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黎明,我被电话铃声惊醒,是达兰萨拉的朋友,一位格尔登寺的出家人打来的电话,他首先道歉,打扰了我。

但我知道,如果不是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他是不会在这个时刻,打越洋电话的。这,怎么是打扰呢?这是一种对我的无法言说的信任。

“又有一位僧人自焚了!”他说。

接下来,我们都不再说话,甚至听不到了彼此的呼吸。而后,我追问:“是真的吗?消息确凿吗?”但我追问时,心在抖。他是一位严谨的僧人,对自己的言行极为负责,我了解他。我的追问,不过是缓解一下这突出其来的悲痛,给自己一次喘息的机会,否则,我会窒息的。

“是真的,他的名字叫索比,阿坝格尔登寺僧人。十七岁。”他平静地答着。

非常清楚,这已是西藏境内第六位自焚的僧人了!如果中共当局,一开始,就能对此,吸取教训,反省对藏政策,正常处理这一历史上罕见的悲惨事件,还会出现接踵而来的这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第五位,乃至第六位僧人的自焚吗?

昨天的美国之音报道,就在所谓的新中国建立62年之时,四川西藏人群起抗议中共暴政,报道还说,这样的事情,在西藏地区经常发生,那么,这一切都说明了什么?

从自焚的僧人喊出的口号看,藏人的要求其实非常简单,就是能够自由地信奉宗教,自由地行善,自由地在自己的土地上,朝见上师达赖喇嘛尊者,倾听尊者的教言,自由地按照自己的风俗习惯生活。

然而,中共当局的殖民统治,在西藏是怎样让人绝望!怎样野蛮而霸道!怎样阴险和恶毒!我曾把中共对西藏的殖民统治和十七世纪西班牙侵略美洲相比,现在看来,我错了。中共对西藏的殖民统治,本质上,比那时还要残酷,因为,在一切的罪恶之上,有一个精心设计的莺歌燕舞的假像,而这个假象极具欺騙性,只有置身其中的人们,才清楚,他们是怎样被这些罪恶所包围,怎样承受着无穷无尽的屈辱,生不如死。

显而易见,西藏问题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刻。希望中国当局面对现实,倾听西藏人真实的呼声,反省对藏政策,展开与西藏流亡政府对话!

2011年10月3日早晨写于加拿大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