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11日(一)

无论日本人或中国人,若希望参与两国之间的交流,就只好顺从“中日友好”的思考方式

无论日本人或中国人,若希望参与两国之间的交流,就只好顺从“中日友好”的思考方式。

“中日友好(日本人用”日中友好“)”的言词,从中国日本两国树立国交前已经被常用。对我来讲,这个言词带有很陈旧的语感。当然日本的“嫌中派”对“中日友好”抱有反感。但是不仅嫌中派,不少对中国抱有亲近感的日本人也会把这个言词视为陈腐之言,即“中日友好”言词用在现代社会已不合适。这些不自然感让我们觉得很厌恶。

“中日友好”是在二战后的中日关系上的一种口号。以这个口号为代表的中日关系就是日本官民的“亲中派”和中国政府之间的交流。目前,愈来愈多的日本人把“亲中派”视为陈旧,愈来愈多的中国公民把以政府为代表的思考视为不合适。所以“中日友好”的言词带有陈腐的语感。

但是除了“中日友好”以外,还没存在表示两国之间友好关系的思考方式。这是“中日友好”还带有一定程度影响力的主要原因。无论日本人或是中国人,如果希望参与两国之间的交流,那只好顺从“中日友好”的思考方式。一旦属于“中日友好”的思考方式,只好接受日本的“亲中派”和中国政府所带来的影响。

现时日本有很多研究中国专家和在日中国人学者,很少人不亢不卑地批判中国共产党一党独裁体制所带来的各种问题。不少学者很积极地阿附中国政府。我不认为他们这样做的最大因由是他们抱有左翼(左派)、信奉中共等思想。即在居日中国人和居中日本人当中,不少人希望成为中日之间的桥梁。要想实现这些理想,要属于大学、企业、民间机构等单位,但在那些单位里“中日友好”的思考方式都带有一定程度的影响力。我认为这是很多专家不敢批判一党独裁体制下各种问题的主要原因。

“中日友好”的言词所带来的问题在于以政府为主的思考、精英主义等构造,不在于希望实现中日之间友好关系的心情。在日本和中国,我访问过很多两国公民交流的现场。在这些交流会上,墙上挂著写“中日友好!!”等标语,大家都主张中日友好的重要性。我不认为这些希望实现友好关系的心情有问题。问题是:“希望实现友好关系”、“想成为中日之间的桥梁”等理想只能通过“中日友好”的思考方式来发挥。我还不打算否定一切以“中日友好”的思考方式来举办的交流活动。日本的“亲中派”、中国政府等主办的交流活动也有一定程度的意义。但只有“中日友好”方式的交流活动,没有以其他的思考方式来举办的交流活动,这就会带来很大的问题。

实际上目前在“中日友好”的论理外存在著很多交流活动。例如留学、工作、国际结婚、赴日中国人游客、市民交流形式的文化交流活动等。我认为能同“中日友好”抗衡的思考方式在这些交流里必须抬头。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