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语:张三一言先生在《独立评论》论坛上说:现在的毛派与当年不同,大体上是在“体制(党)外”,且与党权、党思想有极大距离,是一个思想和“组织”独立的派别;而且,现今当权派是不可能像对待自由民主派或赵紫阳、胡耀邦那样,扼杀毛派的。毛派比民主派优越是“事实上的合法存在”,只要条件一许可,有组织形式的毛党即应运而生。可见,今天的左派要比当年倾向民主派的总书记、总理、副总理、人大什么长的,更能成气候。他认为自由民主派应当全力支持毛派,方法是鼓动他们用民主理论和程序去争取其生存发展权利。任何思想或组织上专制独裁的政治团体,一旦使用民主程序争取其生存发展权利,并要继续依赖民主程序才能持续时,这个专制意识型态的政治团体就被民主劫持了──它非得实行自由民主不可。自由民主社会就得以此建立。

诚哉斯言!所以我把一篇旧文贴在这里,算是对毛派的一个支持吧。27jun2006】

一个自称有三、四十年党龄的老党员,以“匿名用户”在《人民网》上贴出“恋毛”文章,表示“在原则及真理面前更要像毛主席那样爱憎分明。是就是,非就非。我们对敌人就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毫无疑义地反击,而对自己同志就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自己所敬爱的伟大领袖更要象爱护自己的眼睛那样,决容不得半点被摸黑。”

“将一个明明被中国绝大多数人民唾弃,与中国历史上废帝控政夺权之实,并永远浇铸在历史羞耻柱上,一生掌控、扳倒并黜废三位中共党魁、引导中国走向改良资本主义造成中国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社会腐败越来越严重,并只会为少数腐败‘精英’某利益的邓贼奉若神灵,还在大会小会大肆宣扬什么‘理论’,你们难道不感到悲哀,不感到羞耻吗?!”

这一段话虽然不太通顺且有错别字,但意思却是明白的:胡温集团奉邓贼若神灵,是“悲哀”,是“羞耻”。

接着这位匿名用户指责邓贼、江贼余孽及上海帮近三十年来的倒行逆施,不容许人民对它们残暴镇压“六四”、镇压“法轮功”进行议论和清算。“试问如今的当权者:你们是不敢担当的懦夫?抑或是同属彼类的人民公敌?”

接着此人用美国学者莫里斯·迈斯纳的数据为毛泽东评功摆好。认为“美国经济方面的学者都能公正评价我国1976年以前的经济状况,作为中国人自己,难道不能正确地看待我国的历史?带着偏见情绪或敌意去评价(毛)主席时代的辉煌历史?这不正意味着在背叛自己的英明领袖和自己所热爱的祖国?尊重历史就意味着尊重我们中华民族自己!就是维护中国人的尊严!否定、窜改、污蔑、诽谤自己的历史,无可非议,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卖国贼!”

此人最后说,“不管在那个篡政夺权阴谋家总策划及朱贼这个老右派在早就有恨之入骨的报复心态鼓动下,在其掌控的舆论和造势下一边倒地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无理置评和无限贬低。然而,其反修反腐的决心与信心,就是荡涤了所有的贪官污吏,就是实现了政治的清明,就是让人民感受到了自己的力量。这正是毛主席敢于大胆开展群众性运动的英明所在,与后来之篡政夺权阴谋家一直不敢相信人民、依靠人民、组织人民进行各项群众性运动相比简直是不可同日而喻。一个是敢于相信人民、依靠人民、组织人民并鼓励人民参政议政并为绝大多数人民谋幸福;一个是害怕人民、歧视人民、打击人民并搜罗贪官把持政坛并只为少数腐败‘精英份子’谋利益。如此局面又怎能不产生两极分化呢?”(《人民网》at 2006-04-06 09:40:44)

看来,中共胡温集团成了老鼠进风箱,两头受气;更象楚霸王临乌江,四面楚歌。所以,我想在这位老党员的贴子后面加上一句:“如此局面又能维持多久?”

“邓贼”、“江贼”、“朱贼”,这些看似大逆不道的字眼,居然出现在官方《人民网》上,在无数新闻检查官和十万网警眼底下招摇出市;可见邓李、江朱及其接班人胡温之流,三十多年来大肆推行掠夺型的权贵资本主义、即偷窃型的精英分赃社会主义是何等不得人心,他们受到了自由主义派、同时也受到了左派和原教旨派的唾弃。他们把包括工人、农民、普通公务员和广大党员在内的百分九十五以上的中国人民,变成了全世界最贫困、最可怜、最卑贱的弱势群体的同时,也把自己变成了人民的公敌;他们把广大人民置于自己的对立面的同时,也为自己准备了掘墓人!

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