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报道,网上的一个帖子将河南郑州市惠济区党政机关大楼的照片贴出,并形容为“世界第一区政府”。这个帖子让惠济区委宣传部外宣办主任邢宇辉很烦恼。他说:“这个帖子给我们区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十分恶劣。我们追查过,采取了一定措施,但网络太难控制。”邢宇辉的一席话透露出一种奇怪的“鸵鸟”思维:倘若惠济区的党政机关大楼的规模引发争议,这种“负面影响”并不是这一政府办公楼本身造成的,而是网络上的帖子造成的。换句话说,见过这一建筑群的人越少,该区在公众中的负面影响就越小!

所谓鸵鸟思维,就是拒绝面对现实,一味自欺欺人。鸵鸟在遭遇危险时,只是把头埋在沙子里,以为这样它看不到对方,对方也看不见它。岂不知整个身子都露在外面,又埋头不动,样子怪怪的,遭到攻击的危险被这种愚蠢的反应大大加剧了。我们在这里姑且不论惠济区政府有关部门是否有权力随意“追查”和“控制网络”,因为无论地方政府中的个别人怎样难以摆脱千年人治的行为惯性,毕竟能够对公民表达自由加以限制的只有法律。且说这种“追查”背后的幽暗意识:政府行为不应被置于公众的目光之下,不应成为公众审视与评论的对象,对政府行为的评价必须符合其要求。否则,一旦对政府形象造成损失,需要对此负责的不是政府而是公众。鸵鸟把头埋在沙子里,它的思维一定是幽暗的,它以这种幽暗的方式寻求安全,注定不会成功。现代政府行为更不可能在封闭的结构中“孤芳自赏”,假如没有互联网,惠济区的机关建筑群依然挺立在那里,老百姓每天走过它门前,心中在想什么?目光中流露出什么?你有信心那里面包含的一定都是赞许与骄傲吗?

惠济区政府的这位官员也许想不明白:为什么“采取了一定措施”,仍然无法消除“十分恶劣”的“负面影响”?其实道理很简单,你采取的“措施”,并不是阳光下的措施。政府行为应当是公开和透明的,应当是自愿接受公众监督的,政府的良好形象是依靠政府自身的努力创造的。而新闻舆论的监督正是代表公众对公共权力进行监督的一种重要的形式。我们并不确定惠济区党政机关大楼的建设一定存在什么严重问题,但关于资金的具体数字也“搞不清楚”,并拒绝记者对相关数据向财政局进行了解,这种遮遮掩掩的做法肯定是一种拒绝新闻舆论监督的失败的“措施”。现代政府行为和公众之间的关系是开放互动的,公共财政在面对纳税人的质询时更不应存在什么难言之隐。惠济区政府官员所采取的措施,以及背后透出的那种对网络评论和记者调查的隐隐的敌意,是与现代政府的行为准则极不相称的。鸵鸟思维的要害在于,它以对方为敌,把头埋在沙子里也只是为了躲避敌人;惠济区政府官员想将自己每日工作的办公大楼“遁形”于网络海洋之外,每日栖身于网络上的也不过就是芸芸众百姓,没见到有敌人啊,抬头看看墙上写的“执政为民”,他们躲避的究竟是什么呢?

(此文刊于《新京报》、《城市晚报》,略有删节)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