也觉得非常失望。

如今,我好嘲笑自己的天真幼稚,为李和平律师工作期间,对他忠心不二,他所交代的工作我照单全收,没有任何分辨思考,还曾为所谓“维权律师”、“民主人士”群体鼓与呼、支持与声援,还以为这是热爱国家、心怀公益。这种被利用的感觉让我揪心痛楚。我真的没想到自己的行为恰恰在背叛自己的理想,伤害自己最热爱的祖国,不经意间使自己成为别有用心的人的棋子。

我对自己年轻单纯、涉世未深、偏执盲目铸成的大错感到追悔莫及,并真心悔悟,我愿为我的过错承担责任,今后我将告别旧我,不负韶华,给大家展现一个全新的考拉。

这封信充满对仍在狱中的李和平律师诋毁和抹黑的悔过书,是否出自自由状态下的赵威的手笔,外界不得而知。而此前曾网传其在狱中遭人身侮辱,赵威家人及律师曾要求天津狱方正式澄清,一直未获回应。而近一年的时间,其代理律师遭受阻扰也一直未能会见赵威。

赵威,网名考拉,91年生,毕业于江西师大新闻专业。她正直善良,上大学时,就参与公民活动。2014年10月,担任锋锐所律师李和平助手。2015年7月10日,被警方从家中带走,羁押于天津。2016年1月,被正式逮捕,颠覆罪。当局一直阻挠律师会见,情况不明。现被取保候审获释。

对709大抓捕仍被羁押的所有人员,本网将持续关注。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6年7月7日星期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