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月27日(一)

对有些人来说,赞美中国意味著中国比日本优秀,而另外一些人以批判中国来证明日本的优越性

对有些人来说,赞美中国意味著中国比日本优秀,而另外一些人以批判中国来证明日本的优越性。

在日本,举办与中国的民主化、民族问题有关的研讨会时候,会场一定有几个人强调中日之间的优劣。有些人会以批判中国来赞扬日本的现状,也有些人会以列举日本的核电、安保等问题来庇护中国。无论他们对日本的想法对不对,都是跟中国的现状没有关系。

在日本,谈论中国的问题,不论该问题跟日本有怎样程度的关系,都容易与比较日本的评价联络起来。这些倾向在1980年代以前更明显。例如50年前,日本的很多知识分子赞扬中国的文化大革命(那时大多数日本人还不知道文革所带来的灾难)。他们以赞美文革来批判日本的自民党政权。尤其如果想批判安保体制等日美之间的从属关系的话,中国共产党、毛泽东就是有效的武器。所以为了批判自民党政权的目的,赞扬中国的意见在日本的媒体上蔓延了。这样就把评价中国和评价日本结合起来。

这是半个世纪之前的事情,目前赞美文化大革命的日本人很少。但是以赞美(批判)中国来批判(赞美)日本的陈旧思考方式,在日本社会上还是主流派。当然也有些人敢又批判中国政府又批判日本政府,但这些人只是少数派,在电视节目等大众媒体上的影响力也不是很大。所以虽然他们自己对日本社会有批判精神,他们所列举的中国问题会带来赞美日本的潜台词。在大多数听众抱有“批判中国=赞美日本”的思考方式的前提下,虽然批判中国的人士还强调日本的各色各样的课题,也得被无视或者抱有反感。

一般来讲,谈论中国问题不一定与比较日本的评价有关系。或者假使两者之间有一定关系,但我认为批判中国的意见,毋宁说应该把批判日本的意见联系起来。因为目前中国大多数的问题都是中国共产党独裁体制所带来的,加之使中国共产党成为这么巨大权力集团的就是日本政府(尤其是1980年代以后,日本官民的经济合作给中国共产党带来了很大贡献)。

但是我的意见不容易受欢迎。最大的原因就是在不少日本人中存在著很明显的,较量中日之间的优劣的思考倾向(我在大陆也经常遇到同样的思考)。对有些人来说,赞美中国意味著中国比日本优秀,而另外一些人以批判中国来证明日本的优越性。有这样想法的话,不但不能客观地观察中国的现状,而且不能产生共生精神。

在日本,1880年代后期以后,随著明治维新初期萌芽的自由民权运动衰弱,主张帝国主义式发展的国权论抬头了。我认为那时候日本人开始抱有较量中日之间的优劣的思考方式。我认为必须克服这些陈旧的思考方式带来的束缚,所以今后还会继续写又批判中国又批判日本的文章。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