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0日《新京报》的文章回顾了劣质美容产品“奥美定”的发家史。这一产品的发家史其实也正是它的受害者的艰难的维权史。从势单力薄的受害者们被迫走上艰辛无望的维权之路,到那些秉持良知的专家和媒体的言论一再被阻,再到法庭上力量悬殊的较量……国家药监局终于叫停“奥美定”的生产和使用,人们也终于有了对“奥美定”自由表态的可能与空间。在这个过程中,那些孤独的维权者和正义之士曾经付出了超出正常状态的艰辛努力,我们应该记住他们。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不仅制止了一种恶性医疗手段在社会上的继续蔓延,更印证着中国社会发展进程中逐渐壮大的公民力量。

我们应该记住《中国卫生法制》副主编卓小勤先生,他早在2000年就开始对奥美定生产厂家吉林富华进行举报,虽然举报信已石沉大海,此举却昭示了他的不泯的正直与良知;我们应该记住协合医院前院长、整形专家戚可名教授,他坚持了一名医生的职业操守,拒绝收买,更不怕卑鄙的威胁,虽然富华公司在法庭上以伤害名誉使他败诉,今天的药监局禁令则恢复了他名誉的高洁;我们应该记住央视《新闻调查》和几家敢于直言的纸媒体,他们对真相的披露阻遏了劣质产品的风光势头,其作用不可小视;我们应该记住只收一元代理费为“奥美定”受害者维权的律师浦志强,正是他担当道义的激情与执著冲破了普通人心中对权势的习惯性恐惧,使受害者走到一起,以尊严的法律捍卫弱者的权利;我们还应该记住以章琴(网上化名)为代表的坚持维权的受害者,她们在整个受害群体中为数不多,但她们背负着巨大的身心痛苦和社会压力而始终不放弃自救的努力,这正是最终实现终止“奥美定”的源动力。

日前,以揭露奥美定(化学名英捷尔法勒)等劣质美容产品为主题的网站正式开通。在这个网站上,有很多受害者的血泪泣诉,受害者令人同情,那些见钱眼开的骗人伎俩则更令人发指。由此可以窥见当下中国整形美容市场的混乱局面。那些不法的小诊所一出事就跑路,门脸大一点的则用巨额利润多方打点,居然就能风雨不动、稳如泰山。整形美容市场处于形成之初,缺少成熟的行业规范和法律规范,确实有很多空子可钻。但不法之徒的钻法律空子的恶性投机行为如不尽快根除,真不知还要制造出多少饱受折磨、哭告无门的受害者。

如何根除这些丑恶现象?前面提到的那些个人和机构以他们切身的努力为我们指点了出路。其实,在现代文明社会,社会构成形式与存在状态的复杂性使得那种古典式的一味依赖权威的管理方式已经失灵。完备公正的法律和透明公开的舆论才是公民保护自己权益的有力武器。我们必须承认,法治环境和言论空间的建构并不完善,甚至在很多领域(包括整形医疗领域)严重地阻碍了市场的良性、有序的发展。但同时,在哲学的意义上,哪里受阻碍,哪里往往正是新生力量的萌发之地。

在“奥美定”事件中,每一个敏锐的人都能感受到这种新生力量的跃动。浦志强律师在接受采访时乐观地说:“我们的社会并不缺乏健康力量。”这种健康力量就是相信法律、捍卫权利、追根究底、不畏强暴的理性精神,一种与现代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现代公民精神。

直到今天,“奥美定”的生产方与使用方的主要负责人不仅没有受到任何法律追究,而且还在一些媒体发表软广告,为该产品的死灰复燃而继续努力。因此似乎可以预见,“奥美定”事件并未走到尽头。相信随着事态的发展,相关各方人士会越来越清醒。如果越来越多的公民能够为自己的生命健康负责、为社会的健康发展负责,持续关注,积极参与,相信维权者一定会胜利,而劣质美容产品和它的社会土壤都不会有未来。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200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