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1日,在陈光诚失踪92天后沂南县地方当局终于承认了自己非法绑架的行径,它们以“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罪,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将陈光诚拘捕。

陈光诚,一个盲人维权者。他最初是从自身权利受到侵害,起而维护开始;后来发现与自己相似的乡亲也受到侵害,于是就自愿免费帮残疾乡亲打官司,为他们争取权利;再后来为维护村民的正当权利,组织村民依法履行监督村委财务、罢免村长的活动,同时还对当地公安不作为提起上诉;最后为了阻止地方当局以权敛财而无视国家政策法律推出“两田制”,即40%的土地按人口分,60%的土地村里按照每亩240元的价格由村干部转包出租,陈光诚先后两次到北京上访,通过北京高层出面中止了地方当局的非法行径,从而维护了当地广大农民的正当利益,当然这也同时断送了地方官员的一条发财之道,因此招致地方官员的忌恨,他们变着法样来为难陈光诚.陈光诚在这一次次与不法权力斗争中,一步步带领村民走上一条依法维权的艰辛之路。

2005年,临沂地方当局不知是计生任务没完成,还是发现计生中的油水还没榨尽,于是先后出台一系列公然违反宪法的鼓励暴力计生的地方性政策,一时间导致临沂市三区九县人民陷入随时被抓打、关押、罚款的,人人自危的境地,为阻止临沂地方当局侵犯人权的野蛮的计生活动,陈光诚在广泛调查了许多受害者的前提下,依法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了这些问题,引起国家计生委的关注并派人前去调查,后来调查的结论与陈光诚所反映问题相符,从而及时制止了地方进一步的野蛮行动,避免了当地更多无辜者被侵害。陈光诚也因此而更大范围地引起了临沂地方当局的不满。当地政府的官僚们恼羞成怒,动用公权将陈光诚软禁家中。后陈光诚辗转上海、南京,到达北京,当地官员又千里迢迢赶到北京公然将陈光诚殴打后绑架回临沂。从2005年9月7日始,先后动用上百号人,多辆警车,封锁陈光诚所在的东师古村所有路口,日夜监视村民的举动,将陈光诚非法强行软禁家中达半年之久。然而如此严密的监视软禁似乎还不足以让山东地方当局放心,于是在2006年3月11日,当地公安又公然将陈光诚强行从家中抓走,并且从此面对国际国内各方的质问而信口胡言不知道陈光诚的下落,导致陈光诚人间蒸发90余天。

从古至今我们能读到的人类统治者的无耻恶行实在不少,就是一切流氓土匪在绑架抓扣人时都会慨然认承自己所为,甚至还留下大号以示警告,然而今日的山东地方当局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抓了人后都不敢认帐,如此猥琐下作连强盗都不屑于为的野蛮无信的行径,在21世纪的今日号称要和平崛起的中国发生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如此行径与依法治国、建设和谐社会的口号是何极相悖。

陈光诚因依法维权而遭非法软禁,之后又被非法绑架失踪92天,直到被所谓“依法刑拘”。这是在国际国内社会密切关注下,山东地方当局一手编导而地方执法机构直接上演的一幕违法闹剧。它活生生地注释着中国法制建设的真谛。

陈光诚以一个盲人向往光明的热切来追求着社会严重缺失的正义,他用灵魂来呼召人们的良知的苏醒,用法律来捍卫作人的尊严与权利,他担当社会的苦难,他直面人生的惨淡,他不惧强权的胁迫,他坚守人生的信念。他的顽强与执著实在不愧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典范。

相比之下,临沂地方当局的作为就显得那么阴暗。它们面对一个盲人陈光诚居然是充满了恐惧,如临大敌般地动用暴力工具,对他围追堵截,对他跟踪监视,这还不放心,进一步对他强行绑架。一个政府面对一个盲人,都要如此劳师动众,大动干戈,软禁监视了还不行,还要绑架、秘密关押,现在索性来捏造罪状,实施陷害,以期达到让他入狱,禁封他口的目的。可见临沂及山东地方当局是何极心虚,唯恐陈光诚脱离他们的掌控,唯恐陈光诚获得一丝自由。

我们不禁要问当地政府为什么如此的惧怕陈光诚呢?

是罪恶!是犯罪后的恐惧!

极权之下公权对社会正义的冒犯,公权对私利的屈从与服务,公权对民众权利的侵害,公权对社会公理的违背,以及公权编造谎言对事实的掩盖,这一切罪恶充满了这遍土地,然而这些罪恶在暴力的协助下能欺瞒一时,能压制一地,能让一批人禁声,但这欺瞒不了永久,欺瞒不了天下,更欺瞒不了人心是非的评判。面对真相的揭露,面对公理的拷问,面对道义的追讨,这些借公权渔私利,为私欲作恶行的地方当局害怕了。而陈光诚先生却是站在公理的一边,秉持正义的巨剑,揭示真相,讨问公正,从而使地方官员心存恐惧与忌恨。

这是权力不义而对权利正义的恐惧与忌恨,这是一个不义政府对公义个人的恐惧与忌恨。从人类有史以来无数的事实一再力证着没有哪个不义的政权可以永久扼杀社会的正义,没有哪个违背公理的政权能够侵占人们判断是非的灵魂,也没有哪个违背历史的政权能够永久掩盖事实的真相。没有一个,古今中外都没有一个!在正义、公理与真相前任何看似强大的东西必将不堪一击──国家、政府也无不如此。大家应该看到了:靠谎言与恐惧支撑的前苏联倒了,前东欧极权统治的国家也倒了。如此而言,山东地方当局能折腾多久?

在面对陈光诚对正义的捍卫,对公理的坚守,对真相的追寻,山东地方当局将永远是孱弱的,是不堪一击的,是必将要失败的。因此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胜利必将属于陈光诚!在陈光诚与山东地方政府之间,一个是正义、公理与真相的代表,一个是不义、背理与虚幻的代表;一个代表着文明与未来,一个代表着野蛮与衰败,这两者比较之下,陈光诚的强大与山东地方当局的孱弱是显而易见的。

在此我奉劝山东地方当局要赶紧悬崖勒马,迷途知返,归依大道,臣服正义,不要与历史、道义为敌,更不要指望能征服、战胜正义、公理与真相。亘古至今,一切与正义为敌的,最后只有被碾碎在历史的尘埃中,这是千古不悖的宿命!

(2006-06-16于北京)

民主论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