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10

彭治民

重庆黑打冤案之一的彭治民案。(视频截图)

可靠的消息来源说,重庆黑打冤案之一的彭治民案,将由重庆高院在8月16日开庭再审,这是薄熙来倒台后,第二起有关反思唱红打黑,对遭受黑打的民企老板纠偏的案子,上一起涉及民企老板王能,我做过一些报道和评论,总体上看,他们都不是彻底翻案,而是小修小补,因此,重庆不会大张旗鼓地报道,更不能清算薄王徇私枉法的罪行,故令人遗憾,但地方法院能接受其家人的申诉,已相当不易,首先,笔者对此予以肯定,也许彭案再审将推动重庆法治的一点进步,会引发一系列问题,与其攀比的其它1030个申诉人将大受鼓舞,也给他们带来一线希望,全世界所有关心重庆的读者,会对彭案的再审结果拭目以待。

尽管彭治民曾拥有上百亿资产,但重庆几年前政经形势过山车般的变故,有力地说明,没有独立于党派之外的司法保障,再多的金钱也不能给中国民企带来安全感,也不能给民企老板及家人带来快乐,其实,彭治民与李俊,王能,黎强等人一样,都是周永康,薄熙来,黄奇帆,王立军等人组成的一个利益集团的牺牲品之一,或者说是倒霉于官员之间的内斗,消息来源说,重庆庆隆物业老板彭治民,被黑打加罪的原因是,彭与时任重庆市长的王鸿举关系密切,王的一个兄弟与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多年来一起做贩卖香烟的生意,黄奇帆是个官迷,他巴结薄的目的是想取代王而上位,薄熙来不懂经济,也不太熟悉重庆地方情况,故需要黄奇帆当绿叶衬托自身,就想在彭的身上打开缺口,而王鸿举非常聪明,他一方面在京找人疏通薄的关系,一方面主动让位辞职,这样才逃过一劫,而彭没有那么幸运,他的民企被打成黑社会,因为薄王还需要他100亿的财产,不论个人享乐,还是买官,还是搞政绩,中共官场都急需钱。因此,彭治民被薄熙来,王立军强行包装虚构成黑老大,判了无期徒刑,并没收全部财产。

从此,围绕他的巨额财产,展开一场激烈的争夺战,先是薄熙来及其党羽张开血喷大口,以国企,民企或以各种名目的公司,妄图吞鲨;后是黄奇帆等人,以重庆八大投的招牌,或以假国企真民企的名义进行蚕食,他们不论讲得多么天花乱坠,都是看到他的银子眼红,读者看过中国经营报的有关文章就知道,和徐明一样,彭治民的财产股权成了一锅乱粥,他之所以有幸被重庆高院选为再审典型,是因为他举报贪官的经济问题,配合中纪委查处薄的党羽,原重庆人大副主任谭栖伟而立功,另一方面,他的太太及家人也多年努力,虽然,黄奇帆与钱锋等人立下攻守同盟,面对数以千计的冤民申诉,坚决不给平反,但彭家与另一个被打成黑老二的民企老板曾智强及家人,都是很有人脉关系的坐地大户,近年不停地呼吁和奔走,逼得黄奇帆等实权派让步。

可靠的消息来源说,彭案再审,也与黄的处境有关,目前,有关黄奇帆的儿子参与重庆钢厂生意的丑闻已败露,他非常紧张,2016年3月两会期间,黄为掩盖贪腐内幕,打黑真相,大搞山头主义,利用盘根错结的地方与中央的关系,拉拢,威逼,引诱一些重庆代表提出议案,要在重庆设立高法第三巡回法庭,其目的是叫钱锋改任此职,超前堵漏,黑打冲锋在前的重庆高院院长钱锋,是周永康的嫡系,他任期已满,按照级别不好安排,黄就想一箭双雕,即可以堵住1030个冤民申诉的后路,又可以送一个人情,黄和钱已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都是薄熙来唱红打黑的受益者,如同另一个党羽,重庆原沙坪坝区委书记,现渝富公司老总李剑銘一样,黄如倒台,将牵扯一大批贪官污吏,而每一个都参与了对包括彭治民在内的民企的黑打,他们徇私枉法的目的都是抢钱买官。据说,黄奇帆曾安排李剑铭领导下的渝富国企,吃掉了一块彭的公司的大蛋糕,既使重审也难以挽回所有的经济损失。

2011年5月4日,重庆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彭案进行宣判,此前开庭时,彭曾哭得稀里哗拉,他心里冤啊,这个拥有百亿财产的大亨,以前自认为是成功人士,也很牛逼,当时才明白,在强权人物薄熙来的眼里,自己是多么脆弱,连只螞蚁都不如,只要司法不独立,没有人再想当文强,重庆公检法司的集体顺从,使一个政治骗子在短短的几年里,包装,虚构了640个黑社会,数以万计的人逃亡,数以千计的人入狱,数以亿计的民企财产流失,震动了海内外,连国际上知名的一些媒体都高声叫好,甚至派员专程去重庆朝拜,却造成新一轮的移民潮,资金转移潮,给重庆及国家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至今不能拨乱反正,只能用改判的修补和应付忽悠老百姓,不能不说是中国的悲哀。我想,不知道彭能改判多少年,也许是坐了多久判多久,彭既使回家了,也不能大显中国司法进步。不过,再审总比不理不睬要好一些,它像在黑暗的长夜里,给哭泣而跋涉的冤民一点淡淡的光亮,它是渺茫的,但可怜的蒙冤坐牢的人们,却看到希望的一角。愿彭治民再审时痛哭失声,声音能唤醒一些冷漠,愚昧,麻木的人。中国的老百姓,是多么善良而易于满足。

2016年8月10日于多伦多。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