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四日是新一届立法会选举的投票日子,下一届特首选举是明年三月举行。照道理,等立法会选举结束后,有意参选特首的人才开始角逐,但是这次因为两个选举比较接近,加上其他因素,导致有意参选特首的政治人物迫不及待出来表态。特首选举是北京钦点,可见他们这样做,至少是得到北京的默许。

北京拉拢泛民暗示抛弃梁特?

虽然这次立法会选举,本土派正式参与,但是这个“第三势力”还处于初生阶段,受到强力打压,加上山头林立,因此估计拿不到多少席位,泛民还会得到中老年人基本盘的支持。他们的选举重要策略是打击现任特首梁振英,由于梁振英政绩不佳,民望低下,因此泛民要建制派参选人表态是否支持梁振英,就像以前要他们表态是否支持六四屠杀。这个问题很伤建制派脑筋,如果说支持,就会失掉很多选票;说不支持,不但得罪梁振英会引发报复,也可能得罪北京,因为北京公开场合还在支持梁振英,即使内心不满,也不能说,否则香港马上大乱。因此建制派参选人遇到这个问题,避之唯恐不及而拒绝答覆。然而越是拒绝答覆,选民当然就越不满,一样会失去选票。

为此,北京采用暗示的办法,表明他们不支持梁振英了,这样选民即使支持建制派,也不会让梁振英做下去,其他无论什么人做特首,都会比梁振英好而使选民放心,这样中间选民就会把票投给建制派参选人。北京作出的这种暗示有两个方面:

第一,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在七月一日香港主权转移日前夕接受亲中媒体访问时,首次表示泛民属建制。他说,从《基本法》角度看,泛民立法会议员属建制人士,中央日后会更多与泛民接触和讨论,希望泛民主派成为特区建设力量。

王光亚此举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拉拢泛民来分化非建制派,以孤立激进本土派。对此,泛民否认两句就偃旗息鼓,因为不与北京太过作对,他们就有较大的生存与活动空间。这也会让接受“稳定压倒一切”的中间选民把票投给北京不反对的反对派。

曾钰成推翻原意表态或选特首

以前把泛民主派当作敌人,是出自梁振英之口,北京出来“纠偏”,自然表示不认同梁振英的主张,这样会给中间选民造成北京不支持梁振英续任的印象,那么把票投给建制派,以后就还可以继续享受建制派提供的“蛇斋饼糉”(蛇宴、斋宴、中秋月饼及年糕、端午节糉子)。这是王光亚的另一个目的。

第二,由建制派人物表态参选特首以示梁振英失去北京的支持。他们有的是嗅出北京准备放弃梁振英的味道,有的可能接受北京直接提示而公开或暗示性的表示对竞逐特首的兴趣。其中“双曾”最引人注目。

第一个曾,是做了两届立法会主席的曾钰成。几乎没有人不认为他是地下共产党员,因为他从来没有否认过。四年前他曾经有意与梁振英竞逐特首,但是隔一天就收回,相信是被北京阻止。今年六月十一日,曾钰成早上在港台节目表示明年七十岁,做特首年纪太大了,中午出席香港伤残青年协会的新书发布会时再透露,退休后除会效力智库“香港愿景”,也会到香港中文大学教书,课程与议会程序有关。

但是七月二十九日,也就是王光亚讲话之后,曾钰成接受港台电视部英文节目《脉搏》访问时表示,如无人表态参选,他会考虑角逐。然而他在今年一月才说,有意参选特首者料在九月立法会选举后才浮现,避免影响管治。

曾钰成违背他两度说过的话,不但有意选特首,而且在立法会选举以前就表态。以他的谨慎风格与党的纪律来说,如果上头没有指示,他即使有意参选,又何必急于表态?显然要配合王光亚的第二个目的,即使自己不选,也要“抛砖引玉”。

抛砖引玉引出财政司长曾俊华

果然,一直有意问鼎特首而不时显露本土意识与区隔梁振英的财政司司长曾俊华,也在同一天的七月二十九日在商台录播节目《云常开》中否认曾说过不参选特首,他说“如果对香港有贡献,我愿意做”,虽然他认为特首是一份“衰工”,会常常被人骂。

然而因为曾俊华到底还是梁振英的下属,也没有曾钰成“党票”的本钱,所以还是比较低调,没有再过多谈这个问题。曾钰成则继续做些微妙的表态。

因为传媒的追访,七月三十日曾钰成再表示乐见曾俊华有意参选,又大赞曾俊华比他更适合选特首,他的智库也愿意为曾俊华提供意见。

由此看来,曾钰成的表态可能参选,更多是表达反对梁振英的意思而引出曾俊华。这也是王光亚要传达的抛弃梁振英的讯息。

可是虽然曾钰成表示对曾俊华的坚决支持,但他对梁振英不是没有顾忌,或者担心梁的后台,所以他在香港电台英文新闻专访指出,自己并非“反梁”阵营,又指如果特首梁振英胜出下届选举,他乐意加入其第二任政府。

问题就在这个“如果”,如果北京要抛弃梁振英,梁振英岂会胜选?

面对王光亚的暗示,梁振英集团当然也不是傻瓜而束手待毙,他的副手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在八月十二日出手。她出席青年活动时,大谈立法会选举争议及拥护《基本法》的问题。林郑表示,并非要求立法会候选人同意全部条文,她又评论第一○七条涉及公共财政条文:“当然你说基本法有一六○条,没有理由要我条条都同意你,例如基本法一○七条,我就不同意。什么叫量入为出?你(政府)大把钱,有八千亿元储备,你就使啦,为何要‘相适应’?”

林郑表态过头中联办出手

显然这是批评曾俊华的财政政策,暗示如果是她的话,可能会“派糖”给市民,因为曾荫权时代曾经有一人派六千元港币的做法。这当然是对选民进行“政策行贿”的暗示。但是可以不遵守《基本法》的说法显然说过了头,一来对北京与政府来说,这是可做不可说的事情;二来如果政府可以不遵守某条款,那么其他政治人物岂非也可以不遵守其他条款?用《基本法》来打压“港独”的言论与做法就要全部破功了。这个矫枉过正的言论第二天被她再度“澄清”收回,然而梁振英集团的反制企图,甚至不惜不遵守《基本法》,已经造成对他们自己的伤害。

在这个情况下,梁振英的强力后台中联办只能自己出手,但是又不能太公开,一来怕抵触中央会倒大霉,二来因为公开插手而会更影响建制派的选情。于是,他们分别召见一些担任人大或政协的可以信任的自己人对外放话,声称阿爷(北京)希望特首选举问题放在立法会选举之后再谈,也就是看选举结果之后来决定人选。

这是因为现在梁振英不便表态参选而造成败坏选情的恶果;如果选举结果不差,就有理由说明梁振英的政绩受到肯定,梁就可以堂而皇之争取连任。北京以前的确说过这些话,但是现在因为担心立法会选举结果不佳而要刻意与梁振英保持距离,甚至让曾钰成不惜推翻自己过去的讲话来坐实中央的意图。于是人们难免要问,中联办为何要继续维护梁振英?

但是对香港选民来说,不论中共怎么内斗,都不会接受要求普选的民意。所以在立法会选举的投票中,必须把票投给非建制派,并且实行配票来保证取得更多席位。

文章来源:争鸣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