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吧,大陆网站流传着一个视频,内容是一位“容貌与智慧兼具”的长发女孩(这是节目主持人对她的形容)演说。

这位女孩儿从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毕业(肯尼迪是大陆说法,台湾则说甘迺迪),女孩学的是国际政治,侧重中东地区情势。因此她去了趟以色列,从以色列国人的极度不安全感下,谈到身为中国人具有安全感。而这段视频的标题是“越出国越爱中国”。

说真的,中国人爱中国或不爱中国对我这个“旁观者”而言,我无可置喙。不过这个女孩在演讲中举的例子我却无法认同。这女孩说到在以色列入海关时,被以色列海关各种盘问,令她颇有受辱之感,直到她的以色列同学解释,因为以色列特殊的国情、所以海关必需仔细盘问,以免反以的暴力份子潜入。这女孩以此感慨,以色列人太可怜,活得太没有安全感。

我想说的是,在微博盛行的那两年,有一次台湾艺人刘若英发文表示进出海关(无论是中国的国际海关还是其国内的航空站点)都要被海关人员从头摸到脚、再从脚摸到头,很不舒服。这里所说的摸,就是对方的手在你穿着衣服的身躯零距离摸来摸去,理由是安全因素。但身体是私人的是人权,我有权利拒绝你的触摸,结果刘若英此帖被大陆网友数十万人咒骂,比较多数的说法是,你又没有做坏事,干嘛怕人摸?

后来,刘若英删除此帖,纷扰平息。

我不知道那位哈佛才女要不要解释一下“中国的安全感何在?”而我更想问她,知不知道任何前往新疆、西藏的旅客在机场所要接受的检查,是另闢一室特别检查。

犹记,中国的外交部发言人只要被问到类似的人权问题,大多就几种答案:中国特殊国情、中国依法治国你无权干涉、中国的事不用你外国管,甚至像最近外交部长王毅,人在加拿大,怒斥加拿大女记者,“只有中国人瞭解中国”,这一说,甚至剥夺了其他人瞭解中国的可能性。

这位女孩读的哈佛、看她神色应该来自中国的富有之家,最近英国经济学人就有一篇:“2亿2500万个理由中产阶级之怒可能摧毁中国”的文章,哈佛大学有其一定历史与学术地位,英国经济学人杂志也属于有相当地位的媒体,我合理推测那位哈佛女孩定是出自这2亿2500万个中产阶级的家庭,她要不要先去问问父母友人,那些一直待在中国没长期待在国外的人问问,“对中国未来、对自己的明天有信心与安全感吗?”

这位哈佛女孩也可以到三、四线城市,问问农民工、农民们,这些活在社会底层,没有什么有力人士的背景,他们对于是否能从老板手里拿到工钱而不被亏欠,农民收穫丰富,地方官员对他们爱如子女,不贪腐,问问这些人,他们有这样的底气说“我在中国生活很有安全感。”

我无法断言在中国生活有或没有安全感,我只能说我自己觉得没什么安全感(理由在此不赘述),而且我还要说,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当他们在位不可一世时,难道没有一朝成为阶下囚的恐惧与不安感?如若连他们都不感安全,中国还有谁能有安全感?习大大吗?

中国这个国家向富与穷两极化拉扯,要改变这个难题不是靠GDP或是无来由的自我感觉良好可以解决的。公平是这个国家最缺乏的,不平则鸣,这也是经济学人杂志为什么会说2亿2500万的中产阶级会是中国的危机。

如果这位哈佛女孩真的有智慧与同理心,她不会对她主修的命题之一的以色列有着那么幼稚的不舒服感。就如同我,在中国大陆待了十年,我有许多不满也有许多负面的发现,但是当我越瞭解中国,我就越无法简单的去怪责谁该负责任。

我喜欢台湾、也是在离开她以后。不过我坦承,离开十年的台湾跟我离开之初几乎没有什么不同,我也同意台湾长期集体弱智化。我认为,喜欢是感性的,但不能因此假装看不到问题,这还不是最可悲的。最可悲的是,当你走遍世界各地,读了许多书、拥有许多学历后,却把两个变数不同的国家相比较,荒腔走板的爱国时,什么样的国家需要这样的爱国者呢?包括台湾,也是集体麻痺、只要我们爱台湾,台湾就一定会安全,与哈佛女孩病徵不一,却是同样病急。

宫铃,网名胡同台妹,台湾资深媒体人,先后从事广播、报纸、电视与网络媒体,专职采访台湾时政与两岸新闻。本文转载自作者脸书。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