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的语境里,做人种是做人的最高境界,比做英雄豪杰还要高一个档次,仅次于做神。海内外十三四亿中国人,能配做人种的微乎其微。最近竟接连涌现出两个,一个是白宫南草坪朝胡锦涛喊话的医学博士王文怡,一个是在国家安全部门围困一百五十天之后仍然心自若、气益(更加)振的半文盲高智晟律师。

所谓做人种,并不是让男人种与女人种结成婚姻,也不是让他们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而是要设立这些人种的精子库和卵子库,通过试管婴儿技术,让这些人种的精子变成活蹦乱跳的小孩子,也就是说把所有的可能性都变成现实性。

心理品质退化堕落

我为什么突发此奇想呢?我感到咱中国人的心理品质,特别是社会心理品质,如今是极其地退化堕落。血腥、残酷、自私、麻木、冷漠、怯懦、不公不义,已经发展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如不采取技术手段,仅凭自然选择,中国则国将不国,人将不人。美好的心理品质,在中国人中像濒危动物一样,需要采用技术手段加以抢救。

网上说,刘德华的前女友喻可欣小姐想要马英九先生捐精,生个马种。马不答应,说:“身为市长应该尽力为市民提供各种服务,但是很抱歉,为民服务不包括捐精服务。”老马这话太武断。为人民服务的具体内容从来不曾严格确定,凭什么就断然说不包括捐精这项服务?太官僚,服务不服务还在其次,态度就成问题。

既然老马不识抬举,喻小姐就不必一棵马树上吊死。建议喻小姐不妨考虑另外的树,比如我认为老高的精子品质就不亚于老马的。我一向认为,中国男人,只有老马一人堪称帅哥,其余的几亿中国男人,只是张三不同于李四而已。这一点,很荣幸,喻小姐与我所见略同。最近我认为,中国男人,只有老高一人叫男人,其余几亿中国男人,残次品居多,半男人或小半男人罢了。比如与老高相比,我焦某人只勉强可以划入只有大半个睾丸者之列。

回头再谈王文怡。亲临白宫那个场合,那个阵势,那个排场,不是每个人都能对胡喊话的,只有人种级别的女人才干得出来。它最起码需要两个条件:一要够胆,二要够义。有人责备王文怡选的场合不对。是的,如果在天安门广场就更对了!中国人抗议中国事,理应在中国的白宫草坪—天安门广场,却不幸发生在美国的白宫草坪上。

万幸世界还有白宫

去年的某个夏日,我远远看见几百名南亚人打旗子喊口号围白宫游行。上前一问,原来是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锡克人抗议印度总理访问白宫。人类中的某些人或某些族群,既不幸又万幸。不幸的是在自己的母国竟无处可抗议,万幸的是这个世界上还有个白宫,任何受侮辱、受迫害的人都可以在这里最大限度地表达自己的抗议。耶和华给以色列应许了迦南,给王文怡应许了白宫。

有人责备王文怡越出了记者的职份,我看越职份的是那个捂她嘴的华裔摄影记者。王博士这事干得漂亮,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没有咬掉捂她嘴的那几个手指头,并像愤怒的子弹一样吐到他脸上,砸得他腮帮子露出半边槽牙来。

一棵树挨不了两次雷劈。胡主席这辈子不用盼望或担心遭遇王博士两次狮子吼。阔台狭路,这是你们俩人几世几劫修来的缘份。我希望你不要恨她,更不要嫁害于国内的法轮功。以你的地位而言,只有一种情怀是适当的:把每一个中国人,无论他们是什么样的中国人,都一例当成你楚楚可爱的子民,加诸膝,抱于怀。没有坏学生,只有坏老师;没有坏孩子,只有坏家长;没有坏人民,只有坏元首。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