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以后,有三位僧人自焚,他们是阿坝格尔登寺的扎白、平措和甘孜道孚县灵雀寺的诺果(次旺诺布),这是几千年的西藏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悲剧。

佛经中有这样一段故事:很早很早以前,大海里有一只盲龟和一块有圆孔的浮木。浮木在海上顺水而漂,盲龟每隔百年,会把头浮出水面一次,那么,这个盲龟是否有机会,当它恰好浮出水面的那一刻,与那块浮木相遇,并把头穿过那个圆孔?答曰:难。于是,佛感叹:“在轮回的苦海中,欲得人身,比盲龟穿过浮木还难啊!”

人身如此难得,虔敬佛教的西藏人,总是格外地珍视:趁活着,多闻佛法,多做善事。然而,如今的西藏(图伯特),已不再是可以听闻佛法和做善事的和平之邦了。十多年前,我还在西藏工作时,就眼见那些优秀的僧人被赶出寺院;眼见,萨嘎达瓦节期间,警察、便衣如蚁。后来,连“达赖喇嘛尊者”几个字,都不能随愿出口,更不要说,冲拉亚岁了。因此,每一个周三,拉萨祖拉康前缭绕的越来越浓郁的桑烟,总是让我格外地幸福而又痛苦,那是无声的供养,是憋在心中的虔敬,是被压抑的愤怒。

2008年3月,当我在互联网上,看到藏人把达赖喇嘛尊者的照片高高地举在头顶,呼唤“让达赖喇嘛尊者回家”时,竟泪水流淌。因为,这是藏人从心底发出的呼喊!每一位参加抗暴的人,都深知,说出这些真话的代价。

其实,1987年、1988年、1989年,相似的呼唤,在西藏爆发过多起,因为中共当局根本没有任何解决问题的诚意,且更加残暴地对待西藏人,才爆发了2008年遍布全西藏的大规模抗议。

如今,西藏僧人一个接一个地自焚,说明,西藏境内的人权状况更加恶化,也说明,中共当局,对2008年西藏全民抗暴,正在采取不择手段的报复。

远的不说,仅在扎白和平措自焚的阿坝格尔登寺,就有许多优秀僧人被赶出了寺院。近日,西藏流亡政府官方网站报道,格尔登寺内外,住札着大批军警和当局的工作人员。仍然强迫实施爱国主义教育,甚至剥夺僧人的节假日。

甘孜州道孚县,原是一片和平而美丽的地方,如今,因为随意限制藏人的宗教自由和正常生活,引发多起抗议。自焚僧人诺果(次旺诺布)所在的寺院,更是被大批武警覆盖,对外通讯几乎全被切断。当局甚至对当地居民采取了断水、断电、断网络等措施。据说,在自焚僧人诺果遗体火化仪式上,当局禁止其他寺院的僧尼靠近或参加,同时,军警把守各主要路口,对过往车辆进行严密检查,禁止任何人自由出入道孚县城。

西藏,或者说图伯特,这片曾经佛乐缭绕,鸟语花香的土地,如今,一片萧杀,污秽遍地,这是千年西藏史上,从没有过的黑暗,是21世纪和平世界的耻辱,每个人都应该起来,谴责中共当局的暴行,为奉献宝贵生命的年轻僧人诺果(次旺诺布)祈福,任何沉默,都是对恶的纵容和屈服。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2011年8月19日星期五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