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把权与色、财、酒并列,称之为狼津、爱河、药江、甘波。颇可玩味的是,津、河、江、波这四个字都是偏水旁,而且都与物质的液态和流动性有关。物质的流动既能载福怡人,也能泛滥为灾。权为四者之首,俄罗斯大诗人普希金在一首诗中藉剑与钱的对话说,剑自以为能夺取天下一切,钱则自以为能买到人世间一切。这“一切”与“权”密不可分。枪杆子里边出政权,早被文明世界所鄙视,用钱能买“和谐社会”则仍有“诙谐”“发展”的空间。民主与专制的核心,始终围绕的,也是一个“权”字。民主制度讲三权分立、互相制衡,独裁制度则坚持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一个主义,完全靠党同伐异和人身依附。

今天,是香港主权移交八周年纪念日。据报道,以曾荫权为首的特区高级官员观看了香港回归八周年纪念日的升旗仪式。针对香港近期的政制争议及争取普选大游行,曾特首在酒会上致词时,大力呼吁港人共同建构和谐社会。曾特首表示,回归八年以来,香港成功地落实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但是港人应该抚心自问,可以为国家做什么?他表示,目前香港经济已再次进入增长期,港人应该把握机遇,将经济搞好,不要辜负国家的期望。

曾先生在这里最少犯了二个极低级的错误,香港是“港人治港”吗?港“首”是港人普选产生的?还是党国钦定的?曾特首是故作糊涂。据有关资料,香港回归八年来至少发生过169件自由人权法治受损的争议事件。据香港记者协会年度报告,中资入股香港传媒,令自我审查的现象日趋严重。港人为“国家”在言论自由及新闻自由方面已牺牲了很多。而曾特首还要港人“抚心自问,可以为国家做什么”,“不要辜负国家的期望”!第二,按照曾特首所说,只要“把握机遇,将经济搞好”,就可以把香港建成和谐社会吗?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倘实行港人普选,何来今日之曾特首?握权思源,难得。

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表态参加“7.1”游行,政协委员胡应湘在出席欢迎贾庆林晚宴后指责陈方安生为“慈禧太后”,用的是“垂帘听政”的典。用错了典不妨,“赴宴”思源,此“愚”未免过于及时。每个人都有自由表达的权利,言论与新闻自由是《基本法》所保障的,普选是《基本法》中承诺的,港人有权利要求许诺者推行政治改革。胡委员在其位而不谋某政,不畏尸位素餐之讥也就罢了,反而如此妄责陈方安生,令人费解。全国人大常委曾宪梓表示,统计显示目前有愈来愈多人信中央。齿虽增而眼不花,实为难得。只是没说清愈来愈多的人相信中央什么,不免令人遗憾。

陈方安生认为:“港人对民主普选的诉求一直维持不变,并无因为经济的起落,而有所改变。在港人心目中,经济利益不能代替民主政制。”“中央不反对香港有民主,但因为市民的心声,无法直接向中央表达,结果中央只是听到‘民主不利经济’,又或者‘争取民主是政客为自己利益’的片面之词。”是中央偏听偏信,还是港首谎报港情?无法“统计”。但二者必居其一。

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6月28日参观湿地公园时,有记者问他如何看前政务司长陈方安生参加“7.1”游行,贾庆林闻言哈哈大笑。不知所笑者何,但后得闻贾笑者,也是无不大笑。“是所谓渴马守水,饿犬护肉。欲其不侵,亦不几矣。”神五神六次第上天那窜得快,一个赖昌星,居然六年弄不回来!不好笑么?在一党独裁人身依附体制下,不出笑话才是笑话。

陈方安生认为:“有了真正的民主,肯定看少点钦点高官奇奇怪怪的嘴脸,忍受少点奇奇怪怪的政策。一个特首也不会够胆自行分亲疏,自行议而决,罔顾人民声音意愿,自行打造君临天下的气势。”回首20年目睹之怪现状,我想在陈方安生这段话后边加一句,“有了真正的民主,才能少看点狐狸守夜、鬼魅侍疾的笑话,才能早点结束狼津泛滥的灾难。”

民主论坛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