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林先生入狱一年多过去了,他在狱中近况如何?从网上得知方草女士因丈夫的原因失去工作。她和女儿近况怎样?在靠什么生活?怀着这些问题,卫子游最近从网上采访了方草女士。

卫子游:方草女士好!你知道,自从张林先生被捕以后,国内国外对他和你们一家人的情况非常关注。听说你最近去探望了张林先生,他现在在狱中的情况如何?能不能详细谈谈?

方草:感谢所有关心和帮助我们一家的人!我最近一次见到他是在5 月15 日(即昨天)星期一上午11点钟,他现在在狱中的状况还好,没有被虐待和被殴打的迹象。但是他的身体状况却很糟糕,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据他说近半年以来,头部、四肢及身体经常疼痛,不能正常吃东西,行走也困难,有时甚至无法用手拿一些简单物品,就连说话、睡觉都无法保持正常生理状态。监狱的管教干部虽然曾把他带到铜陵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过检查,但没有确诊。只是说是颈椎盘突出,突出了0.7 厘米,才导致颈椎突出压迫中枢神经,造成浑身疼痛。因为他们的医疗设施十分落后,目前他们也没有提出一个有效的治疗方案,只是给一些药物来减轻颈椎突出压迫中枢神经所带来的疼痛。我知道,这些镇痛药只能暂时缓解疼痛,对身体却有害无益。我们见面谈话时,我能十分清晰地看见他说话时的口腔动作给他带来的痛苦,这种痛苦完全来源于肉体上的疼痛感,而不是因为心绪。但是他一直在拼命抑制因病痛折磨造成的表情变化,他是不愿让我担心。

为了了解他的病情,我今天去了我们当地比较有权威的医疗机构,咨询了有关骨科专家。我向他们详细描述了病人的状况,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他得的极有可能是脊椎性疾病,这种病必须及时治疗,用其它方法都不能缓解症状,必须手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又问:如果不及时治疗最后可能会导致什么后果?专家说:四肢瘫痪。

这一声犹如青天霹雳,我当即瘫坐在椅子上。

卫子游:张林先生身体出现如此变化,如果当地监狱和监狱的管理机关讲人道,应该为他办理假释。你和张林先生还有一个孩子,现在张林先生人在狱中,你一人在外面拉扯孩子,很不容易,你们过得好吗?请你谈谈你们母女现在的情况行吗?据说自从张林先生出事后,你的工作也失去了,现在你靠什么生活?靠什么养活孩子呢?

方草:确切地说应该是两个孩子。大女儿张儒丽是他和前妻生的,这位母亲因不堪忍受与张林在一起时所过的那种颠簸流离、痛苦无奈的生活,离开了他们。现在家里所有的重担都落在我一人肩上,我也无暇照顾大女儿,只好让她跟奶奶生活,每个月我负责她的生活费,我自己照顾小女儿张安妮。

我现在应该说是无业,没有工作,有时打点儿短工。主要是靠我母亲的接济和一些好心人的帮助,才勉强度日。

卫子游:张林先生出了这么大的事,类似的情况下,有的做妻子的选择了离婚,你却没有。你不仅没有离婚,而且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在艰难地支撑着这个家庭,你的精神赢得了很多人的尊敬!请问是什么在支撑着你做出如此艰难的选择?

方草:是爱!和因此带来的对家庭的责任感。在他最无助的时刻,我的存在是对他精神上最大的安慰。既然选择了他,也就是选择了与他相关的一切,就自然应该接受这个不幸的过程,一路陪他风雨同舟,天涯同命。这就是爱的力量!

卫子游:在海外媒体上有时候能读到你写的文章。请问你现在可以自由写作吗?国保的工作人员有没有干预?

方草:还算自由,以前就是张林刚出事的时候他们曾对我说过,如果我坚持写下去,以后我会落得个与丈夫同样的下场。不过现在他们还没有直接干预。

卫子游:张林本来可以选择留在美国享受自由的生活,但他却折回来了,回到推进中国民主进程的第一线,却因这种为国为民的精神受到迫害。请问,你作为他的妻子,对他被判刑是怎么看的?你认为写作评议时政的文章是有益于国家呢?还是像判决书上所说的是危害国家安全?

方草:我认为,当局对我夫君的判决,完全是阴谋构陷!没有任何法律和事实依据。这只说这个国家的司法不独立,没有民主。他只是从一名持不同政见者的角度出发,去剖析一些客观存在的社会现象,去批评时敝和向当政者谏言。所以,法院的判决是极其不公正的。作为一名公民,有权利向当政者谏言献策;作为一名知识分子,这就不仅仅是一种权利,更是一种义务,他是在为这个国家和人民尽自己应尽的微薄之力。根据中国当下正在实施的宪法,当政者执政的目的,是为了把国家建设好,不广泛听取各方意见,那“建设”二字从何谈起?一个合格的政府,必定敢于面对各种各样的不同意见,敢于面对自身的各种缺陷。这就如同一个人,如果不敢面对自己的弱点,此人也就不会有什么前途。人无完人,政府也是同样,若想要追求尽量做得更好,就得把自己真实的一面放在世人面前,世人自然会做出公正的评判。一个人若是只知到处夸耀自己,这个人一定会有诸多不堪。同样,如果一个政府只知一味宣扬自己的伟大、光荣、正确,那就等于在说:我不敢见人,我真实的一面不敢让人民知道。一个人对指出自己不足所在的人记恨在心,时刻找机会要封住他的口,这个人会是一个有希望的人吗?同样道理,一个政府对持不同政见者加以打击、迫害,那这个政府也没有什么前途可言。我相信,当政者们之所以从政,就是为了要在政权治理方面做出一番事业。我不太懂政治,但是要是政治里没有理想,只有权术、手段,那么中国的未来会是怎样的呢?四千年来不断轮回复演的战乱不止的血泪历史,便是最好的预言。所以,我以一个普通国民的身份,请当政者多考虑考虑国家的前途,多考虑考虑象我夫君这样的人的命运,他们在中国,并不是极少数。

最后,再次感谢所有关心和帮助我们一家的人!我不知道要用什么方式来感谢大家,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方式,就是将这个家支撑下去。

卫子游:谢谢方草女士接受我的采访!

2006

By editor

在 “卫子游:张林夫人方草女士访谈” 有 1 条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