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

贾国志打一开始就知道,这把苏制马卡洛夫手枪[30],给大伙儿全看走了眼。国产的五九式手枪,至多,是照它的模子仿制的。这把地道马卡洛夫,是一九五一年,苏联三三七兵工厂出来的正牌货。厂子就在有名的斯大林格勒。解放初年,说全军要统一成苏式装备,一股脑儿的从苏联买了一大批枪械,够装备一百个师的。这把马卡洛夫,就是这里头的一个。那时节,苏联红军跟华约各国部队都用这玩意儿。它还有个怪好听的名字,叫“校官手枪”。

贾国志格外加小心地把它拆开;套筒,弹膛,撞针,弹匣,照门,弹簧和子弹,全琢磨了个底掉。临了儿,实在教他匪夷所思:那天他命不该死!这枪,给他上了个双保险。头一枪打出去了,打在他肩上,血光迸溅,可撞针没回来,卡在了半道上;再一枪,跟着是个臭子儿,就算撞针回了位,也是个哑弹。贾国志拿红绸子仔细包好它。他想不到的是,开枪的人跟他一样好奇,想弄个明白,还要找回这把枪;更想不到的是,把他跟“闫公子”叫到一张饭桌上的,竟是当年冒着黑枪子儿,躲着定时炸弹的陈局长。眼下,这老爷子已然挂甲归田,离休在家了。

那天,精神矍铄的陈局长一身将校呢,须发皆白。闫永刚坐在他身边,活像个首长秘书;身穿灰色的毛料中山装,毕恭毕敬地给他陈伯伯倒茶。这事,根本用不着多说了。贾国志心想。自要应下陈局长这个饭局,就等于应下一个字,“和”!再者说,那会儿年轻气盛,有勇无谋的,搁在眼下,绝不可取;要不是命大,哪还有今天。何况,陈局长是什么人物!老首长,老革命;连自己的顶头上司不都得仰视。人可不能不识敬呀。大伙儿坐在一个饭桌上,就不用再提从前的过节了。想到这,贾国志反倒有种期待了。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