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好,我是王丹。国内的有钱人现在越来越多,社会上也开始出现一种称作“仇富心态”的现象。我们当然不赞成仇恨财富,但是如何做一个富人的确是一门学问。要想了解这门学问的人,应当看看最近在美国发生的一件轰动性新闻:今年50岁的世界排名第一的亿万富翁比尔。盖茨最近宣布他将要从微软公司总裁的位置上退休,以后要专心从事慈善事业,换句话说,就是专心把自己的钱用在社会公益事业上;几乎是与此同时,6月26日,世界排名第二的亿万富翁巴菲特签署文件,把自己440亿美元财产的85%,也就是374亿美元卷给盖茨的基金会,用于对抗爱滋病和改善教育品质。剩下的64亿美元财产,巴菲特留给自己的三个子女,但不是汇入他们的帐户,而是捐赠给他们分别成立的慈善基金。至此,巴菲特可谓散尽千金,创造了一则历史佳话。难怪捐赠签字仪式吸引了全球两百多家媒体见证。

取之于社会,回馈于社会,这是很多美国富人的心态。美国很多教育机构,包括哈佛在内,还有很多艺术机构,包括洛杉矶著名的盖提美术馆,都主要是靠个人捐赠支撑运作的。在美国,还曾经出现过有人匿名捐赠给大学一亿美元的事情。要说做好事,这种匿名捐赠,来得比大张旗鼓的巴菲特更为彻底。在美国的历史上,石油大王洛克菲勒,钢铁大王卡耐基也都是以慷慨好施著称的,他们的捐献至今仍然对社会发展起着重要作用。

与东方最为习惯的父业子承的观念相反,巴菲特这样的富人认为遗产留给子女是不可取的做法。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巴菲特说:“当你的子女在各方面(不论是家庭环境,生活水平还是受教育机会)都已经占尽优势时,还要留大笔钱给他们,是既不正确也不合理的事情。”也许东方人听了会大惑不解:“留钱给自己的子女,怎么是不合理的事情?”但是,巴菲特的想法的确值得深思。前不久加州州长施瓦辛格访问中国,一些民营企业家为了能够与这位大明星握手拍照和吃饭,不惜重金买票;与此同时,一场具有慈善性质的晚会,却没有一个企业家愿意参加。

这则新闻报道出来,可以部分地暴露出今天的富人们存在的问题:他们离政府很近,离人民很远;离金钱和权力很近,离爱心和慷慨很远;离国家很近,离社会很远。美国的富人们不见得就是多么慷慨,但是除了制度上种种鼓励他们捐献的安排外,给予社会一些,以免除“仇富”心态,或者说“花钱消灾”,应当也是一种下意识的心理吧。反观今天中国的富人们,不要说要求他们承担建设公民社会的责任了,就是回报社会的意识都还很淡漠,怎么还好意思希望社会底层不要敌视他们呢?

RFA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