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7日

宫铃 2

【博闻社】被誉为“在大陆互联网走得最远的台湾人”的宫铃,网名“胡同台妹”,因抑郁症去世。

宫铃是台湾资深媒体人。2005年报道中国“两会”,获总理温家宝提问。她的问题是关于“反分裂国家法”。她曾任凤凰网台湾事务总监,策划并执行大陆网民对话马英九。2009年起,她以“宫铃_胡同台妹”为网名,活跃在新浪微博上,被《南方人物周刊》称为“在大陆互联网上走得最远的台湾人”。她长居北京,用“台妹”和“大陆人”两种眼光分析两岸的种种光怪陆离。

7月15日,她在脸书上留下最后一篇文章:“在经历过几次文章、文字乃至主持电视节目时的‘遭遇’后,我深深明白了一个道理,在中国没有一件事与政治无关……你可能无心地开了个玩笑,但被玩笑的人或许会认为你是敌对势力派来斗争他的。”

这篇文章中回忆了数次与大陆合作节目的不愉快经历,说:“我也就没地方可以写文章了,包括在台湾某些听话的媒体”。

“今天有感而发是因为戴立忍。我不认识他,更没看过他电影,但是换角一事,我很清楚不会以他的意志为转移,跟赵薇也没多大关系,甚至连戴立忍是不是台独关系也不大,他必然牺牲,为了南海、为了蔡英文,他就是再发多少声明都得要为了与他无关的事牺牲,因为他已经被选作祭品。”

她说自己“因为许多莫须有的标签,承受了不少压力,甚至在精神上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宫铃本来是很受大陆网友欢迎的一位台湾女性。她在北京望京租房,尽管其网名数度被设为“敏感词”,她仍通过各种网络渠道与大陆网友隔空笑骂,也耐心交流。她的书《从台北到北京》,不少读者认为“写得很真诚”。

她曾多次积极参与网络论战。比如星巴克入驻故宫,她认为重要的是制度考量和招商程序是否公开透明,而不应该空谈文化的强大和没落。这显然也招致敌意。“我对胡同台妹这么多年遭遇的各种谩骂和误解简直感同身受,”现已辞职的原西北政法大学副教授谌洪果在得知她离世后写道。

今年五月,她在《新周刊》上发表文章:《台湾女人为什么爱政治》。

“和有些内地朋友熟悉了,他们也会问我:女人这么爱政治,要干嘛?可见在内地,男人不习惯女人在时政界‘叱咤风云’。”

在文章中,她举了一系列台湾女性从政的例子,从大名鼎鼎的龙应台、王如玄、洪秀柱、萧美琴,到新当选“立委”洪慈庸,“这代女性政治人物非常优秀,她们不仅专业、理智,在这个特定的时期,她们以自己的女性优势在台湾的政治发展中起到了真正的作用,因此改变了大家对性别的看法。”

但是,关心政治的她,近两年渐渐悲观。“她有比较严重的抑郁症,来大陆以后才有的……她一直很清醒并且痛苦地生活在两岸,她对时局异常悲观,”其好朋友@夏阿说。

“她是眷村长大的,对两岸关系有着美好的期待,人比较温和,却经常遭愤青攻击。她说的虽然我不是全部认同,但是我很尊敬她,”网友@龙ago 说。

曾在新浪微博极为活跃的她,这两年已渐渐淡出。2015年全年,她总共才发了5条微博。今年也只发了5条。

在新浪微博上,她的最后一条微博发于4月21日,转发了一条“官僚主义是怎么毁了东北经济的”。

宫铃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