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薄西山,我曾经是个早起的人。
华盖下我不洁的形象曾经
醉卧在前排——千人呼,万人传。
羽人没入野。足球飞上天。
其实君子豹变,(以山脚的名义)
百姓家门谁进谁出与我何碍?
我不过辗转梦见起火的巢蚁,
又忽然想给尥蹶的坐骑添个头衔。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