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今天推出了11篇文章,总共属于五个专栏,多数文章和台湾内政或台湾拒统问题有关,从中不难看出台湾民主政治的活泼,和中国读者在中国未比能够看到的一些台湾人的想法和活动。底下是我们针对各篇文章的简介。

认识问题

国民党长期依赖它在台湾非法猎获的所谓“党产”、长期地拢断台湾政权,即使在台湾人民已经于1996-03-23得以选举所有各级政府官员和民意代表之后,台湾民主的推进,也只能依赖用一只一只“小猪”筹集而来的小额捐款的零党产民进党、继续和百千亿党产的国民党抗争周旋。在第三次政党转换之后,台湾人民终于有了让“党产归零”的实力和机会、来“解决”这个问题。这里只能使用附加引号的“解决”,因为,国民党独裁统治51年或47年(看你是从1945年或1949年算起),政府和立法院都是国民党所独霸的地方,光由于机密先悉的特权而从事的“内线交易”所得,就是天文数字,而其中的猫腻大多是无法追索察究的!

尽管如此,不但有《国民党产遭清算.吴伯雄哽咽“党怎么会惨到这种地步”》的悲叹,有些国民党人还宣称要拜托国际干涉。我倒是非常乐见其成啊:让国民党在国际的层次跳来窜跳去并从而自暴其短地漏漏气,正可以展现台湾的民主丰态和公民力量。不是吗?

探索道路

台湾“党产归零”已经是个巨大的项目了。有人还希望《小英辞党主席,深化台湾民主》。如果这样的主张能够在台湾受到注意并获得广泛的正面讨论,再通过全民的“创制”公投。不管结论为何,都会是盛事一桩啊。──光让中国人民看看台湾的公民社会如何处理好这类问题,就是对于中国之民主化的一大帮忙矣。

台湾《民报》推出《结合新一代海外反共华人力量.拓展非典型外交》是个时代性的双赢壮举。文章触及底下几个强调普世价值的重要关键辞──

人民自决权,台湾民主自决,中国民主化,公民社会,政治统合,等等。

这表示泛绿的最重要传媒已经意识到台湾人民和中国人民应该如何相互尊重,相互支援,而且大胆地把未来的政治统合看作是两个人民的可能性未来选项。

由于泛绿这么大规模地关切中国的民主化,还是一个相当新的现象,我建议大家从底下“三大认识”开始:

◆认识中国;

◆认识中国民主化;

◆认识中国公民运动。

理解它们过往,分析它们的当前,然后思考并试图给出有效的策略,而后启动并稳步前进。

运动留痕

《教师代表致成都邛崃市教师集会、游行、示威申请书》是一份并不显眼而容易被误以为铁定无效的运动文件。我的看法是:大家的关心才是定位它的评准──只要做得好:被批准,解决一个地区一个行业所面临的一个问题,可以通过这个“小成就”,鼓励未来的更多示威游行;不幸被拒绝,则可以通过政府的这个“非法的无理拒绝”,激发更多的反抗。当然,如果没有做好,它会提供机会让民主运动有个反思应该怎么把它改进、并且把它做好的机会。这时可能犯到的最大错误将是:把“一个合法斗争”的无效看成是“合法斗争”的无效。在斗争的初期阶段,运动大底只能通过合法斗争才能茁长,才能壮大,因此,此刻,运动必需仔细考虑,如非例外,千万不要被情绪的过激所诱惑!过激的高调好听不中用啊!

《2016年哥本哈根〈中国之路国际研究会〉纪实》是民运的一个活动。我们看到台湾有人参与,而且他们的发言精闢、重要。加以,台湾的民主化成为研究会的一个主题。台湾如何协助中国民主化也因而成为它的另一个主题。加油!

迫害实录

《纽时:强大的中国反而让加拿大华人说话深感害怕》──这篇《法广》的报导如果能够引发加拿大人民的注目和警惕,或许可以不让加拿大人自己的国家,为了向中国讨一杯羹而让自己的人民在自己的国家备受中国政权的蹂躏。《约约时报》的警告都有给出证据。相信加拿大人民不会容许他们的政府在对待这事时掉以轻心吧!阿门。

台湾问题

关于台湾问题,我们提供了五篇文章。

第一篇是《自由时报》的社论:《请教国防部两个基本问题》。两个问题是指:

◆蔡总统所谓的军事战略意指为何?

◆而军方又是以什么方法在规划我国的军事战略?

我们乐于提供此篇,让读者看一下、想一下,底下的几个问题──

◆台湾人关心着怎样的军事问题?

◆他们的关心基于怎样的思考?

◆他们可以如何向他们所选出的总统提出怎样的质疑?

◆提出的问题有没有因为被阻扰而得不到发表?

◆提问者──《民报》──会不会或者有无因而受到政府黑手的警告and/or干预?

第二篇是《美国之音》的《英学者:用公共外交去释放台湾的软实力》。在这里,英国亚伯大学国际政治系公共外交教授任格雷,在访谈中指出:台湾有着很好的软实力,但是没有被好好地发挥。他认为台湾发挥自己的软实力是是重要的,并给出自己的几点建议。

第三篇是《自由时报》的《华府最大台湾智库GTI 9/14成立》。这个“全球台湾研究中心”的目的,在于强化台美关系,并且培养下一代的优秀台裔。这显然是台湾人护卫台湾主权的一个项目。加油!

第四篇也是《自由时报》所推出的《台湾民意基金会民调:七成认同蔡不碰触“九二共识”》。在点出蔡英文总统的执政满意度下降之后,台湾民意基金会董事长游盈隆表示,“蔡总统再不努力,下次可能会被当掉。”小英,加油!

最后一篇是台湾国际法学会理事长颜庆章的专文《台湾对南海仲裁的应有认知》。它没有来得及推出于“南海仲裁”问题正被热议的高峰时段,慢了几步,但是远非太迟或失缺时效。因此,对于这个长篇,我们还是给予转载,留个记录,以备今后的搜索和阅读。

文章来源:民主论坛2016.8.31 特刊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