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初次接通全球互联网起,十一年已经过去了,但是中国连接互联网的通道至今仍然被由代理服务器组成的防火墙守卫着,这堵墙已被证明被柏林墙更实用,更难以穿越。更有甚者,对宽带连接需求的增长导致了耗资八亿美元的“金盾工程”的启动,一个全自动公共监督数字系统,否认中国人民的信息权以助延长中共的统治。

金盾工程的基本原则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由西方机构开发的系统支持下,中共锻造了一把扬言要封锁通向民主之路的虚拟剑。

在中国,互联网的进出口主要是监督和过滤政治信息。它们的技术功能包括封锁海外网站,过滤网页的内容和关键词,监视电子邮件和互联网聊天室,劫持个人计算机,散发病毒,以及内接公安局的监视系统。互联网不但没有带来自由的新时代,反而使中共当局极尽极权控制之能事,足以使欧威尔(George Orwell)著作《1984》中的统治者羞愧。

从今年四月十五日起,金盾工程的高科技监控着中国网民的一思一动。欧威尔未能成功预见的是,中共政府是在民主西方的帮助下实现这一切的。(译着按:指西方科技公司因金钱利益,助中共架起金盾工程。)

今天,中国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国家在法律上祀奉“互联网政治犯”的概念。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能相当于“犯罪”,“激进观点”可导致入狱。真正的罪犯——西方公司Nortel,Cisco,和Sun Microsystems的官员–那些建造这个阴险的思想控制系统的人,却将呆在中国五星级的旅馆里,而不是监狱。

从中国的第一个互联网犯人林海音(Lin Haiyin音译)因煽动颠覆行动入狱,到最近的作家师涛被拘留,一百多名独立知识分子因表达他们的观点被关进监狱。互联网监控也是法轮功修炼者被处刑人数不断上升的原因罢–到四月十八日总数达1,692.

现代中国的互联网通信充满了诱饵和陷阱:方便用户的网页设计,容易点按的图形,象征性的脸部表情,网上广告中美丽的女星,还有不断刷新的国际新闻,引诱用户参与,表达他们的意见。但是,一但有人的指尖触摸到键盘,互联网的“餐桌民主”便不复存在–他或她可能发现他们落入圈套,因为互联网警察监视着敲入的每一个字。

在一个言论自由被限制达半个世纪的国家,互联网最初被认为是天赐的礼物:人们对它充满了热情,建立网站和个人网页。现在这些人发现他们暴露在公安局面前。

例如,民主和自由网站(Democracy and Freedom Web)在三年内被临时关闭或封锁了43次。它对赵紫阳逝世的有力报导最终迫使它屈从于金盾工程的权力。今天,在中国一个虚拟服务器的平均上网寿命仅为30秒钟,17,000个互联网聊天室被关闭。网上过滤技术能封锁或截获八千万中国网民的电子邮件。

由于互联网聊天室和个人电子邮件成为许多中国人的基本需要,互联网监控升级也达到高峰。结果,今天的思想家比他们在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早期更易于被抓住在表达“未认可的”观点,那时地下刊物是言论自由的主要渠道。

的确,互联网在中国的覆盖率稳步增长,但是归功于西方技术,中共监察能力增长更快。从它革命之日起,中共一直在渴望这样的监督能力。至少目前,独裁体制在中国不但安全,而且处于攻势。

但这不会长久。尽管金盾工程是中共在1949年控制中国后在意识领域最大的单项投资,它也可能是中共崩溃前最后的豪赌。就像柏林墙,中共的网络控制在技术上可能是复杂的,但它们是在守卫不可能被守卫的,在支撑不可能被支撑的。

——-

“中国的网络独裁”(China’s Internet Dictatorship)发表在《亚洲媒介》(Asia Media),作者为中国旅居英国异议作家马建。马建曾访问台北,根据台北市驻市作家网页介绍,马建1953年8月18日生于中国青岛,1986年移居中国香港,1997年移居德国,1999年起旅居英国。作品具强烈社会意识、碰撞社会现实,因而屡遭中共当局查禁;而深刻的力道同时也震撼了中国的读者。作品《红尘》获英国旅行图书最大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