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文革中与文革后

我领悟到杰拉西那些使我们来到这里,为我们工作的人的苦心。他们请了最好的厨子给我们做饭,花许多时间带我们去森林去海边。但我是一个飞不起来的人,消沉地站在一块空地上,四周茫茫,不知起飞的本质动力是什么。我在集体活动中一心两用的。杰拉西的负责人组织我们去参观森林里多年来各界艺术家留下的雕塑作品。那些艺术家利用树,石,土,水,沟壑在大自然中做了许多作品。树雕,是一个意大利人用水泥做的三角形,圆形,长方形等几何图形作品与树相依之作。石雕,是一个巨大的蛋,在森林的窝巢中。山头上也放了一个。老远望去,它就像是山生出来的一个蛋。土,用土堆出的一座雅典城市,还有亚洲的泰国首都曼谷。水,它在干旱的山中从一座水车里用想象利流过,在雨季,它真有水。

这些作品是个体艺术家的价值与远景思考,但人为的东西与自然相比,总是那么可笑和笨拙。我在现场做了一个个白日梦,又从这些梦中醒来。在森林与雕塑中我见到了天空那张显示阴凉光辉的脸,它脸上的白云;天空下,两边如海的树木之间,形成一条信道朝向神圣的天穹。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