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先生们、女士们:你们好!

人权活动家郭飞雄,狱中绝食已超过80天。28日律师会见后,称没有新消息。而7月21日家人会见,场景如下:郭飞雄能走路,很瘦小,体重51公斤。他的脸变得很小,脸色呈死灰色。姐姐希望他停止绝食,并转达此亲友共同愿望。他表示,可以考虑停止绝食。

当时,郭飞雄历数4月17日至今,狱方对他的恶待:
1、五、六十次指使同监室人用最下流恶毒的话辱骂他……他提到监狱虐待,电话就被切断。
2、至少三次,见警官时被强按蹲下;
3、他上厕所,有人跟着去看;
4、晚上睡觉,监室的人顶他的床,摇晃他的床,使他无法入睡;
5、刘干事扣了他所有的书……要说更多时,电话被切断,郭飞雄强烈要求转监狱。

我们知道,2016年4月底,在以陈光诚先生为首的郭飞雄支持者倡导下,中国民间展开了声援郭飞雄的活动,包括签名联署、绝食接力、白宫签名请愿等,要求中国政府为郭飞雄保外就医,保障他生命健康权。其中绝食接力活动,持续至今,参与者已有472人。

当局的回答是,接力开始不久后,监狱以一连串侮辱虐待,刺激郭飞雄绝食,并在郭飞雄体重下降三分之一、家人欲劝其停止时,三次把郭的姐姐挡在监狱外,阻拦她劝说停止绝食。当局对郭的家人施压,不准对外说他的狱中状况,否则不许探视。 并对郭实施一天两次插管的鼻饲。我们知道,医疗用途的鼻饲,应该留置胃管,一根管子可用一个月。一两天次插管,即使最文明、轻柔的操作,痛苦也不少于一天做两次胃镜。

姐姐再次见到他,已过了40多天。这次,我们知道了稍多一点的,监狱对他的虐待,但仍然不是全部。监狱对郭飞雄还做过什么,仍然无法知道。

6月,哥哥探视时,发现他说话“有点难懂”,而他在给姐姐的纸条中称:7月28号是他绝食第100天。实际,那只是第80天。

鉴于长期绝食可导致: 体内废物代谢不良、各种中毒引起的幻觉。郭飞雄系狱8年,长期经受酷刑、虐待、侮辱、折磨,我们有理由担忧,受这么久、这么多的心理创伤,他的精神状态,现在怎么样? 关注组有理由,希望国际社会调查团,会见郭飞雄时,也了解他的精神状况。

第三封向国际社会求助的公开信,发出至今已有半个月。有很多的国家、人权组织、社会团体、有良知的个人,都在为郭飞雄呼吁奔走,要求中国政府善待郭飞雄。然而,他的处境照旧。

在阳春监狱,郭飞雄生病求医未遂,反遭长期侮辱、虐待折磨,这一明确无误的人权残虐事件,持续时间之久,程度之恶劣,令人不解。 郭飞雄身心被虐事件,是中国人权持续恶化的又一瞩目标志。中国满地的人权事件人道灾难,正是因为郭飞雄追求的人权、公民政治权利,在中国根本没有。我们不希望郭飞雄,成为象曹顺利、力虹、李旺阳那样的牺牲者。他活下来,可以创造更多价值。

郭飞雄绝食已超过80天,27号关注组公开致信广东当局,要求停止虐待郭飞雄,保障他的各项诉求和权利。然而,郭飞雄的诉求和关注组的诉求,一条也未被回应。监狱对他虐待和折磨,是否已停止,会否转监狱,都不知道。

为此,关注组呼吁,请以人权观察、大赦国际、联合国人权专办为首的全世界人权组织,以美、德、意、加为首的国际社会,以中国在海外各民运、维权组织和政党为首的全球华人,请联合起来,携手帮助郭飞雄。

情况危急,希望各国驻华使馆、各大人权组织、世界卫生组织,经协调组调查团,到阳春监狱会见郭飞雄,实地调查郭飞雄的遭遇和健康状况,包括身体的和精神的。
深表谢意。

郭飞雄关注组 执笔:哎乌
2016年7月29日

附:
阳春监狱电话,请国际社会、全球华人拨打电话,询问郭飞雄现状,敦促中国当局:停止虐待郭飞雄,还他生命健康权。

联系时间:上午8:30-12:00;下午2:30-5:30 狱政处:0662—7806011
狱政科:0662-27806009 狱务公开:0662—7806012
阳春监狱长吴湛华、政委刘扬,电话:0662—7806008(办公室,政务公开),
7806017( 监察审计,受理检举、控告和申诉 )

郭飞雄关注组四项诉求:
1:为郭飞雄转监狱,满足他最基本的人道诉求:不挨打、不强迫劳动、有书看。
2:停止虐待,包括一天两次插管的强制灌食,和持续的侮辱、折磨。
3:为他保外就医。
4:保证他足够的睡眠时间。

文章来源:维权网2016年7月29日星期五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