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个月2016年7月7日陈进学律师到新疆会见张海涛后,得知他被戴脚镣手铐刑罚的消息以来,我心如刀绞,夜不能寐转辗反侧至今。

今天,我与海涛姐姐带着儿子小曼德拉,来到了第一看守所(新疆乌鲁木齐市喀什东路育新巷62号),来看望因写文章被新疆当局视为“抨击现执政政府”,而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十九年刑期我的爱人张海涛。

刚从出租车下来,远远看见马所长(马俊峰副所长)和人在门口交谈,我扔下行李,便飞奔过去。

看到马俊峰所长已经向里面走去,“马所,你好!我能不能和你说几句话?”我大声喊道,全然顾不上门卫的问询。

“你等一下,我过来。”马所回过头,向我挥了挥手。

我心里暗暗一喜,或许今天是小曼德拉带来的好运气,要不然官老爷又在开会干什么的,哪里顾得上与我们说话?

门开了,马所从里面走了出来,我迎上前去,“马所长,您好!”

“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吗?”马所长问我。

“前面买提检察官说海涛听话的话,就把脚镣去掉,我想问下,现在确定去掉没有?”我说

马所长说“听话的话,就去掉!”

“张海涛听话了吗?”我急促地问。

“已经去掉了!”
“确定吗?”
“确定去掉了!”马所长语气相当肯定。

我说:“前面买提检察官说因监舍改造,大家都没放风,什么时候可以放风呀?阳光是我们人类共同的资源,不管是外面的还是关在里面的人,也都应该有享受阳光的权利,是吧?”

马所长:“每天都放风,上午、下午各两个小时。”

我急急地追问:“包括张海涛吗?”

“人人都放风,当然包括张海涛。”。马所长边说身子便向看守所退去。

我跟着他,抓紧我的问话,张海涛在里面能吃饱吗?为什么体重严重下降?拿去的圣经能给他看吗?能让孩子见见爸爸吗?

“这个看守所是最好的,饭肯定会让吃饱的,里面有圣经,可以让他看,孩子现在见不了,他在里面你就不要管了,管好你和孩子就行,好吧?”马所长说着已向看守所迈步。

尽管马所长语气肯定,但我依然不甘心离去,在烈日下,抱着小曼德拉和姐姐三人在看守所附近徘徊了又徘徊,希望能一些瞥见人影,可是费尽周折,看到的除了高墙就是铁丝网。

这里是离海涛最近的地方了,多么想拥有一种超能力,让我们的孩子小曼德拉翻越那堵高墙,投入父亲的怀抱……

“小曼德拉,大声喊爸爸,爸爸就在这里面”!我对儿子说。

今天小曼德拉是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他显得格外新鲜、兴奋,小手不停的拍着,嘴里发声“啊啊啊”的叫声,清脆而响亮,仿佛在告诉爸爸:“我来了!”,还不时抓我头上的发卡,跟我嬉戏玩耍,“咯咯咯”笑个不停。

看着无忧无虑不谙世事的小曼德拉,真让我哭笑不得,惆怅而又哀伤,这个本来应该在父亲呵护下成长的孩子,却从出生都没有见过父亲,今天终于来到了离他的爸爸最近的地方,这里却是布满了天罗地网……

伴随着小曼德拉的欢笑声,我的心却在流血:“老公,你在里面还好吗?知道我们的儿子和你近在咫尺吗?你有心灵感应吗?”

想起你刚被关进来我还在怀孕时,来到看守所,宝宝在肚里翻动踢腾,难道不是一种心灵感应吗?此刻,你在想你的儿子吗……

悲愤哀伤的情绪却被小曼德拉的喜悦感染着,两种截然不同情感的交织,此情此景该是怎样的一种什么滋味啊……

“海涛,我的爱人,你在里面,真的如马所长所说的已去掉镣铐可以放风了吗?真的能吃饱并能保障基本的营养吗?

与你一墙之隔,我却不能见到你,无法知道马所长所说的是否是实情。也不知道该怎样证实他的话是真的。

海涛,你只不过说了些他们不喜欢听的真话,揭露了一些他们见不得光的真相,就被这个强权笼罩的贪官污吏如此对待。

亲爱的,你能感受到高墙外姐姐,、我和我们的儿子小曼德拉对你期盼思念与牵挂吗?

海涛,我很牵挂你,很心疼你啊!可是,在这个暗无天日没有丝毫人权保障的国度,让我拿什么来保护你?我的爱人!

文章来源:维权网2016年8月6日星期六

张海涛

张海涛妻子李爱杰与刚满月的儿子/忻霖独家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