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3日

根据指控,胡石根还企图整合“民运圈”“死磕派律师圈”“职业访民圈”等,来壮大参与“推墙”运动的力量。胡石根提出“公民力量壮大、统治集团内部分裂、国际社会介入”系国家转型的三大因素,“转型、建国、民生、奖励、惩罚”系建设未来国家的五大方案,积极策划颠覆国家政权。

上面既是颁奖词,也是讲座内容,使肥肥受益匪浅。说真的,这么多年我也算个思考者,但是如此系统的民运理论,还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老头了不起,当然也感谢央视和人民法院提供的讲座平台。这次讲座我党挑选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法学学者、职业律师、群众以及来自10余家境内外媒体的记者等各界代表参加学习,境外的不说,不知道境内的这些同志通过今日学习是否心动,但是我可以肯定境内其他听众心动的肯定不少。

一直以来,很多人都蒙在鼓里,以为伟大祖国繁荣昌盛坚如磐石,但是今日这个教授居然94年开始就领导反革命组织颠覆国家政权。过去很多因为信息闭塞而绝望的,他们心中有诸多不满,甚至绝望,面对不公看不到希望。这次,通过央视开讲,很多人会去思考,原来一直有人默默的在反抗,终于看到希望,终于找到组织了。

这次审判不仅红了胡石根,也红了“转型三大因素”“建设国家五大方案”,这些系统的民运理论,我姑且就我对上述概念的理解做个阐述。

公民力量壮大,这是很关键的,我认为这是政权变化的终于催化剂,持续地保持抗争,持续的传播理论,不消停,只有在运动中朝廷才会不停出现错误,才会有第二个因素。所谓的公民,不仅仅是反对先行体制,更要提高自己与民主有关的各方面素养,自由,平等,包容。足够数量的公民,在政局变化期间,是稳定社会的重要力量。

统治集团内部分裂,其实现在已经分裂了,只是各种势力都在拭目以待。胡教授的讲座,让他们可以肯定,没有国不一定没有家,他们的幸福并非和体制绑架一起,他们可以有新的选择,没有国就没有家的只有赵家。已经分裂,只是需要足够的压力促成他们的选择。

国际社会介入,国际社会一直在介入,从尼克松访华撬开大门开始,这个介入持续到现在,有高潮有低谷。我认为国际社会的介入是衡量当局统治稳定程度的重要因素,国际社会介入低落,说明当局暂时度过难关。国际社会介入加剧,说明他们看到了当局陷入暂时的困境。国际社会最终的介入方式必然是颠覆——太平洋航母威慑、扶持新临时政府并进入联合国取代当局席位、转移所在国中国使馆给临时政府、扣押当局国有和领导人私人拥有海外财产并转移给新临时政府。

转型,有促进体制转型的过程和具体转型的特殊时期。促进体制转型主要就是前面的三大因素起的合力,如果去做每一个因素的推动。具体转型的过程,我常说促进体制崩溃避免社会崩溃,整个权力体系的崩盘,但是公共服务体系不受影响,避免社会混乱崩溃。体制崩盘是幸事,社会崩溃将是灾难。我认为绝大多数现在从事各项公共服务的体制内人员,包括公务员、医疗、教育、水电气、交通以及军队警察,他们在新的政治格局中仍然从事现有公共服务。权力格局的变化,只是变化的政治领导人和政策体系,并非具体执行者,民主国家政治和行政也是分立。

建国,体制崩盘,秩序稳定之后,建国就是首要工作。对于建立国家,我认为没有必要执着于中国这个概念。所谓的中国不过是最近一百年才有的概念,就算历史上,现在的中国这片地盘,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分裂的,只有蒙古和后金两个外来民族建立了统一国家,这两次统一都付出了惨重的杀戮。所以分裂是主流,而统一倒是白骨累累。国家,就是愿意在一起的就一个国家,没有必要为了这个战争留下的领土格局付出后时代人们的幸福。我相信在利益交集驱使下,一定会在最适合那个地方成为国家,绝对不会出现某些不思考人类说的一人一国,因为那不符合每个人的利益。

民生,几十年灾难,国家格局确定之后,各自重建民生,恢复生态,恢复人性。

奖励,不论民主之后在哪个国家,凡是在推动民主转型的过程中做过贡献或者牺牲的,对其本人或者家人都改做适当的经济补偿,当然我反对那种用政治职位补偿的做法。

惩罚,不论民主之后在哪个国家,凡是在其生命中做过反人类行为的,都需要进行惩罚,职务和命令不能成为他们的借口。

胡石根教授,你咋个不上诉呢?否则再来一场讲座,让三大因素和五大方案传播得更远!

文章来源:微信群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