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末条小说

借来一堆杂志,想了解时下文学创作,然而,读得很失望。

这失望有二。一:小说家们的视线,似乎一致投向了社会问题。小说领域中,社会问题不是中心,最多不过是个切入口,真正的关注,仍然是人、是人的心灵。二:语言、文字没有感觉,严重缺乏文学味;既不能让人在思、想、情、感方面得到冲击,又不能让人在理、趣、智、巧方面得到享受。

然而,很有趣、也很说明问题的是,当改变了通常抽阅头条的习惯,反其道而行之,一本选刊的末条中篇小说,刚读几行,便感到一种情绪一种氛围正在迅速聚集,形成一种气场,对阅读产生了无形的但却是浑厚、浓重、沉甸甸的、摆脱不了的缭绕乃至逼迫。

这个中篇,就是《特蕾莎的流氓犯》。作者:陈谦,女,旅美华人。

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第一次阅读这位女作家的作品。

继续阅读

By editor