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还没亮,镇上的铁匠王六发就早早地收拾好行装出发了。行装很简单就是一套换洗的衣裳和两只路上饿了吃的饽饽,再就是东家给的两块大洋,让他在城里作日用的,其中一块大洋还是让他在城里顺带买些好绸料。他要赶三十里山路到城关水埠镇去接从汉口回家探亲的少东家。

王六发现在都想不起来他到底是个啥模样了。少东家还是五年前回来过一次。人很瘦弱,脸白得就跟豆腐一样,还戴了一副眼镜,完全是读书人的样子。每次来家书,东家都高兴得什么似的。谓他的儿子将来有大出息,光宗耀祖。少东家家书写得很少,这一回,忽然接到少东家的家书,说是要回家一趟,东家高兴得就跟驴打滚似的,整天嘴都合不拢。赶紧差他去接少东家。临走时,东家怕他认不出少爷是哈模样,还特意把少东家的名字写了个大大的字幅,让他揣在怀里,让他在码头上举着它好让少东家相认。

王六发离了镇子,经过土地庙看见里面亮着光,莫非是刘癞子回来了。有十多天的光景,他都没有在镇上露面。他是个败家子,本来家景还不错,爹妈一死,他就把家业输了个精光,弄得自己只好在土地庙里藏身。平时东游西荡,游手好闲。有时候也干些偷鸡摸狗的勾当,不过,他在镇子里还算老实,从来不惹事的。有时候,王六发见他可怜,也时常接济接济他,都是乡里乡亲,被饿死个什么的,他不忍。王六发推开庙门果真发现他在,他正在和镇上牛裁缝的儿子牛栓喝着酒,两人喝得东倒西歪,正糊言乱语地说着不搭边的话儿,地上满是鸡骨头。王六发瞅着心里就没好气,牛栓也是个不争气的家伙,家里供他念书他不念,多么好的的事,穷人家想都不敢想,多识些字人家就不敢欺负,整天也是鬼混,一点正经的事儿都不做,两人真是一对活宝。不知道他们从那里弄来这些吃食。

继续阅读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