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月8日10:00余文生律师来到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立案庭查询王全璋案,答复没有王全璋信息。

2.8月8日10:30余文生律师来到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案件管理中心查询王全璋案,答复只有王全璋的批捕信息,没有王全璋送检信息。

3.8月8日11:00王全璋夫人李文足发来信息,她们在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控申处得知王全璋案已于8月7日移送检察院。(周日加班,公检够“敬业”的)

4.8月9日9:50,余文生律师来到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案件管理中心要求阅王全璋案卷,10:30得到答复是王全璋于2016年2月26日给警方写了一个声明:本人不聘请任何律师,包括家属聘请的律师,直到审判结束。(检方只念了一遍,不让律师看原件或复印件,只能大概其记下这些)检方说下午去见王全璋,向其核实声明真伪。检方拒绝余文生阅卷要求、拒绝接收辩护手续。

5.余文生律师将在8月10日向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核实声明情况。

综上,王全璋2月26日有了这个所谓的声明,可是直到6、7月份天津市公安局还承认程海余文生律师辩护人资格,有书面不同意会见王全璋的答复。无论检方核实结果如何,警方已涉嫌违法,余文生律师将就此问题,对天津市公安局全面控告。

余文生律师
2016年8月9日11:30

附:李文足(王全璋妻子):我丈夫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解除对律师的授权

刚看到余文生律师发出消息,余律师在天津市检察院二分院案管中心要求阅王全璋卷时,得到答复说王全璋于2016年2月26日给警方写了一个声明:不聘请任何律师,包括家属聘请的律师,直到审判结束。

王全璋一个知法的律师,深知自己的合法权利和律师的重要性,会不聘请律师?而且在失去自由之前他都做好了安排,签了委托书放在家里: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解除对律师的授权。

人在你们手里一年了,709所有的人都“傻”到不要律师,你们不要脸的手段能高明点吗?

文章来源:维权网2016年8月9日星期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