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穿好衣服,一边扣着扣子,一边走出门去。老母跟在他的后面,那双混浊的眼睛看着他的背影,叮嘱道:

“下班后早点回家。”

儿子像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似的,一抬脚跨出门槛。但老母已经听见儿子在心里说:

“知道了。”

自从儿子去村南的小煤窑下井挖煤后,每天上班走时,老母总是这样叮咛着。她那双混浊的老眼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了,儿子在她面前只是一个模糊的影子。但她那似有似无的目光总试图把儿子系住。她跟出堂门,依着门框,看着儿子走进院子里的白色阳光中。阳光很刺眼,晃得她什么都快看不见了。儿子走过院子时,那背影就象一个小黑点在晃动,最后融化在一片白光里了。儿子早已走远,但她站在那里,仍望着空洞的大门口,仿佛儿子不论走到哪里,她永远能看见似的。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