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消息,说海军副司令员王守业中将,包养情妇,贪污一亿六千万,遭免职。据说临逮捕,打开公文包,想取出德国造的消声手枪自杀。

自杀?!文革中发生此事,则说持枪拒捕、负隅顽抗,并可当场击毙。再者,他公文包里的两支枪都上了子弹,而自杀是不需要两支枪的。

抄家搜查结果,王将军把“五千二百万现金藏在双门雪柜及微波炉中;美元现钞二百五十万,藏在西门子洗衣机内。在其办公室私设小金库账号内,还有存款五千余万元”。

他为什么把这么多的现金冷冻冰柜?要么担心存银行引起怀疑,要么酷爱现金。

大家知道,钞票不花便是废纸,流通才体现价值。它其实是政府给持有人的借据,花费才能兑现。有了钱,不给老婆孩子花,不给小蜜二奶花,男人要钱干什么?在我印象里,贪官污吏都是贤夫良父,都喜欢把贪来的钱交给妻儿和小蜜。临上绞架,只要晓得存款现金在亲人手中,就死而无憾。王将军这么吝啬,苛待姘妇,属于另类。我看,他与其叫“王守业”,还不如叫“王守财”。

就贪污而言,我不想站在道德制高点横加指责王将军,因为吃不准自己坐那个位置,会不会也像他那样大捞特捞。不过,我觉得王将军捞钞票颇有愚公移山精神,真可谓生命不息,贪污不止。这是懒惰成性的我望尘莫及的。计算了一下,扣除节假日,平均每天有十万进账。假如不辞劳苦亲自验收,五年下来,可以胜任银行点钞员的工作。

王将军四方脸盘,脑满肠肥,尽管衣冠楚楚的坐在主席台上,一看就晓得,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五年贪污挪用这么多赃款,要么手段高强,要么海军部门贪污挪用巨款十分方便,就像吃一盒快餐、上一次茅坑一样,不需要多大的技术,只要会把钞票往口袋里塞。

看了该文章标题,起先以为王将军是为女人而下水的,然而看完全文,觉得此人并非怜香惜玉之辈。统计了一下,真正用在女人身上的钱并不多,包养五个情妇,先后也不过花了一千二百多万元,占他贪污总额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其中一个情妇跟他发生关系,生下一名男婴后,提出要数百万补偿,王只答应给一百万。”

王将军的节俭不可思议,我跟朋友吃茶,关于此事曾讨论了半小时。认为,为他生孩子的女人索赔数百万不过份。一百万是孩子的抚养费,二百万是青春补偿费,还有几百万是她退伍转业的生活费。还认为,称这些女人为情妇,真是亵渎这字眼,他们可能是钱色交易,也可能是王将军以权谋色,对方迫不得已只好顺从。

不管捞铜钿,还是玩女人,王将军都喜欢吃窝边草。捞铜钿,看中他所掌管的海军部门的金库,玩女人,不是玩部队文工团的,就是玩军事学院党委机要员,或总后勤部一办的机要员。军队本来是女性资源匮乏的地方,王将军却一人吞了五个,小妾刚巧跟西门庆一样多。

当然,这些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晓得他钱财来路不正,因此敲竹杠。前后王将军为她们花了一千二百万,平均每人二百四十万,依然后院起火,“写了五十八封举报信,每天风雨不改地站在海军人员来往的北京海军大院门口附近散发传单”,可见她们的胃口,也可见王将军的为人。王将军最后锒铛入狱,更可见她们的能量。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假使衙役成立一支对小蜜二奶的策反队伍,反腐败就可以轻而易举。

五年中既要贪污,又要玩女人,既要跟上司周旋,又要跟老婆搞平衡,王将军工作量比较大。平均一年贪污三千万,玩一个女人,对于一个日理万机的高级将领来说,的确够累的了。另外,五年玩五个女人,有点消化不良,样子像不经过咀嚼品味,将鱼翅鲍鱼一口吞了,节奏也显得太快。从接近相识、到吃酒吃咖啡,进夜总会,送钱送礼物,上床。从如胶如漆,到灿烂归于平淡,到同床异梦,失和翻脸,势不两立,一系列过程要在一年之内走完,犹如上级规定了通奸定额。王将军有可能偷工减料、齐头并进,同一时期一石数鸟,以免疲于奔命。

王将军东窗事发,连累了“少将四名、大校七名,其中五名已被责令退伍,六名被降级处理”。这些天之骄子的大好前程,哎,就这么给王将军葬送了!

江苏/陆文

2006、7、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