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08

空夏

随着几位侠客的相继被判,全民认罪的时代,可能即将到来。

很自然地,这几天的网络都在“论罪”,也很自然地诞生了新的问候语:今天,你认罪了吗?

按照基督教的教义,人都带着原罪。依照佛教的说法,人都带有苦毒,这也是罪的一种。

因此,如果说罪,所有人都有罪。但这种罪,是宗教层面上的“罪”,耶稣已用宝血为世人洗清,佛陀也劝世人用修行化解。

而“今天,你认罪了吗”的罪,是非宗教意义上的罪。它源于一股强大的力量,以电视、网络、报刊等各类媒体为阵地,让其分崩离析,供认不讳,洗心革面。

但在统一前的德国,东德青年马克.尼姆却骄傲于当局加给自己的罪。他自豪地说:“当你的祖国被独裁所统治,叛国罪是对你最荣耀的评判。”

由此我们知道,原来有些“罪”,是真理的化身,它是值得感动的,更是值得夸耀的。

所以就有人开始认罪了:因为推崇自由;因为还原真相,因为开启民智,因为呼唤良知……。

我当然不能缺席,无论以宗教或是以世俗来说,我都是有罪的。在此,我宣告,我忏悔,我认罪:

我有罪,我拒绝赞美太阳,我疏于针砭时弊;
我有罪,我害怕独立思想,我习惯指鹿为马;
我有罪,我视而不见大盗,我默认小偷招摇;
我有罪,我混淆房子砖块,我躲开妄议套餐。
我有罪,我无视人间苦难,我只会风花雪月;
我有罪,我咀嚼毒奶劣米,我坚持作哑装聋;
我有罪,我抵制揭露丑恶,我迷信趋炎附势;
我有罪,我不为正义发声,我嘲笑捍卫尊严。

有人说,这是一个没有英雄的年代;还有人说,这是一个产生英雄的年代;甚至还有人说,这是一个不需要英雄的年代。

有道理,都有道理。英雄一出,维稳费就要大大增加。

但是我现在说,我郑重地指出,这不是年代,这是时代,这是一个全民认罪的时代。它已到来。

让我们重复一下标题,也请你们自己反思:今天,你认罪了吗?

阿弥陀佛。阿们!

裸侠江湖1

空夏:潜性写作者
自诩社会闲杂人员,以北漂的身份隐居乡野,保持身体与心灵的双重流浪,发表作品若干并入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傲视苍茫》,另有小说《逃亡者》、《烛光怒吼》等文本待出。

裸侠江湖2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裸侠江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