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29日,本网获悉:前日外网博闻社刊发消息称:709大抓捕中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的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周世锋、胡石根、翟岩民、勾洪国,四人即将于8月1号开庭。

因不知此消息是否可靠,刘晓原律师昨天登陆到天津二中法院官网,在开庭公告栏中没查到开庭安排。后,刘晓原律师今天打电话向周世锋主任的家人求证,说没有接到任何人的通知,包括辩护律师。后刘晓原律师又发消息说:在今天下午,被指定的为周世锋辩护的律师回复周世锋主任的侄子询问,说法院还没通知辩护律师开庭审理的具体时间。

而三名709案的家属(李和平太太王峭岭、王全璋太太李文足、翟岩民太太刘二敏)于今天(2016年7月29日)约11点,进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质问有关8月1日可能开庭审判部分709案人权捍卫者的事情。对方说“联系不上负责人,回去等消息”。随后三名家属决定坚持等待。

约14时,四位709案件的家属——王峭岭(李和平太太)、李文足(王全璋太太)、刘二敏(翟岩民太太)、樊丽丽(勾洪国太太)被警车从天津二中院拉到附近的挂甲寺派出所。挂甲寺派出所:022-27319000.截止发稿,对709家属传唤仍在进行。据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刚刚(21点)发来消息:“我们四个家属还在派出所,二敏姐(翟岩民妻子)被派出所长谈话后觉得很不舒服,胃痛,她过去曾做胆结石手术,刚刚呕吐。我正在打120急救电话。”

李和平律师妻子王峭岭2016年7月29日17点发来信息介绍:“我们今天来北京,是陪刘二敏确认翟岩民八月一号开庭的事。我们到了天津二中院立案庭,他们推出个信访接待孙庭长(女)。我们很简单的诉求,八月一号开庭还是不开庭,给个话儿。孙一次又一次跑出去,回来说联系不上问不出来。我说我们等,不吵不闹。结果过了一个小时后,来了警察八个,把我们拖出来。后来又报警,把我们四个抓进派出所。二敏和丽丽的国宝又出来非要单独跟丽丽二敏谈话。本来很简单的事,如果没有就说没有,现在这个阵势,恐怕八月一号是真的了!如果八月一号没开,只能说是因为今天的事又改期了。”

令世界舆论哗然的709大抓捕案,当局一年多不准会见,所有当事人信息皆无,强迫指定律师,非法剥夺当事人辩护权。当局一再执法犯法、肆意践踏当事人的基本人权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而对709大抓捕当事人家属的株连迫害也是鲜廉寡耻、为所欲为。709大抓捕案已经成为当局赤裸裸、公开践踏法律的第一黑箱操纵案。本网对此予以强烈谴责,要求当局立即无罪释放所有当事人。

王峭岭(李和平太太)、李文足(王全璋太太)

709大抓捕家属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问询开庭时间 竟遭驱赶强制送派出所传唤 至晚21时仍未结束

附:709家属今天天津二中院询问开庭时间部分视频文字版

1、以下为李文足于今日上午11时录制的视频文字版:

李文足:刚刚10点57分我们三个进到二分院的立案接待处,一位姓孙的厅长接待了我们,但是他一直不给我们答复,说一直联系不上。我们要求今天给我们答复,这一年我们去到各个部门都是让我们回去等消息,我们从来就没有等到过,所以我们坚持要在这里亲自等他们给我们一个(开庭日期的)答复。后来来了十几个警察把我们三个人从二楼拖下来了。我们虽然觉得这是很没希望,但是我们还是要坚持,所以我们现在坐在这里等着。我们等到下午他们上班之后,上去继续要求。

警察:你们能出去等吗?现在是中午休息时间。

李文足:这个院子也不能待吗?

警察:不能呆

李文足:这个院子为什么不能待?

——2、以下为王峭岭于今日13时录制的视频文字版:

王峭岭:我们在今天上午10点58 分,在天津市第二中院的立案庭,要求确认昨天在博闻网看到的消息,八月一号翟岩民颠覆国家政权的案子要开庭。二中院立案庭联系了信访处的一个姓孙的庭长,我们就是要确认这一个(举起博闻社的页面),确认8月1 号是否开庭,他们联系了信访处的人,两个女的。一个姓孙的厅长就过来,过来之后就说,她不了解案情,要去了解一下,问一下到底哪一天开庭。

后来,她就过来跟我们讲,没有联系上负责人,所以让我们回家等。我说,我们这一年来,留的电话,等警察、等检察院、等法院,都不回电话,没有回过我们的。二敏姐到现在,丈夫已经失踪一年多了,连《逮捕通知书》都没有拿到,还是在天津检察院二分院看到她丈夫被起诉了。我们又看到,翟岩民的案件又开庭了,所以我们就是要确认八月一号到底开庭不开庭。她说你们回去等,把电话留下来。我说我们等了一年,没办法再相信你们,我们今天就是要一个结果,开庭还是不开庭。你就是告诉她八月一号开庭,二敏做不了什么事,她扔不了砖头,也扔不了炸药。我们说,我们只等一个消息你们确认。

那个孙庭长说,还是联系不上负责人。我说好,我们今天就等在这里,我们午饭也不用你们供应,我们就在这里等。我请你们务必给个准信,开庭还是不开庭(八月一号)。无论你是告诉我们开庭,我们也做不了什么。我们就是看到一个做妻子的,家里有九十七岁要照顾的公公,我们就是想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开庭,按着公开审判的原则,不过分。

后来,她又一直让我们走,我们坚持说我们中午在这里,我们哪儿都不去,我们待在办公室,不添你们麻烦,不喝你们的水,也不吃你们的饭,我们就等你们今天下班给我们一个消息。如果到晚上你还是说你联系不到负责人,我们也认了,因为天津市二中院的办事效率是这样的。我们没得说,我们说也不会把这件事情栽在你们信访中心的身上。

后来我们等到一点钟的时候,就来了8个警察,然后2个法官和那个孙庭长,就说她要跟翟岩民的直系亲属,跟她妻子讲,叫我们两个人回避,因为翟嫂子说,她上次被警察打过,她特别害怕,我们怕她再被打。二敏姐,我们说那好,你现在就跟他讲结果,我们一块走,然后警察上来就把我跟二敏姐拉着手跩开了。四个警察就把我跟文足,还有另外四个就把我们从楼上拖下来。拖下来推到门口,我们害怕二敏姐被打,就一直喊二敏姐你要出来,这群流氓又要打人了。我们怕二敏姐再被打,所以他们在我们走后又把二敏姐关到屋子里,说“你不知道结果吗,等会儿就给你结果!”二敏姐被吓坏了。所以二敏姐后来要求说要出来。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6年7月29日星期五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